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鱼文学网

当前位置:银鱼文学网

我在王府修身养性在线阅读(越青晏穆峥)无删减版-微我无酒

发布时间:2020-01-26 00:39:21来源:ZW作者:微我无酒

我在王府修身养性在线阅读(越青晏穆峥)无删减版-微我无酒

我在王府修身养性越青晏穆峥

越青晏穆峥我在王府修身养性全文免费阅读

第四章承欢之后

窗前的红烛爆出了灯花,这一刻,端是芙蓉帐暖度春宵,玉簪刺破海棠红。

穆峥动作粗暴,越青晏这一世的身子却是初经人事,哪里经得起他这般折腾,虽尽力迎合了穆峥,可渐渐便吃不消了,呻吟着要躲,穆峥怎可能放过她,一手将女子双腕拉到头顶压住,迫得她舒展身子无处可逃,激烈的驰骋简直要将人生生撞碎。穆峥在床笫之间素来温和,唯独今天对越青晏放肆,只觉得这女人分外可恶,就想狠狠的欺负她,看她在自己身下承欢求饶,顿觉无比刺激满足。

越青晏是真的糊涂了,意识如同海中小船,沉沉浮浮,身体既欢愉又难受,她眼前朦朦胧胧,无数片段一闪而过,一会是灵堂里穆峥冷峻的面孔,一会是长亭外封易含情脉脉的注视,前生种种纷繁而过,那么多的委屈涌上心头,悲伤的情绪便如海浪般将她淹没。

身下的小人忽然不再反抗,穆峥有些奇怪,一低头就看见越青晏哭了,她哭得那样伤心,却又楚楚可怜,纤纤细指抓着男人坚实的臂膀,盈盈的泪眼简直要望进穆峥心里:"你为什么对我这么狠心!"

她质问着,穆峥心头一跳,以为她是疼狠了,委屈到了,动作不自觉的轻柔了下来,然而越青晏却像是没察觉到一般,仍旧问着。

反反复复,只有那一句,为何如此狠心。

问得穆峥摸不着头脑,却也问得他忍不住心疼……然而,心疼却难耐!

到最后,越青晏再也受不住的昏死了过去,穆峥才算意犹未尽的放过了她,看着怀里小人泪痕沾湿的俏脸,穆峥矛盾极了--毕竟,他原本是打算休了她的……

罢了……就看在,那声夫君的份上,先留下来吧。

他一边想着,一边搂紧怀里的小人,沉沉的睡了过去。

……

穆峥是被咬醒的。

在下嘴之前,越青晏先动的手,掐了两下发现穆峥睡得甚死,毫无效果,遂,下嘴之。

这一咬是下了狠劲的,差点咬掉块肉,穆峥腾地蹦了起来,然而动作大了,直接把青晏带得一个踉跄,锦被从少女身上滑落,露出下面大片粗暴欢好的痕迹。

穆峥看得一愣,原本涌到喉咙的怒火便生生咽了下去。他昨夜性致冲头不觉什么,此时一看才知道自己着实过了头,心虚但决不能承认,于是板着脸生硬道:"女子当柔顺恭谨,你是王妃,行事岂可如此狂悖?"

越青晏咬牙切齿,她前世竟不知道穆峥在床上还有这么禽兽的一面。

其实睁眼看到穆峥睡颜的时候,青晏有一瞬间恍惚,仿佛是做了一场大梦,片刻之后记忆涌上心头--死去、被休、重生、再嫁、争吵、合卺酒和一夜荒唐。青晏又羞又怒,抬腿刚要踹,一阵尖锐的酸痛便从腰部闪电般窜了上来,疼得她哎呀一声,瞬间就扑了,好半天没缓过劲来。这之后,她抽着嘴角审视了一遍自己惨兮兮的身子,打消了立刻把穆峥踹个半身不遂的念头--至少目前从体力上来说,这计划行不通。

结果现在,这个禽兽不自我反省,反倒教训起她来了?!

许是越青晏目光太过阴森,穆峥摸了摸脖子,不吭声了。

门外,等候多时的丫鬟们听见动静,告罪一声,捧了衣物鱼贯而入,打算侍奉主子洗漱。穆峥站起身,自然而然的抬起手,等越青晏伺候--他是王爷,洗漱更衣应由妻妾或小厮侍奉,寻常丫鬟是不能逾越近身的。然而抻着胳膊等了半天,一直不见动静。他一回头,就见越青晏在旁边自顾自的梳洗,根本就没搭理他!

