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鱼文学网

当前位置:银鱼文学网

主角凌灵南宫辰 望你不负相思意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发布时间:2019-10-26 14:18:49来源:wyy作者:大橘

主角凌灵南宫辰 望你不负相思意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望你不负相思意凌灵南宫辰

凌灵南宫辰望你不负相思意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别想我会为你收尸

  “滚开!”

 

  李思涵被南宫辰的怒吼吓了一跳,愣怔在原地,回过神来气的浑身颤抖,咬牙切齿地诅咒凌灵最好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空荡的手术室被血腥味填满,南宫辰抱住怀里已经没有呼吸的凌灵,昔日这双藏了太多悲痛和忧伤的眼睛,此时已经变得空洞无神,可无论那双眼睛里有什么,他以后都看不到了。

 

  李思涵恨恨地站在原地,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快速把上面的短信内容删除,嘴角划过一抹得意狠辣的笑。

 

  就算南宫辰心里有凌灵又如何?现在凌灵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她肚子里的野种也死了,还怎么和她争?

 

  难过一会儿也好,省得以后想起来了再难过,她可不像那个贱/人那么贱命,经得起折腾。

 

  “辰,我联系火葬场,让他们来把凌灵妹妹的尸体晕过去吧,人死了,还是要入土为安。”

 

  “死?”南宫辰突然看向李思涵,一双血目充满了疯狂,“凌灵死不了,她死不了!”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李思涵还是被南宫辰的模样吓了一跳,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凌灵,见她早已死透,这才放心。

 

  不过让她震惊的是,南宫辰居然对凌灵的爱有这么深,她的死居然可以让他变成这副模样,幸好除了她,不然以后说不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

 

  南宫辰怔怔地看着凌灵,捏住她毫无知觉的下巴,坚毅的脸庞出现两行热泪,他突然大声吼道:“凌灵,你特么给我醒过来,凌北辰欠我的债还没完,你别想就这样一死了之,你听到没有?”

 

  “起来继续还债,不然我让凌北辰死无全尸,你特么给我醒过来,你醒过来啊!”

 

  “……”

谢谢亲爱的看到这里~谢谢你给我的支持!所以这里给大家来一个福利哟!搜索WeiXin公.众.号:muyunyuedu,回复书名即可免费阅读全文哦~

 

  怒吼过后,南宫辰泣不成声地抱着凌灵渐渐变冷的尸体,纤细的身体因为失血过多显得更加瘦弱,皮肤苍白的可怕。

 

  他怎么会曾想到,以前一直在他面前活蹦乱跳的小丫头,现在竟然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而这一切,却是他一手造成的。

 

  他不想这样的,他恨凌家所有人,恨凌灵,可是却不想她去死,甚至为了留住她留下了凌北辰的命,这么做,都是为了留住她啊!

 

  目光扫到凌灵残破的腹部,南宫辰悲痛欲绝的眼睛闪过一道精光,起身狠厉地盯着站在门口瑟瑟发抖的医生。

 

  “说,孩子在哪里?”

 

  在南宫辰的注视下,医生腿早已发软,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

 

  李思涵上前一步,宽慰似的拍了拍医生的手背,温柔的眼睛里藏着警告,“别怕,慢慢说,孩子在哪里?”

 

  “在,在,”医生眨了眨眼睛,额头流下的汗水打湿了镜片,抬头瞄了一眼暴怒状态中的南宫辰,小心翼翼地说:“孩子还没取出时就已经没有呼吸了。”

 

  “那他们在哪呢?”李思涵抢先一步继续问道。

 

  医生咽了口口水,不敢擦去额头如瀑布般流下的汗水,“已经按,按照医院规定处理掉了。”

 

  李思涵转头看向南宫辰,却看到他的脸色无比的阴沉,额头青筋暴起,显然已经处于暴怒的边缘。

 

  “辰……”

 

  “说,孩子到底在哪?”

 

  “我,我不知道啊!南宫先生饶命啊!我真的不知道!”

 

  医生害怕地看着南宫辰手里的手术刀,刀子的锋利程度他比谁都清楚,南宫辰的狠辣程度他也有所耳闻。

 

  李思涵看到医生眼里的闪烁,连忙挡在他和南宫辰之间,楚楚可怜地看着南宫辰,委屈道:“辰,这件事和医生又没有关系,他只是按规定办事,怪也怪我,没有好好照顾凌灵妹妹……”

 

  “让开。”

 

  南宫辰眼睛紧紧盯着医生,说完这两个字薄唇再次紧闭。

 

  李思涵缓缓退了过去,“医生也是无辜的,辰,你太难过了,先冷静冷静,孩子也是无辜的,一定可以找得到。”

 

  李思涵不轻不重的声音在手术室里回响,南宫辰逼视医生,尖锐的手术刀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

 

  “我再问最后一遍,孩子呢?”

