银鱼文学网

当前位置:银鱼文学网

凌灵南宫辰小说免费阅读 望你不负相思意免费试读

发布时间:2019-10-23 11:55:48来源:wyy作者:大橘

凌灵南宫辰小说免费阅读 望你不负相思意免费试读

望你不负相思意凌灵南宫辰

凌灵南宫辰望你不负相思意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五章她身后到底是谁?

“总裁,都在这里了。”

 

  助理小心翼翼地把资料放在南宫辰面前,退到一侧,露出他身后跪成一排面露惊恐的男女。

 

  南宫辰一页一页翻看着资料,脸色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眼神狠厉地扫过跪在地上的那些人,把资料摔在他们脸上。

 

  “你们特么都该死!”

 

  “砰!”

 

  他拔出枪对准其中一个女佣,在她的腿上毫不犹豫地开了一枪,办公室里顿时响起一片尖叫。

 

  被打中的女佣被吓得傻愣愣地瘫坐在地上,从裤子里流出一片黄白之物,连疼痛都感觉不到了,尖叫停止后她才厉声痛呼。

 

  “啊!我的腿,我的腿!”

 

  助理见状连忙拦住南宫辰,警告地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女佣医生护士,立在门口的保镖立刻领会地把痛呼不断的女佣拉了出去。

 

  “总裁,现在还没有找到李思涵背后的神秘人,不能轻易打草惊蛇,留着这些人还有用。”

 

  南宫辰烦躁地把枪甩在助理身上,踢翻办公桌和椅子,把内心的愤怒全部发泄在触手可及的物品上。

 

  很快,办公室几乎变成了垃圾场,跪在地上的护士被破碎的花瓶划破脸也不敢吭声,刚刚在他们面前可以有血淋淋的教训。

 

  很快,剩下的跪在地上的几人身下都流出了难闻的液体。

 

  “说,你们都知道什么?”

 

  南宫辰扶额,不去看眼前这群人丑恶的嘴脸,看到他们他怕自己会抑制不住内心的暴怒。

 

  护士和医生跪在一起,面面相觑,之前为凌灵做手术的医生颤抖地爬到南宫辰脚下,悲声解释:“南宫先生,是李思涵威胁我的,她控制了我的家人,强迫我必须那样做,求求你放过我,我上有老下有小,孩子还没上幼儿园……”

 

  “孩子?”南宫辰眼球布满血丝,一把攥住医生的衣领,声音嘶哑狠厉,“你的孩子被她控制,你就可以随意杀死我的孩子了吗?亏你还是医生,脏了医生的名号!”

 

  “来人!”

 

  “总裁?”

 

  南宫辰狠狠一脚把跪伏在自己脚下的医生踢开,狠声道:“拉下去剁了喂狗!”

 

  “什,什么?不要啊!”医生被进来的两名保镖拖了下去,看到南宫辰丝毫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绝望咒骂,“南宫辰,你不得好死,是你亲手害死了凌小姐,害死了你自己的孩子,你不得好死!”

 

  南宫辰踉跄一下差点倒在地上,眼睛红的可怕,抓住助理的肩膀,痛苦问道:“是我害死了她?是我特么自己害死了她?”

 

  “总裁,不是你。”助理连忙安慰南宫辰,虽然他很同情凌灵,但是自家boss的痛苦他一直看在眼里,“是李思涵,不是你。”

 

  “你们说不说?”

 

  剩下的护士颤抖地瘫在地上,眼神充满了恐惧,“我们真的不知道,是李思涵让我做的。”

 

  “除了她还有谁?”