穆峥的火又有点压不住,他其实不是那么暴躁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越青晏就忍不住气血翻腾,于是他重重的咳了一声。一旁的青晏当然知道他什么意思,毕竟前世伺候了他那么多年,但她就当听不见,接过钰儿递来的手巾,解开裹着的亵衣,细细擦拭--周身不适,她更想沐浴,然而时间不够了,这桩婚事乃是皇上亲赐,按规矩成婚次日,新人需入宫谢恩,算算时辰,他们已经起晚了。

被无视的穆峥面上挂不住,看到越青晏旁若无人的在自己面前宽衣解带,又觉得她不知羞耻--虽然他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但毕竟之前彼此都没见过,完全是陌生人,而且这是她初次承欢,寻常女子难道不应觉得羞怯么?!穆峥这样一想,愈加觉得越青晏放荡!

"不知羞耻!"穆峥背过身,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越青晏莫名其妙,鬼知道他怎么就冒出这么一句,在潜意识里她和穆峥都老夫老妻了,同室更衣在正常不过,所以压根就没跟上穆峥的思维……

那知穆峥越想越气,一挥手屏退左右,沉声道:"越青晏,过来伺候本王更衣。"

青晏瞥了他一眼,不为所动:"王爷好手好脚的,自己不会穿?"

穆峥气结,自己穿是不可能自己穿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自己穿的,小妾又不在,只能靠教训越青晏找回面子。遂板着脸:"侍奉夫君乃是为人妻之本分,你嫁过来之前,越府难道没教过你么?"

"教是教了……"越青晏懒洋洋的拖长音:"可嫔妾不乐意呀!"

"你!"穆峥大怒,一回头正瞥见青晏擦拭完毕,红梅印从项颈沿着背脊一路延伸,若隐若现的没入半解的衣衫里。

于是他不自觉的又想起了昨夜蚀骨销魂的放纵,想起越青晏向他求欢的勾人模样,喉头微紧,一时也不知是身火起还是心火起,只觉得烦躁非常,自己真是昏了头,宠幸了这么个不知廉耻的女人,简直是耻辱!

"妇人之道,以贞、顺、静、专为礼,而你不仅放荡无度恬不知耻,还不思悔改,罚抄《女训》十遍!"

放荡无度恬不知耻?越青晏先是一脑袋问号,不知道这又是哪来的锅,后来顺着穆峥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顿时反应了过来,草草裹好衣衫,俏脸红透--她隐约记得一点昨夜的荒唐和失控,本就懊悔不迭,此时被穆峥盯着,更觉脸上火辣辣的。

不过,懊悔归懊悔,黑锅却不能背,遂反唇相讥:"分明是你自己定力不足!堂堂王爷竟然趁人之危!"

穆峥心虚:"本、本王宠幸自己的妃子,何错之有?!"

"要这么说,那嫔妾也不过是略尽本分而已。"

"你这本分,尽得倒很卖力。"穆峥意有所指的嘲道。

越青晏不甘示弱:"承让承让,不似王爷,惯会养尊处优。"

"?"穆峥锁着眉,没听明白。另一边,越青晏懒得理他,继续更衣。

片刻之后,穆峥反应过来了:"越青晏,你竟敢说本王不行?!"他勃然大怒,一把扯过女子,打算与她理论清楚,这一下更伤腰,就见越青晏颦着眉,嘴里丝丝抽着凉气,面露痛苦之色,男人手劲不由得一松。

这时,门外传来管家的禀告,说是入宫的车马已经备好,不知他们何时动身。

屋里的一对冤家瞪着彼此,穆峥冷哼了一声,甩开手,愤愤不平的走了。

旋即便听门外传来管家诧异的询问:"王爷?您怎么穿成这样……"

还有穆峥气急败坏的命令:"本王爱穿什么就穿什么,小安子,过来伺候本王更衣!"

房间里,越青晏得意一笑,只觉得连腰都没那么疼了,钰儿心惊胆战的看着她:"小姐,那女训还抄不抄……"

越青晏泄愤般故意大声嚷嚷道:"谁爱抄谁抄!本王妃又没说错!"

门外遂传来一声巨响,似乎是廊下摆着的花架子被谁给踹翻了……

这一战,青晏完胜!

屋里,钰儿服侍青晏梳妆,实在搞不明白这俩人之间的恩恩怨怨,昨个她好不容易寻了吃食回来,刚要进屋就听见里面被翻红浪,还挺高兴的以为他俩好了,可如今一看,分明还是针尖对麦芒,尤其是小姐那一身的青紫,王爷下手也忒狠了,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她为青晏愤愤不平,心里便自觉将穆峥划到凶神恶煞一类,越发觉得小姐命苦,以后自己一定要保护好小姐!

越青晏也在检讨--贪杯误事啊!以后可不能随便乱喝了,白白便宜了穆峥这畜生!