 

  医生害怕的双腿打颤,眼神纠结痛苦,好在镜片早已模糊,南宫辰看不清他的眼神。

 

  “孩子按照程序,被丢到乱葬岗了。”

 

  南宫辰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深邃的眸子含泪,缓缓转身,悲戚地看着躺在冰冷地板上的凌灵。

 

  “孩子……”

 

  到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凌灵会双手前伸,为什么会……死不瞑目!

 

  她一定是想要救回孩子,一定是舍不得孩子。

 

  南宫辰温柔地把凌灵从地上抱起来,脱去衣服为她包扎还在流血的伤口,手指颤抖的可怕。

 

  “啊——”

 

  “辰,你要去哪里?”

 

  李思涵来不及处理凌灵的尸体,慌忙跟在突然离开的南宫辰身后,离开之前回头狠狠瞪了一眼瘫倒在地的医生,警告的意味很是明显。

 

  医生身下湿了大片,颤抖的手连手机都拿不稳,匆忙拨通妻子的电话,电话那头却传来一阵忙音,给女儿配置的小手机也打不通。

 

  他后悔接了这场手术,后悔来这家医院工作,甚至后悔当初选择做医生。

 

  黑色汽车飞驰在深夜的马路上,坐在驾驶位上的助理大气不敢喘一下,透过后视镜小心地观察自家boss,神色复杂,脚下不觉又踩低了几分油门。

 

  坐在后座的李思涵同样神色复杂,不过她心里却很清楚,凌灵和她肚子里的野种死了之后,再也没有人可以和她争南宫辰的爱,就算南宫辰现在再不甘,也只是一时的,过了这股悲伤劲儿,他终归是要回到她身边的。

 

  那些孩子也不是她的孩子,强行排出卵子的危害她恨清楚,以后她是要亲自为南宫辰生孩子的,怎么会做这么伤害身体的事情?

 

  “吱!”

 

  车子停在乱葬岗前,李思涵回神,匆忙打开车门跟上南宫辰。

 

  突然,一阵枪响把李思涵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躲在车子后面,看到开枪的是南宫辰才松了口气。

 

第十二章孩子变成残破尸体

 “嗷~”

 

  “砰砰砰!”

 

  南宫辰大步向前走,睚眦欲裂地看着眼前的场景,助理下车赶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已经到了刚刚发出惨叫的那几条野狗面前。

 

  助理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场景,车子刚到乱葬岗南宫辰就让他停下来,面前是一群在抢食的野狗。

 

  没想到,那群野狗抢食的是三个脐带还未脱落的婴儿的尸体!

 

  “啊——”

 

  南宫辰跪在血泊中,宽阔的后背剧烈地震颤着,脚下是还在冒烟的手枪。

 

  三个小小的还没他手掌大的婴儿,残破地躺在他面前,手脚破碎,甚至连还没来得及长开的脸蛋都被野狗嘶哑破碎……

 

  他的孩子,他和凌灵的三个孩子,全都死了!

 

  “不!”

 

  南宫辰抱住头痛苦地大吼,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他的亲人要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开他的身边?为什么?

 

  天空闪过惊雷,闪电照亮了南宫辰眼前的一切,他颤抖地抱起孩子,悲伤的合不上嘴巴,把浑身是血的孩子紧紧抱在怀里,他的骨肉!

 

  “我的孩子!”

 

  李思涵从车子后面跌跌撞撞地走了出来,看到眼前这一幕,双腿一软,虽然有助理搀扶还是晕了过去。

 

  她藏在阴暗里的眼睛,露出得逞的狠毒目光。

 

  老天像是被这悲伤的场景感触到了,雨越下越大,豆大的雨滴砸在南宫辰身上脸上,混合着他的血泪流至全身。

 

  他不想这样的,不想这样的!

 

  父亲十五年前被凌北辰害死,最爱的母亲受不了打击抱着他刚出生不久得妹妹跳楼自杀,留下他一人孤独活在世上。

 

  他恨极了凌北辰一家,恨极了懦弱的凌北辰,恨极了可以拥有完整家庭的凌灵。

 

  凌灵脸上的笑对他来说就是世上最毒的毒药,她笑的越开心他就越恨,恨老天的不公,恨凌北辰,恨凌灵!