 

  护士面面相觑,害怕地对上南宫辰吃人目光,“不知道,一直都是李思涵在威胁我们,说不帮她就,就害了我们的亲人。”

 

  南宫辰狭长的眼眸眯起,胸膛剧烈起伏,护士恐惧的眼神让他想起了凌灵求饶时的恐惧和绝望。

 

  情绪慢慢稳定,南宫辰坐回椅子上,揉了揉突突跳动的太阳穴。

 

  “总裁,现在要怎么处理他们?”助理适时问道。

 

  南宫辰深邃幽暗的眼眸扫了一圈跪在地上的医生护士女佣,冷声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他们不是害怕家人被伤害吗?那他就控制住他们的家人,好好地待在李思涵身边。

 

  听到不用送命,他们连忙对南宫辰磕头感谢,至于李思涵的死活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这些人走后,南宫辰看着手里凌灵上学时他偷拍的一张照片,那时候的凌灵天真单纯,他说什么她信什么,甚至在最后一刻还在为他解释。

 

  可瘦就是这么单纯的一个傻女孩,被他亲手毁了!

 

  心脏阵阵的绞痛突然强烈起来,他痛苦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药瓶,从中倒出一颗白色的药丸塞进嘴巴里,心脏的绞痛才得以缓解。

 

  他紧紧捏住药瓶,心里的恨意前所未有的浓烈,他当初允许李思涵接近自己,不过是为了还所谓的救命之恩,更多的是要折磨凌灵。

 

  没想到却把这么一颗毒瘤引到了身边,害死了他此生最爱的女人。

 

  他转身看向立在一旁的助理,沉声道:“按我说的做。”

 

  “是,总裁。”

 

  ……

 

  华艺商业街,李思涵开心地挽住南宫辰的手臂,扬起自信高傲的小脸,在导购员羡慕的目光下进入本市最奢侈的礼服店内。

 

  她猜的果然没错!

 

  凌灵不过死了十天,南宫辰就又回到了她的身边,甚至还向她求婚了。

 

  “辰,你看这件好不好看,会不会太露了。”

 

  “不会,你身材这么好,怕什么?”南宫辰宠溺地摸了摸李思涵的头发。

 

  李思涵娇羞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导购员,低声说道:“人家只想露给你一个人看嘛!”

 

  “这件挺好的。”

 

  “嗯,既然辰喜欢,”李思涵转向导购员,趾高气昂地说道:“把这件取下来我试试。”

 

  李思涵转身试衣服,南宫辰眼眸微微眯起,冷酷地看着李思涵消失在眼前的背影,心底的恨在不停地酝酿。

 

  可惜,沉浸在幸福中的李思涵怎么也发现不了南宫辰的异样。

 

  就算是发现了,她也会觉得是自己眼花。

 

  ……

 

  集团推出新产品的现场,南宫辰突然拉住李思涵得手,对着一众媒体宣布:“后天,我要和李思涵小姐订婚,欢迎大家来捧场。”

 

  “辰……”

 

  李思涵幸福地捂住脸颊,她没想到南宫辰居然会在这么多媒体面前突然宣布和她订婚。

 

  凌灵果然只是南宫辰心中的一块毒瘤,拔了伤口长好了就什么事都没了,何况凌灵肚子里怀的孩子名义上还是她的,辰这么爱她,又怎么舍得冷落她?

 

  “小涵,我之前答应你的,会一件件为你实现。”

 

  ……

 

 

第十六章鱼儿上钩

 煎熬地等待三天后,李思涵一早就穿上南宫辰为她选的礼服,化着精致妆容等着坐上助理来接她的车。

 

  “陈特助,你跟在辰身边的时间最长,你觉得我这样可以吗?辰会不会不喜欢。”

 

  助理冷漠点头,“挺好的,李小姐不是应该最清楚总裁的喜好吗?”

 

  “也是。”

 

  李思涵自顾自地害羞地笑了,丝毫没有注意到助理脸上一闪而过的厌恶和憎恨。

 

  订婚的地点在海边,李思涵开心地憧憬着,南宫辰果然心里最爱的还是她,知道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在海边结婚。

 

  可是到达地点之后,她却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幻想中热闹的情景没有出现,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想要揉眼却意识到化了眼妆,咬牙掐了一下胳膊,可是眼前依旧没有出现幻想中的一切。

 

  记者,社会名流,甚至连亲人朋友都没有出现一位。

 

  眼前的海滩,只有黑暗。

 

  “陈特助,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怎么没人?”