闲话少叙,待青晏梳妆完毕,出了府门,便见挂着燕王府铭牌的马车已等候在门口,穆峥早就到了,却不愿与越青晏同乘,此刻正独自骑在爱马上,不耐烦的踏来踏去。这俩人彼此相厌,也不打招呼,青晏在钰儿的搀扶下,艰难的爬上马车。一掀帘子却愣住了,只见车里铺着一张雪白的貂绒毯,伸手一按绵软非常,显然这下面还铺了极厚的褥子。

小安子在旁伺候,舔着脸上前邀宠:"王爷让铺层毯子,奴才想着许是您身体不适,特意铺了三层,您试试可还行?"

青晏闻言,抬头去看马上的穆峥,就见丫飞快的一扭头,形迹可疑。

管家察言观色,忙踹了小安子一脚:"就你多嘴!"

穆峥会关心她?简直笑话!

青晏挑挑眉,装模作样的搭手望天,管家不明所以:"王妃,您看什么呢?时辰不早了,咱们该出发了。"

青晏便假作疑惑道:"我看看今个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的。"

旁人还不明所以,穆峥却一下就听出越青晏是在讽刺他,顿时肝火上涌--他就不该多那句嘴!他只不过看见马车,忽然想起越青晏那身青紫,想着多少也算是他的责任才随便吩咐了一句,这个小安子忒多事!想着便狠狠一眼瞪过去。

小安子一个激灵,是有苦说不出啊。做奴才的,最要紧的就是会琢磨主子的心思,在这方面,他自问修炼有道,别看这俩人彼此摆着臭脸,好像挺不愉快的,可昨晚上他可是守着门的,里面那红脸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王爷何时对旁的夫人如此忍让?王妃都上房揭瓦了,王爷不还是就地摁倒宠得差点下不来床么?所以他才想表现表现,不想马屁却拍到了马腿上。

另一边,穆峥心里窝着火,只觉得越青晏这女人实在是嚣张跋扈、可气可恨!没错,他态度是差了点,那不也是越青晏放肆在先!现在骂也骂了,打也打了,睡也睡了,这女人还要怎样?凭怎得就句句带刺,他又不欠她的,大家都是皇命的受害者好么!其实穆峥自己并没有发现,虽然表面上他一见到越青晏就肝火上涌,可最初遵从圣命被迫娶她时,那种连看她一眼都恶心的厌恶感却消失了。

大概是因为女子吼出的那句"不愿嫁"让他忽意识到并非只有自己受困皇命,也或许是因为床笫间两人意外美妙的契合让他颇为食髓知味,更有可能是她那一句句含泪质问撞进了他的心,总之,现下的穆峥对越青晏有气有怒,却已经没了厌恶。他素来是个负责的人,既娶了越青晏为妃又解开了心结,便会给她应有的体面和待遇。

只不过这个越青晏实在是不知好歹!

"越青晏,你别得寸进尺。"穆峥忍着气。

青晏瞥了他一眼,耸耸肩:"果然还是东边出来的。"

穆峥的眉头又皱起来了,一脸疑惑--这话听着怎么不太对呢……

趁穆峥还没琢磨过味,青晏一弯腰转进马车,她腰膝酸得厉害,放到眼前的福干嘛不享,不过就是看见穆峥心里就来气,总想刺刺他解恨罢了。待到坐稳了,马车便摇摇晃晃的向宫城驶去。又过了没一会,忽然听见前面一声响亮的摔鞭声,夹杂着小安子惶恐的询问:"哎呦我的爷,您这好端端的,又生的哪门子气啊?"

原是穆峥终于反应过来,合着青晏是在骂他狗改不了吃屎!气得他拎着鞭子直想抽人。

青晏简直要笑出声了,她心情忽然就愉悦了起来,即便这重生只不过是大梦一场,能有机会一雪前耻,她越青晏,知足!

 

 

第五章入宫谢恩

燕王府离皇城并不远,不过一柱香的功夫,马车便到了城门前。

按规矩,外臣命妇要在此处下马落轿,步行入内。青晏下了马车,自有人将车马引走照顾。拱卫城门的禁军效验了宫牌,便有候在一旁的司礼太监来领路。

越青晏前世不常入宫,穆峥生母襄嫔早逝,他幼时寄养在太后宫中,颇得宠爱,按说爱屋及乌太后应该对青晏另眼相待才是,可惜太后素来喜欢温婉大气的贵家女子,对青晏母亲的出身很是不待见,穆峥不喜欢她,太后自然也不可能对她满意,无事都不会召她入宫侍奉。穆峥自己倒常往宫里走动,但通常不会带着她,青晏厌烦天家规矩,穆峥不愿意带,她也不愿意去,刚好乐得清静,故而只有逢年过节宫里摆宴,才硬着头皮走上一遭,每次都匆匆而归。