 

  可是不知不觉间,凌灵的音容笑貌也像是毒药一般侵至他的四肢百骸,折磨她的同时他心里又何尝好受过?

 

  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他?为什么要让他爱上仇人的女儿?

 

  “总裁,李小姐晕过去了。”

 

  “……”

 

  南宫辰陷入魔怔,紧紧抱住三个孩子冰冷满是血污的身体,不言不语,只是流泪。

 

  为什么他想过普通人的生活,老天要安排仇恨给他?

 

  为什么给了他复仇的能力,有让他爱上不该爱得人?

 

  凌灵是凌北辰的女儿,是他这辈子最恨的人的女儿,他为什么会爱上她?

 

  “啊——”

 

  “老天爷,你为什么这么不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南宫辰仰头对着天空怒吼,愤怒和悲伤一齐攻上心头,他突然喷出一口鲜血,倒在泥泞中,怀里紧紧抱着三个孩子。

 

  见状,助理顾不上照顾李思涵,把她扔在树边,往南宫辰身边跑去。

 

  到了近处他也不觉悲恸,眼眶渐渐湿润。

 

  眼前的boss哪里还是他认识的那个boss,狼狈地倒在血泊中,怀里还有三个残破的婴儿尸体,嘴边残留着刚刚喷出的血迹。

 

  他从未见过的悲惨。

 

  同时心里对害死凌灵和三个孩子的人很是怨恨,如果不是他们,自家boss又怎么会落得如此悲凉境地。

 

  ……

 

  翌日清晨,清晨的第一束阳光照进别墅,这里和凌灵居住时的布置一模一样,唯一多的,就是客厅不再那么萧条空荡,茶几上多了一束新鲜雏菊,门口摆放了一男一女两双拖鞋。

 

  看似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却让站在门口的李思涵感到瘆人。

 

  她犹豫了一下,没有换上门口的拖鞋,心里想着什么时候请个法师来这个别墅区区冤魂,阴暗的别墅让她很是不舒服。

 

  “啪!”

 

  一道奇怪的声响和压抑的痛苦呻吟吸引了李思涵的注意,她轻手轻脚地来到地下室,却差点呕吐出来。

 

  南宫辰背对着她,在他对面是已经被折磨的面目全非的保镖,李思涵认识那保镖,是南宫辰派去保护凌灵的!

 

  “把他牙齿拔了。”

 

  轻飘飘的话,传入保镖的耳中却如同地狱弥音,他惊恐地睁大眼睛,嘴巴里还在往外“咕咕”吐着鲜血,内脏已经支离破碎。

 

  “老板饶了我吧,我不知道是谁要害凌小姐,我上有老下有小,求求你放过我吧!”

 

  南宫辰冷笑,残忍而又绝情,“不知道?你一直贴身跟在她身边,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要么说,要么死。”

 

  保镖内心剧烈地挣扎着,身体得剧痛不断折磨着他的神级,让他处于濒临崩溃的边缘。

 

  “我……”

 

  正要说话,他瞳孔突然一颤,脸上的表情愤怒而无助,“我不知道。”

 

  “拖下去剁了喂狗。”

 

  “是。”

 

  身体早已被折磨的残破不堪的保镖绝望地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妻子温柔的笑,女儿甜甜的叫他爸爸。

 

  刚刚,看到那个他没说出口的女人。

 

  女儿,爸爸能为你做的,就这些了。

 

  “辰,怎么回事?他怎么了?”

 

  李思涵害怕地想要依偎在南宫辰怀里,却被他冷冷推开。

 

  “我累了,你先回去。”

 

  “嗯,那你好好休息,身体最重要。”

 

  闻言,李思涵乖巧地点点头,嘱咐他好好休息,踩着高跟鞋离开别墅。

 

  李思涵面目狰狞地看着这栋让她很不舒服的别墅,刚刚那个保镖的惨状她可是看在眼里,她可不敢保证其他人也会和那个保镖一样骨头够硬。

 

  她的命,可不能被别人握在手里。

 

  “喂!借我点人手。”

 

  “我必须这么做,快点,不然被他查到了你也别想跑。”

 

  “一天,一天之内必须处理干净,不然你也别想有好果子吃。”

 

  匆匆挂断电话后,李思涵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别墅,眼里的狠毒更甚,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

 

  得到南宫辰的爱又如何?不还是死不瞑目!