 

  助理冷漠没有回答,而是注视着前方安静的水平面,不理会李思涵难看的脸色。

 

  李思涵突然抱住双臂,惊恐却不屑地看着助理,“你这样做辰是不会放过你的,我和你永远都不可能!”

 

  她惊恐嫌恶地看着助理,怪不得这一阵子她见他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原来是对她有所企图!

 

  助理心中冷笑,还是没有搭话,车门被他锁死,李思涵就算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辰在哪里?我问你辰在哪里?”

 

  助理突然打开车门,把她像是丢小鸡儿一样地从车里丢了出去,而此时,海滩的灯光突然亮起,刺痛李思涵被化妆品覆盖的双眼。

 

  南宫辰一身黑色西装,面色肃穆地从他那辆黑色sallens7上下来。

 

  李思涵起身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丢她的助理,快速仔细整理了一下被弄皱的礼服,眼睛里满是委屈地跑向南宫辰。

 

  不料,让她震惊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南宫辰只看她一眼就抬腿把她踹到了一边,倒在沙滩上,披头散发,狼狈至极。

 

  “辰,你怎么了?”

 

  “砰!”

 

  “砰!砰!”

 

  “啊——”

 

  突然,枪声大作,李思涵吓得尖叫捂住耳朵趴在地上,耳膜被枪声震得生疼,脑袋嗡嗡作响,枪声什么时候停的她都不知道,只觉得脑袋要被震裂了。

 

  两名黑衣人把已经瘫软的她从地上拽起来,带到南宫辰面前。

 

  “辰?辰,发生什么事了?”

 

  “发生什么事了?”南宫辰不再掩饰眼眸里的憎恶,“这个人,你应该很熟悉吧!”

 

  李思涵顺着南宫辰手指的方向看去,突然尖叫一声,大声吼道:“我不知道,我不认识,我不认识他不认识!”

 

  看到李思涵这个反应,南宫辰眼眸更加幽深,捏住李思涵面无死灰的脸颊,强迫她对上神秘黑衣人的脸。

 

  “不认识?是不是只有脱了衣服才认识?”

 

  李思涵脸色更加苍白,她知道南宫辰已经知道一切了,所有的一切。

 

  神秘黑衣人突然癫狂大笑起来,仿佛左手手臂受伤的不是自己一般,嘲讽地看着南宫辰。

 

  南宫辰在他另一条胳膊上又开了一枪,吓得李思涵软在了地上。

 

  “你为什么要害她?”

 

  黑衣人看向南宫辰的嘲讽不减,两条手臂都疼的颤抖,脸上却丝毫不露怯。

 

  “这个问题你应该问你自己,凌灵是被你亲手害死的,不是我也不是别人,是你自己。”

 

  “哈哈!南宫辰,你才是那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屠夫,凌灵的死只是一个开胃菜,我还有一份大礼要送给你!”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海滩突然被海浪覆盖,巨大的爆炸丝毫不亚于几日前闹市的爆炸,甚至比那还要强上数倍。

 

  南宫辰握住手枪对着黑衣人的方向不断开枪,惨叫声响起,海滩上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波人,助理掩护南宫辰离开。

 

  枪声结束,李思涵披头散发地瘫倒在海边,耳朵嗡鸣不断,暂时失去了听觉,脸色蜡白地看着被海水淹没的一切。

 

  “啊——”

 

  她痛苦地尖叫,后颈突然传来一阵痛感,最后的尖叫也被咽回了嗓子里,眼前一片黑暗。

 

  再次醒来时,她躺在熟悉的地板上,这是……她家里!

 

  李思涵想要站起来,一个不稳重新跌落在地上,她以为海边的都是梦,却悲哀地发现手脚被捆上了结实的绳子。

 

  “辰,辰?你在和我开玩笑对不对?你是不是喜欢玩这样的游戏,告诉我你不是认真的。”

 

  南宫辰熄灭指尖的烟头,没有耐心去看李思涵的哭戏,指了指她的身后,冷声道:“你还是和他们说吧。”

 

  “你们,你们要干嘛?”

 

  女佣护士医生相互看了一眼对方,脸上挂起无辜的表情。

 

  “李小姐,我们也没有办法。”

 

  “啊!住手,你们这群混蛋!住手!”