一行人走在宫道上,耳边听着太监细细讲解朝见规矩,青晏想起前世的这一天,他们先去见了太后,得赐一副如意,随后拜见皇帝皇后,皇后那边会赐玉镯,那是她前世初次入宫,见宫门森森,高墙朱瓦,自然畏惧,因而一路上惴惴不安,只记得穆峥走得飞快,自己跟不上他,需得小跑才行,还不慎摔在地上引得穆峥厌恶。

而这一世……她抬头看了看身侧的男人,两人虽仍相差半步,可男人明显是顾忌着她,有意放缓了脚步。想来这不是他常做的事,故而自己也走得别别扭扭,脸上写满不耐烦,一张薄唇抿出冷硬的弧度。

差了这么多……越青晏心中感慨,要是前世他肯等一等她,那该多好,她是不是就不至于那般惶恐不安,以至于迷失了自我。前世,因为穆峥厌恶她,她只能拼命的去讨好他,然而她越努力的投其所好,穆峥便越是轻视她。等到她想明白的时候,自己已经陷得太深,投入了太多无法放手。以至于,怨愤难平。

这一世,她累了。不想再去讨好任何人,只想自己活得快活,可穆峥却肯正眼看她了,简直讽刺。

青晏想得入神,忘了看路,脚下不慎一颠,立刻便失了平衡,她忍不住想骂娘--不是吧!又来!!

结果这一次迎接她的不是冷硬的青石砖,而是男人温暖坚实的怀抱,穆峥一直分神留意着她,自然第一时间就伸手接住:"这么笨,平地也能摔,真给习武之人丢脸。"还不忘嘲讽她。

青晏撇撇嘴,会武功就不能摔跟头了么,你对习武之人是不是有什么歧视!再说要不是你这个罪魁祸首,我至于到现在还腿软脚软么!不过,这话她不好意思说,只能在心里疯狂吐槽。

紧接着,又听男人话音一沉:"吴管事,你可知罪?!"

太监莫名其妙,但王爷发话了,他连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王爷息怒,奴才愚钝,不知犯了何错……"

穆峥一指点了点地面:"宫中仆役疏慢至此,宫道之上竟有凸石,今日是王妃不慎绊到,若他日惊了圣驾,你们该当何罪?!"

几人顺着他手指看去,果然在青晏绊倒的地方看到,一块青石砖因常年踩压侧陷而翻起浅浅的边。

只不过……这也太浅了,若不是青晏的鞋尖刚好顶到,怕是连踩上去都不会察觉……这样都能被穆峥说成是凸石,简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脸也是忒大了!

青晏忍不住翻白眼,估计吴管事也想翻,但丫不敢。谁让穆峥是王爷呢,他说凸石那就是凸石。于是吴管事只能口称有罪,频频磕头求饶,很快额头上就渗了红。

青晏看了不忍,不由得劝:"反正我也没摔到,不如算了……"

穆峥像是就在等她这句话般,飞快接到:"今日看在王妃面上,饶你一次,下次再犯,本王定会禀明圣上,严惩不贷!"

吴管事连忙又给青晏磕了好几个头,弄得她非常尴尬--本是她不小心,如何能埋怨旁人。穆峥突然这般小题大做,她心里怪怪的,不明白男人究竟何意,而穆峥也不给她细想的时间,忽然一把将她抱起。

青晏惊骇:"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似你这般挪腾,何年何月才能走到。"男人不理她的挣扎,大步流星的往前走。

苦了吴管事,连滚带爬的跟在后面,惴惴不安的劝着:"王爷……这恐怕,不合规矩啊……"

大胤颇重礼教,行卧举止皆有章法,似穆峥这般抱着王妃在宫内穿行的,可谓放浪,穆峥早上还教训她放肆无礼,现下自己却这般不守规矩,青晏越发觉得奇怪了。

男人给出的理由是:"莫非吴管事想让太后和皇兄皇嫂久等?"

这帽子太大了,吴管事可不敢接,只得闭上嘴。穆峥一路抱着青晏走来,宫人无不侧目,相信燕王穆峥宠爱王妃至极的消息,很快便会传遍整个皇宫。

直到还有百步就到慈宁宫了,穆峥才在青晏的奋力挣扎下,不情不愿的把人放了下来。青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整理好衣衫,摆出一副低眉顺目的小XF模样,跟在穆峥身后进了太后寝殿。

在她前世的记忆里,这一关非常简单,跪拜之后,太后训话赐礼,谢了恩就可以走了。可打从青晏进了屋,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太后的脸色也有点不对。青晏随穆峥一起叩了头,却迟迟不见太后发话,反而是吴管事被太后身边的姑姑招过去,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期间吴管事为难的看了眼跪在下首的青晏,青晏顿觉不妙。姑姑问完后,转身回到太后跟前,覆耳说了什么,太后的脸色便愈发不好了。她使了个眼神,姑姑便屏退了宫人,关上了门。紧接着就听太后怒斥道:"燕王妃!你可知罪!"