 

  ……

 

  别墅内,南宫辰怔怔地看着地上的一滩血迹,眼睛慢慢变得猩红,助理见状连命人收拾干净,南宫辰这才恢复。

 

第12章结束

 

第十三章别墅中的水晶棺

 

  凌灵生前的卧室,站在门口都能感受到里面透出的森森寒气,南宫辰握住冰冷的把手,缓缓推开这扇他以前从未打开过的房门。

 

  冷气扑面而来。

 

  卧室墙壁被冰霜覆盖,一个巨大的水晶棺静静地躺在房间中央。

 

  南宫辰满目悲戚地走近水晶棺,颤抖的手掌覆盖在水晶棺之上,滚烫的眼泪滴落在透明的棺盖上,悄悄凝结成冰。

 

  这里面躺着的凌灵和三个孩子,她和孩子们都很安静,像是睡着了一般,让人不忍打扰。

 

  凌灵身上的血污和伤口已经被处理干净,换上她生前最喜欢的一件白裙,穿着白裙子的凌灵纯洁的像个天使,安静而美丽。

 

  南宫辰一点点抚摸着凌灵的脸颊,可是隔着冰冷的棺盖他触摸到的也只是冰冷,如同他此时被痛苦和悔恨折磨的冰冷内心。

 

  水晶棺旁安静地摆了一杯红酒,鲜艳的红色和满屋的白色形成鲜明对比,南宫辰强迫自己坐在凌灵身边,一点点记住她苍白的小脸和纤细的身体,记住他对她所做的一切。

 

  是夜。

 

  南宫辰脚边摆满了空瓶子,他紧紧抱住还残留凌灵最后体温的孕妇装,这里,是他曾经最喜欢却最害怕的味道。

 

  他当初对她多狠,内心就有多爱她,就有多挣扎。

 

  他害怕面对凌灵,害怕忍不住沦陷在她的美好之中,害怕一不小心忘了当初的滔天仇恨。

 

  可是他还是该死的爱上了那个女人!

 

  多可笑。

 

  鼻尖萦绕着凌灵的味道,南宫辰倒在酒瓶堆里,沉沉睡去。

 

  南宫辰睡的很沉,连门被打开都不知道。

 

  李思涵刚进别墅就闻到一股浓郁呛鼻的酒味,看着倒在酒瓶堆里的南宫辰,心里松了口气。

 

  借酒浇愁,至少南宫辰内心还是希望麻醉自己的,也就说明他会忘记凌灵的。

 

  想通之后,李思涵轻手轻脚地抱来被子为南宫辰盖好,就算他现在的心很悲伤,总有被她感悟的一天。

 

  这时,李思涵放在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余光扫到手机上显示的号码,神色一变,来不及为南宫辰盖好被子,匆忙离开书房进入一旁得客房。

 

  南宫辰迷迷糊糊醒来,脑袋有些昏沉,但是常年在外打拼养成的习惯让他很快适应克制了头痛,眼神落在书桌上多出来的包上,那个包,是李思涵以前缠着他买来送给她的。

 

  李思涵?

 

  “够了,我已经做到了答应你的事情,你为什么还不放过我?”

 

  “人我可以不问你借,可是凌灵已经死了,我没有义务在帮你了。”

 

  “好了就这样,以后不准再骚扰我。”

 

  “这是最后一次,我去找你,你在哪家酒店?”

 

  南宫辰心中震惊至极,凌灵的死和李思涵有什么关系?

 

  疑惑间,门口已经响起了脚步声,他顺势闭上眼睛装睡。

 

  李思涵轻手轻脚地开门,悄悄走到书桌前,见南宫辰还是和刚才一样没有醒来的迹象,拿起包包松了口气。

 

  房门关闭的声音响起后,南宫辰蓦地睁开眼睛,犀利的眼眸根本没有任何醉酒睡着的痕迹。

 

  “跟上李思涵的车,现在。”

 

  挂断电话,他拿起外套,往脸上泼了一捧冷水下楼,助理已经把车停在别墅楼下。

 

  “总裁,已经定位李小姐,她去的方向是西城,那个地方很荒凉,不过公司张总在那里有一处酒店。”

 

  南宫辰眼眸深邃盯着前方,缓缓说道:“让张一天打开酒店所有房间监控。”

 

  “是,总裁。”

 

  助理虽然心有疑惑,但是看到自家boss这么严肃的样子,自然是不敢懈怠。

 

  南宫辰脸色阴郁,李思涵在他面前一直是个乖乖女,甚至一直处于弱势,当初为了救他还不惜受伤。

 