 

  李思涵痛苦的大喊,可是手脚被捆的她如何是众多医生护士和女佣的对手,身上不断落下或轻或重的拳头,从小养尊处优的她何曾受到过这种对待?

 

  “住手,不然我杀了你们的亲人,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啊!”

 

  听到李思涵这样说,南宫辰突然摆手制止了他们的动作,看向李思涵的眼神无比冷酷。

 

  “给她解释一下。”

 

  其中一名护士战栗地上前,壮起胆子看着李思涵,想到她威胁自己家人时的狠厉,扬手狠狠打了她一巴掌,把她打的懵在了原地。

 

  李思涵缓过神来,尖叫着往那名护士身上冲去,却被南宫辰一脚踹到地上。

 

  “是你自己作恶多端怪不了别人,我们要是不打你,死的就是我们。”

 

  “对,是她自己应得的报应!”

 

  仿佛是找到了打人的借口和理由,医生和护士女佣轮番对李思涵拳打脚踢,她的求饶反而更加刺激他们的拳脚速度,很快她就变得鼻青脸肿。

 

  李思涵绝望地躲过医生狠狠一脚,护住肚子,凄声骂道:“南宫辰,你至于如此无情?我当年可是拼了命救你,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第16章结束

 

第十七章留你一命,折磨你

 “碰!”

 

  南宫辰往李思涵身上扔了一沓材料,双眼燃起愤怒的火焰,冷笑道:“当年的事,本就是你一手谋划,把我引到海帮残党那里,再乘机报警。”

 

  “李思涵,你应该做的更天衣无缝一些。”

 

  李思涵的脸色惨白,低头只扫一眼飘落在面前的资料,便知道里面的内容。

 

  不,她不能就这样放弃!

 

  李思涵眼睛快速转动着,思考脱身方法,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恐惧侵袭她的全身。

 

  “南宫辰,我肚子里有你的骨肉,你放了我,我让我父亲不再追究。”

 

  “我是市长的外孙女,你不能动我!”

 

  南宫辰怒极反笑,弯腰扯住李思涵得头发,恨不得立刻杀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但是小灵死的这么惨,她怎么能如此痛快。

 

  他要一点一点击碎李思涵的骄傲,把她狠狠踩进地狱里。

 

  “很不巧,我今天上午收到一份关于李市长的文件,他现在应该在接受中纪委检查,自顾不暇还有时间来找我的麻烦?”

 

  “不!”李思涵表情狰狞,外公是她最大的依仗,她该怎么办?

 

  “孩子,辰,我怀了你的孩子,就算你讨厌我,可是你不能讨厌你的孩子啊!求求你看在孩子的份上饶了我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

 

  “孩子?”南宫辰一脚踹倒跪在地上狼狈至极的李思涵,踩着她痛苦扭曲的脸,冷声道:“你肚子里的烂肉是谁的你心里最清楚,我没兴趣喜当爹。”

 

  他孩子的母亲,只有凌灵一人。

 

  “你不能这么冤枉我,辰,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放过!”

 

  “我说过的话,不想说第二遍。”

 

  李思涵发疯似的扭动身体,高傲的头颅被南宫辰狠狠踩在脚下,屈辱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混合着灰尘,脏脏难堪。

 

  南宫辰嫌恶地收回脚,扫了一眼颤抖着立在一旁的女佣护士和医生,残忍地看了一眼地上的李思涵,硬声道:“不卖力,死的就是你们。”

 

  “……是。”

 

  女佣和护士面露凶光地向李思涵走去,其中一名护士揪起李思涵得头发,另一只手狠狠地在她脸上扇着巴掌,力道之大好像真的和她有深仇大怨。

 

  李思涵没想到他们居然这么狠,很快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肚子里的孩子早在前几天就被她引掉了,虚弱的身体还未恢复就又变得遍体鳞伤。

 

  “啊!南宫辰,你杀了我吧!”