青晏一愣,这话……咋听着这么耳熟呢……这不就是片刻之前,穆峥训斥吴管事的话么!

真是风水轮流转,青晏只好有学有样的磕头:"太后息怒,嫔妾愚钝,不知所犯何罪?"

"你身为王妃,恃宠而骄,不知规劝夫君,致其行为失当,还说不知罪?!"

青晏心神剧震,侧头去看穆峥,果然见他眼中看到一丝不怀好意的戏谑。

尼玛!原来在这等着我呢!!

她就说穆峥怎么可能好心!丫故意为难吴管事,还抱着她不守规矩的到处走,分明是想让太后误会她是个娇蛮无礼的女人,自古夫为妻天,丈夫行为不妥,必是妻子没尽到规劝之责。青晏一口老血就要喷出来,偏偏她还不能辩解,穆峥是皇家子孙,她只是皇家的XF,婆婆看EX本就挑三拣四,要是她辩解,这误会就更深了。

没办法,她只能口称有罪,把吴管家磕给她的头,如数还给了太后。

从慈宁宫出来,青晏的一张脸黑得能滴出墨来,这回不仅如意没得着,还被罚抄《女训》百遍,身后更多了个教习姑姑,是太后专门赐到王府教她规矩的……

诡计得逞的穆峥显然心情极好,装模作样的又要来抱她,青晏恨不得踹死他,可姑姑就在后面虎视眈眈的盯着,她只得不情不愿的跪在地上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这男人还故意拖拖拉拉,就为了多享受一下青晏跪他的感觉,恨得青晏牙痒痒。两人转头又到了承乾宫,胤帝穆萧显然已经得了信,正乐不可支的看着这对怨侣--他自然是了解这个弟弟的秉性,知道青晏八成是被欺负了,不过太后的懿旨他不好反驳,可这婚事又是他赐的,也不能由着弟弟欺负人,为显安抚,便赏了燕王夫妻共进午膳的荣宠,这又是青晏前世没经历过的。

席间,他们兄弟二人闲聊,话题很快转到治理寿元水患上,说得兴起,胤帝直接推开餐具,让太监拿来地图,就要跟穆峥讨论。皇后季氏见状无奈,国事为大,她只能带着青晏草草告退,说是去御花园赏花。

没想到,这一赏却赏到一幕大戏。

 

 

第六章花园看戏

大胤建朝百年,明君辈出,传到当今圣上一代,已是国力鼎盛。

这一点,只看这小小的御花园,便可窥探一二--来着九州的奇花异草争相盛放,端是一片姹紫嫣红的热闹。皇后领着青晏,如数家珍般指指这个,评评那个,花草虽美,青晏却无福消受--她快饿疯了!

自她重生以来,就没正经的吃过一顿饭。不仅昨晚那餐被穆峥搅黄了,今晨因为赶着进宫,早膳也没来得及用,而刚刚的午膳又被胤帝打断,只得草草作罢,她几乎没吃到什么。原本她已经饿过劲了,所以入宫时反而不觉得饿,可刚刚胤帝赐膳,她两口肉糜入腹,顿时胃口大开,现下只觉得饥肠辘辘,头晕眼花。

皇后看她蔫蔫得,以为青晏仍沉浸在被太后训斥的沮丧中,便开口抚慰:"燕王妃不必过于忧虑,太后老人家严口佛心,都是为皇族颜面着想,徐姑姑亦是好相处的,你是王妃,自有王妃的尊贵,谁也不能为难于你。"

说着,淡淡的瞥了跟在青晏身后的教习姑姑,意思很清楚了。

徐姑姑却像是听不懂般,生硬的福了一福:"老奴奉太后懿旨,教导王妃礼仪,自当尽心竭力。"

青晏敏锐的觉察出这两人间奇怪的氛围,只觉得宫中暗流汹涌,她前世甚少入宫,不清楚皇后和太后之间有什么恩恩怨怨,不过现下来看,必不算和睦就是了。她自是不愿去当两人间的炮灰,正想着要怎么敷衍过去,突然腹中响起一声响亮的肠鸣,场面顿时一静,青晏羞红了脸,皇后掩了笑意,贴心的吩咐道:"本宫有些累了,不如咱们去亭里坐坐,也正好尝尝御膳房新研制出的点心。"