  可是为什么这样一个乖巧懂事的女人会说出那样的话……

 

  南宫辰身体一震,脑海中浮现凌灵向他解释时得可怜与挣扎。

 

  助理见他的脸色突然铁青,连忙踩下脚底油门,车子快速向前冲去。

 

  酒店地下室。

 

  无数个液晶屏幕悬挂在南宫辰眼前,他的目光锁定在其中一张屏幕上,在那里面,李思涵正半裸着身子和一个男人纠缠在一起,yin靡恶心的呻吟透过屏幕传入密室所有人的耳朵里。

 

  南宫辰额头手臂皆是青筋暴起,被他摁在手掌下面的桌子咯吱作响,却掩盖不住李思涵令人作呕的呻吟。

 

  男人的脸上始终戴着口罩,不过他看向李思涵的眼睛却充满了不屑和嘲弄,随意摆弄身下的光洁身体,眼里透着邪恶的光。

 

  李思涵实在受不了了,撑住手臂和男人拉开一段距离,“你想要的我都已经满足你了,以后不要再纠缠我。”

 

  “嗤!”男人不屑冷笑,大手在李思涵身上肆意游走,“你和你表哥做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啧啧啧,知名女星在其表哥身下辗转呻吟,这个标题要是被放到网上,你觉得你那些粉丝会不会疯狂,你处心积虑接近南宫辰的计划会不会泡汤?”

 

  “够了!”李思涵面色铁青,眼神晦暗闪烁,“凌灵已经被折磨死了,你要的不就是这吗?我做到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不够!”

 

  男人突然狠狠抓住李思涵的头发,眼里满是疯狂,“你答应我的事情只办成了一件,以后我会慢慢找你的。”

 

  说完,他狠狠地在李思涵的身体里冲刺几下,提起裤子起身离开酒店。

 

  南宫辰却没有在其他监控上看到他的半分身影。

 

  “找。”

 

  酒店工作人员快速在键盘上敲打着,可是那个男人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他的身份证也是假的,从进入酒店到离开全程没有露出过完整脸庞。

 

  “砰!”

 

  南宫辰狠狠一脚踢在一旁的桌子上,胸前起伏不定,脸色铁青的可怕。

 

  他万万没想到,原来表面无害的李思涵竟然才是那个最大的幕后黑手,他就像是个傻子一样被她玩弄在股掌之间。

 

  “查,除了那个贱/人,参与谋害凌灵的所有人都要找出来!”

 

  “是。”

 

  助理立刻离开,眼里同样带着愤怒。

 

第十四章爱我,就为我去死吧!

此时在酒店冲洗身体的李思涵,正咬牙切齿地搓洗身上所有被刚刚那个男人碰过的地方,眼眶罕见的泛红。

 

  她已经做了这么多,绝不能功亏一篑,她付出了身体,甚至不惜做出一件件法律所不能容忍的事情,为的就是能和南宫辰在一起。

 

  她再狠毒,也只是一个女人,他为什么不肯放过她?

 

  李思涵怨恨地诅咒着刚刚粗暴对她的男人,胃里突然一阵痉挛,恶心的感觉袭向大脑……

 

  “不,不可能。”

 

  李思涵眼眸绝望地震颤,试纸上面出现鲜明的两条杠。

 

  她,怀孕了!

 

  可是这个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了,甚至都不该来。

 

  一个月前的那场疯狂在她的脑海里重现,萧雨恶心的身体在她喝醉的那晚占有了她,南宫辰每次都会谨慎地做好防护措施,绝不可能是南宫辰的。

 

  “啊!”

 

  李思涵压抑地低吼,拼命捶打自己的肚子,突然眸光一闪,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甚至,轻柔地抚摸起自己还未鼓起的肚子。

 

  她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上浮现笑容,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

 

  也许,这个孩子的到来并不是什么坏事。

 

  ……

 

  正在和父亲冷战的萧雨突然接到表妹李思涵的电话,激动地推开父亲从别墅里跑了出来。

 

  “小涵,你在哪?我现在就去找你。”

 

  “表哥,你快点哦,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李思涵娇滴滴的声音传入萧雨的耳朵,听的他骨头都酥了,“嗯,我现在就过去。”

 

  萧雨一路连闯好几个红灯,一刻不停地赶到李思涵说的地点,在见到魂牵梦萦的可人儿之后,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情感,把李思涵紧紧搂入怀中。

 

  “表哥,你勒到我了。”

 

  李思涵欲拒还迎地把手放在萧雨胸前,低垂的眼眸藏着深深的厌恶。

 