 

  身体不断传来的剧痛把李思涵的精神逼向崩溃的边缘,全身上下没有一块肉是好的,美艳的脸庞也挂了彩,两边脸颊高高肿起,跟猪头无异。

 

  从小没人敢碰过她一根手指头,她是真正含着金汤勺长大的,何曾受过这样的伤害。

 

  看着李思涵极度扭曲的脸庞,南宫辰心里的怒火更加旺盛,如果不是她,凌灵又如何会被人虐打,又如何会凄惨死去?

 

  “想死,你趁早断了这个念头。”

 

  冷酷无情的声音在地下室里回荡,李思涵疼的面色发紫,捆住的手脚的绳子在她被殴打时散开,她暗暗咬了咬牙,不知哪来的力气冲开护士的控制一把抓住散落在地下室角落里的一把匕首,反手狠狠划破了护士的脸。

 

  “啊!”

 

  护士捂住脸尖叫后退,可是不等李思涵得意,她的腿突然传来一阵剧痛,手上的匕首脱落,落入保镖的手里。

 

  南宫辰从保镖那里接过匕首,饶有兴趣地看了李思涵一眼,眼底泛着冷酷。

 

  “南宫辰,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爱你,你不能这么对我!”

 

  李思涵痛苦地看着南宫辰手握匕首一点点向她靠近,挣扎着想要后退,两条腿却疼的发抖根本使不上任何力气。

 

  “你这样的爱,我不稀罕。”

 

  南宫辰握住匕首狠狠向下扎去,李思涵躲闪不及,手掌被刀刃整个刺穿。

 

  “啊!”

 

  李思涵凄厉的嘶吼声在地下室里回荡,医生护士和女佣皆是咽了一口口水悄悄往后退一步,忌惮地看着南宫辰。

 

  “我不会让你死,你活着,我才能慢慢替她讨回一切。”

 

  ……

 

  别墅门口满是鲜花,长期在城市里居住的人不看日历甚至会以为春天还没有离开,又怎知现在已经是深秋。

 

  凌灵喜欢花,喜欢春天,南宫辰在别墅门口为她种了满园的鲜花,香味传了很远。

 

  卧室里,寒气依旧。

 

  水晶棺上结了厚厚的一层冰霜,南宫辰正在用力擦拭着,水晶棺四周堆满了鲜花,玫瑰和蓝色妖姬在寒冷中绽放。

 

  “小灵,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你会不会再爱我一次,像以前一样爱我?”

 

  “可是我他妈又怎么值得你爱?”

 

  南宫辰用力捶打地面,鲜血顺着指缝流出,可是被酒精麻痹神经的他根本感觉不到手上的疼痛,继续锤打着地面,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内疚自责的心好受一些。

 

  “小灵,是我不对,是我混蛋,我没有看清自己也没有看清你对我的爱。”南宫辰哭着抱住凌灵的尸体,冰冷的尸体入手带来的依旧是冰冷,“求你原谅我,醒来看看我好不好?”

 

  “我不会再伤害你了,你看我一眼,带着孩子看我一眼,我好想你。”

 

  水晶棺四周摆满了酒瓶,一开始南宫辰还不愿意让凌灵看到他颓废的模样,一直在书房喝酒,可是他内心越来越痛苦挣扎,对凌灵的思念也越来越深。

 

  酒精渐渐麻痹不了他的神经,喝醉之后也忘不了凌灵,更忘不了他所做的伤害她的那些事。

 

  “小灵,你醒过来我们一起去看薰衣草花海,我带你去全世界最美的地方看海,带着我们的孩子。”

 

  说着说着,南宫辰脸上不禁浮现一抹憧憬甜蜜的笑,手心却传来冰冷的温度。

 

  凌灵被他害成了这样,他还有什么资格享受这些美好?

 

  现在他才发现,复仇不是他的全世界,凌灵才是他的全世界,曾经他曾握住这份美好却不珍惜,现在痛苦也是他活该。

 

  可是,心真的好痛!

 

关于凌灵南宫辰的小说《望你不负相思意》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望你不负相思意》就可以阅读 全文哦~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微信小说大全-银鱼文学网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大全,在线阅读免费网络小说,银鱼文学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2-2020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