青晏简直爱死她了!待她们在亭中坐稳,流水般的小食茶品便摆了上来,青晏真是饿狠了,初时还有所顾及,一块豆糕入肚,便有点刹不住,惹得身后的姑姑频频干咳,她就装的听不见,左右皇后在此,徐姑姑不敢当面怼她,再说她已经在太后那挂上号了,再干什么出格的事都不稀奇。想到这里,青晏越发放得开了。她这一世,死过一次,倒找回了真性情,凡事皆随心随性,若是前世必不敢如此放肆。

皇后就一直笑岑岑的看她狼吞虎咽,时不时的嘱咐人添茶换水。青晏一边吃一边觉得这个女人当真不简单--知书达理,端庄贤惠,看似温婉和善,眉目间却藏着威严贵气,像个从后妃列传里走出来的假人一样。不过想来,能稳坐皇后之位的女人,自然是不简单的。只是可惜,在她的记忆了,四年之后,这位假人般的皇后就被幽弃冷宫,荣宠不在了。

待青晏吃的差不多了,眼角余光却忽然撇到亭边地面上,一双小手探了出来--这亭子建的高,地面落差约有一米,手的主人显然身高不够,努力扒着边沿较劲了半天,才露出半个小脑袋,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青晏手中的茶点。身旁的宫女也注意到了,诧异道:"四皇子?"

她这一声,亭里的人便都看到了。皇后连忙命人把他抱上来。想来是小孩子身量小,从旁边的花圃里摸过了,太监们都没注意到。他看着不过四、五岁的样子,本应由奶妈和宫女相随,如今却只剩自己。皇后将他抱到怀里坐好,一边命人去寻奶妈。四皇子也不吵闹,只溜溜的盯着桌上剩下的茶点。青晏见他喜欢,便递了一块过去,这孩子犹豫了一下,歪着脑袋在青晏和茶点间打量,青晏于是自己咬了一口,又拿另一块给他,笑眯眯道:"很好吃的哦,你不要我就全吃咯。"那孩子连忙接了过来,挺开心的吃了。

青晏心里喜欢,她前世始终未能生下一子半女,一直心有遗憾。

便这么坐着逗了会孩子,奶妈匆匆赶了过来,磕头告罪,原来今日她带着四皇子在碧游宫玩耍,一个没注意四皇子就跑没影了。找了好久都没找到,竟是跑到御花园来了。

四皇子生母乃是碧游宫容贵嫔,对这个儿子一向宝贵的紧,想来必是大发雷霆了。

皇后淡淡的嘱咐了奶妈几句,便将孩子还了回去,可四皇子却不愿走,仍恋恋不舍的盯着吃食。青晏见状把剩下几块都塞给他,这孩子放心满意足的跟着奶妈走了。

不过是个小插曲,谁也没在意。青晏早已吃饱,皇帝那边却仍没信过来。坐着无聊,御花园的掌事太监来报,说前日一直含苞的冰兰开了,可谓奇景,皇后便邀青晏同去观赏。这冰兰只开在极寒之地,需用冰气滋养,为此,御花园专门建了个冰室,几人前往冰室途中,忽听转角处传来女子尖锐的呵斥。

"没用的东西!我不是让你们看着四皇子的么!怎么还让他吃这些来历不明的东西?!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本宫要你们全家陪葬!"紧跟着就是小孩子委屈的哭声,青晏探头一看,只见小路上,一个容色艳丽的妃子正牵着哭闹的四皇子,青晏刚刚给出去的那几块点心都被扔在地上,已经散烂。

想必这一位,就是容贵嫔了。

奶妈跪在地上解释道:"皇后娘娘和燕王妃在御花园赏花,这茶点乃是燕王妃所赐,奴婢也就没拦着……"

"燕王妃又如何?!本宫不是说过么,除了碧游宫里东西,别的都不能给皇子吃。大皇子就是吃了皇后的一碗羹才没了的,你们都忘了么!"

青晏一愣,下意识的扫了一眼皇后,却见她面色分毫未变,竟似没听到这妄言一般。青晏前世对后宫所知甚少,只记得胤帝子嗣稀薄,膝下两子均是妃嫔所出,而皇后直到被废,都无所出。这里面莫不是还有什么隐情?

她这边想着,皇后已经先一步走了过去,奶妈眼尖先瞧见了,顿时吓得面如土色:"奴婢参见皇后娘娘!"

容贵嫔也吓了一跳,转眼便想到自己刚才的话必是已被皇后听到,心中暗暗叫苦,脸上强撑着笑容给皇后行礼:"嫔妾见过皇后娘娘,多谢皇后娘娘照拂四皇子。"

皇后却不看她,走到被扔在地上的茶点前面,俯身捻起一块碎末便要放入口中,身边的亲随宫女顿时惊呼:"娘娘不可呀!"