  可惜,萧雨看不见。

 

  “小涵,你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是不是和南宫辰分手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不是。”李思涵看到萧雨眼眸立刻蒙上一层失落,改口道:“我怀孕了,是你的孩子。”

 

  “什么?”萧雨震惊地站在原地,反应过来之后紧紧搂住李思涵,在她脸颊上用力亲了一口,“太好了,我要做父亲了,小涵,我好爱你。”

 

  李思涵娇嗔地锤了一下萧雨,脸上的笑容渐渐褪去,被担忧覆盖。

 

  见状,萧雨哪里受得了李思涵不开心,连忙问她怎么了。

 

  “雨哥,我们现在,现在还不能在一起。”

 

  “为什么?”

 

  “因为,”李思涵咬了一下唇,解释道:“我要和南宫辰分手,可是他不愿意,甚至还找人跟踪我,雨哥,我好害怕。”

 

  “就连这次出来见你,人家也是好不容易才偷偷溜出来,如果要是被他发现。”

 

  李思涵说着,身体十分配合的微微颤抖,丝毫不浪费她多年修炼得来的演技。

 

  看到李思涵委屈担忧的眼神,萧雨愤怒地踢翻面前的桌子,狠声道:“我去找南宫辰,那个混蛋凭什么不放你自由?他以为他是谁,天王老子么?”

 

  “雨哥,你别冲动。”李思涵满意地看着鲁莽愤怒的萧雨,果然大多数男人都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萧雨不可置信地握住李思涵的肩膀,“小涵,你难道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想,我当然想。”

 

  李思涵扑到萧雨怀中,低声抽泣:“可是那个人真的好可怕,南宫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到的他,只要摆脱了他,南宫辰自然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好。”萧雨眼神闪烁,咬牙点了点头,狠声道:“我绝对不会让他再伤害你,小涵,我会一辈子护你周全。”

 

  “雨哥,你真好!”

 

  李思涵“感动地”依偎在萧雨怀里,嘴角掀起一抹恶毒的笑。

 

  “实在不行,我就撞死他,反正国外我还有一部分资产,不会让你跟着我受委屈的。”

 

  李思涵锤了一下萧雨的胸膛,“讨厌,人家什么时候嫌弃过你,不过这样真的好吗?”

 

  “只有这一个快速解决的办法了,小涵,你知道我等了多久,我再也等不及了。”

 

  “那,好吧,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和孩子不能没有你。”

 

  听到李思涵的深情表白,萧雨激动地点头,内心被从未有过的幸福感和责任感包裹,他一定会救出自己深爱的女人!

 

  ……

 

  李思涵点燃一根香烟,看着萧雨渐渐消失在视线中的背影冷笑,这种男人,凭什么让她去爱?

 

  掏出手里黑色的定位器和按钮,李思涵心中发出阵阵冷笑。

 

  这些男人一个个不是想得到她,就是想利用她,可是他们永远也想不到,最后居然会栽在她的手里。

 

  电脑中出现萧雨和那个男人的位置,李思涵想到自己那个脑袋简单的表哥接过她手里定位器的表情,不觉好笑。

 

  既然你爱我,就为我去死吧!

 

  她的嘴巴微微张成O型,一道几不可闻的声音从她嘴里传出,却在市中心放大无数倍。

 

  “轰!”

 

  巨大的轰鸣声在市中心最繁华的街头响起,两辆极为接近的汽车同时爆炸,火焰迅速点燃车身,热浪袭向周边汽车,险些造成连环爆炸。

 

  街道两旁的店铺玻璃被剧烈的爆炸震得粉碎,无数人员受伤。

 

  李思涵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摁在小小按钮上的拇指轻轻抬起,若无其事地擦去上面的指纹,扔进别墅后的草丛里。

 

  “我和肚子里的孩子,都会感激你。”

 

  说完,李思涵离开别墅往许久没有回去的家中赶去,萧雨爱慕她的事情现在除了她已经没有任何人知道了,而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将成为她的下一大助力。

 

  “凌灵,萧雨,还有他,你们不要怪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只是在尽全力保护自己。”

 

  低沉的呢喃声在空荡的别墅里回响,李思涵上了车子,心中一阵轻松。

 

  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她和南宫辰在一起了。

 

关于凌灵南宫辰的小说《望你不负相思意》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望你不负相思意》就可以阅读 全文哦~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微信小说大全-银鱼文学网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大全,在线阅读免费网络小说,银鱼文学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2-2020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