皇后一挥手,不顾阻拦硬是吃下脏污的碎糕,徐徐道:"大皇子薨逝,乃是他生母应氏欲毒杀本宫,不想毒羹却被大皇子误食才酿成大祸,圣上早已查明真相。"她转身,一双落美目在容贵嫔身上,威压迫人:"容贵嫔如今这话,莫不是效仿应氏,在这糕里藏了毒?"

容贵嫔心神剧震,若是平日她还敢仗着胤帝恩宠,与皇后争斗一番,可大皇子一事乃是宫中禁忌,当年胤帝一怒之下,杖毙萝阳宫上下近百宫人,更严令各宫绝不准妄议此事,她今日这话若被皇后揪到胤帝那里,必惹得胤帝震怒,那她多年努力便一朝成空!思及此,她忙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嫔妾不敢!请皇后娘娘赎罪,嫔妾只是一时失言,万不敢做如此狂悖之想,求娘娘看在嫔妾护子心切的份上,宽恕臣妾!"

她像是当真怕了,眼里翻着泪花,美人含泪端是楚楚动人,正如她封号的容字,想来也是这份动人的容貌才为她赢来胤帝恩宠,乃至诞育保命的子嗣。没错,看在四皇子的面子上,除非她犯下无可挽回的大错,否则皇后都不能太过苛责她。这一点,她与皇后皆心知肚明,

果然,皇后一顿,言道:"容贵嫔妄言,罚面佛自省,俸禄减半。"

不痛不痒的处罚,只要容贵嫔让四皇子去胤帝那里哭一哭,相信很快就能放出来。

后宫的女人,有子与无子,当真不同。

容馨贵嫔领了罚,带着孩子告退,看着那两人离去的背影,皇后忽然问道:"听说皇上赏了四皇子滇南进贡的极品血燕燕窝?"

身后宫女答:"回娘娘,确有此事。那容贵嫔到处显摆,生怕人不知道似的。"

皇后微微一笑,未置可否:"皇上子嗣稀薄,四皇子自小体弱,又聪明可爱,自然要多宠爱些,既然皇上给了恩典,本宫也不能薄待,今年北地进了一株百年老山参,本宫看着成色极好,就送到碧游宫去吧。山参燕窝羹最是滋补了。"

那宫女点头应下,又不甘心道:"娘娘您何苦如此,那容贵嫔又不会领您的情,白白浪费了好东西。"

"本宫怎会同她一般见识,身为皇子们的嫡母,自然一视同仁,只盼皇子们个个身强体健才好。燕王妃,你说呢?"

青晏没想到她忽然把话转到自己身上,也不知她是何意,便含糊答道:"皇后娘娘宽仁。"

皇后笑笑,也没再说别的话,仍领着青晏去冰室,一路上青晏心中惴惴,总觉得自己似乎有什么地方没想透。

 

 

第七章初见云玥

经了容贵嫔一事,青晏本已无心再去赏什么冰兰,奈何皇后盛情,她不敢推却,只得相随。

冰室独立于御花园而建,从外面看像个巨大而封闭的龛箱,旁边的小太监捧来不合时令的披风,说是冰室寒冷,怕寒气侵扰了主子贵体。青晏等人依言披上,便有奴才开了大门,迎他们进去。

帘子一掀,顿时一股寒气扑面而来,纵然有披风护着,仍觉寒意森森,青晏猝不及防,一口冷气入了腹,只觉得腰腹一凉,隐隐生痛。此时皇后已入了冰室,青晏连忙跟了进去。

入内一看,果然别有洞天。这冰室四周皆堆砌着巨大的冰块,组成一圈冰墙,顶部成半圆形,由透光的水玉片嵌合而成,阳光可以透过玉片,又有冰墙折射,故而室内明亮。室中央砌了圆形冰台,正中间栽了一丛翠绿的植物,却见那植物抽出几条纤弱花枝,顶端开着小朵通体透明宛如冰晶的兰花,阳光透过水玉折射在花朵上,端是晶莹剔透!此等奇景,自然引得众人惊叹。

青晏亦觉得神奇,众人在冰室里细细赏玩了一会,青晏肚子却越来越疼,还渐成上下翻腾之事,她心道不好--怕是被凉气激到了,不敢拖延,连忙跟皇后告了罪,出了冰室直奔官房而去!一边跑还一边哀叹,自己这趟宫进的,真是把脸都丢到姥姥家了!

待她终于纾解出了官房,才发现领她来的宫女不见了,换成徐姑姑阴魂不散的等在一旁,一张脸黑成锅底。

青晏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那个,人有三急嘛,我若不处理好,待会见了皇上岂不更失礼?"

她如此振振有词,徐姑姑亦不好说什么,而且胤帝还当真来了信宣他们回去,皇后已经先一步回承乾宫了,徐姑姑是专门过来等越青晏的。如此,便领着越青晏匆匆赶往承乾宫,途经一处宫门,遥遥的看门旁的宫道上围了一圈人--有宫女、有太监,窃窃私语和清脆的巴掌声透过人墙隐隐传来。

宫中私刑甚多,徐姑姑见怪不怪,目不斜视的走过去。青晏本也不想多管闲事,未曾想不经意的一瞥,却透过人墙缝隙,看见了那个跪在地上,被人掌嘴的女子的脸。

一见之下,心中大惊,忙停了脚步,再定睛细看,果然不是她眼花,那个被太监压着跪在地上的不是别人,竟是宸贵妃师云玥?!

她身前站着一个穿着大宫女服侍的女子,手中拿竹板不停的扇在师云玥脸上,伴随着啪啪声,师云玥两颊早已渗红,端是凄惨无比。不远处,一个小宫女被扣着,神色焦急,想来应是她的贴身宫女了。

青晏只觉得惊诧万分,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掌掴贵妃?!

她禁不住前行两步,忽然衣袖给人拉了一下,徐姑姑小声告诫:"圣上还在等着,王妃莫要多管闲事。"

这一下反而让她醒了过来,是了,这是六年前,此时的师云玥还不是贵妃,看她衣着穿戴,显然位分不高。青晏对师云玥并不了解,只在宫宴之上见过几次,却印象颇深--彼时皇后已废,她以贵妃之尊陪伴胤帝左右,高居玉阶之上,顾盼神飞间宛如群星所聚,一颦一笑端是璀璨夺目,那之后她忽然薨逝,胤帝下令举国哀悼之景犹历历在目。然而,谁又能想到七年前的师云玥竟会跪在宫道旁边,认人掌嘴折辱?

徐姑姑又在暗暗催她了。青晏犹豫了一下--管?还是不管?

她似乎并没有什么必要的理由横插一手,漫说她们并无交集,即便前世相识,这里乃是后宫,她只是皇上的弟媳,插手后宫之事那是逾越。如此想着,青晏便打算走了。

然而随着她越走越近,宫女们嘀嘀咕咕的议论声便飘到她耳朵了--

"好歹也是个贵人,竟然跪在这被宫女掌嘴……"

"你懂什么,也不看看她得罪的是谁,容贵嫔娘娘可是四皇子的生母,她一个小小的贵人,竟敢冲撞贵嫔娘娘,可不是自找没趣么!"

"只可惜了那么美的脸,这一百竹掌下去,怕是就毁了。"

"再美又有何用,后宫里什么样的美人没有,关键还得看能不能得到圣宠……"

又是容贵嫔?青晏皱眉,不过脚前脚后的功夫就闹了这么一出,这容贵嫔看来也是个能惹事的主,只是不知道师云玥如何就撞到容贵嫔的霉头上来。

那大宫女打的累了,挽了袖子稍作休息,一边趾高气昂的问道:"师贵人,您想得怎么样了?咱们娘娘仁慈,只要您把这地上的燕窝吃了,奴婢就去回了娘娘,把剩下的竹掌给您免了,不然当真打满一百下,您遭罪,奴婢也辛苦,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听了这话,青晏才注意到,在宫女脚旁的地面上,打翻了一只玉碗,燕窝淌了一地,已经沾满脏土,拿都拿不起来,她这话分明是让师云玥去舔。

青晏皱起了眉--竟然让人像畜生一般去舔地下的脏东西吃?未免欺人太甚了吧!

果然,师云玥的贴身宫女登时怒了:"欣兰!我家主子好歹是圣上御封的贵人,你怎么敢如此羞辱!"

"哟,瞧着话说得,奴婢怎么敢,这不全是为了师贵人贵体安康考虑不是?"欣兰做作的扭着头,怪声怪气道:"莫不然,你是盼着你家贵人受满一百竹掌?啧啧,好狠的心呀。师贵人,不是奴婢多嘴,这样不为主子考虑到奴才,您不要也罢。"被这样挑拨,那小宫女自然慌了,左右乱挣着,只想去护住师云玥:"贵人,奴婢不是这个意思!欣兰!你有本事打我呀,我替我们贵人受罚!"

"呵,你算什么东西……"欣兰轻蔑道,"贵嫔娘娘的竹掌,也是你能受的?"

"小荷。"跪在地上的师云玥轻轻唤了一声,"我没事。"她说着,挺直背脊,不卑不亢的抬起头:"嫔妾不慎撞翻了四皇子的燕窝羹,贵嫔娘娘要处罚嫔妾,嫔妾不敢违抗。欣兰姑娘的美意,嫔妾心领,他日必涌泉相报。"话到最后,竟带出了丝丝寒意,端是慑人。

欣兰输了气势,只觉恼怒非常:"还真是给脸不要,那奴婢就不客气了!",说着,扬起竹板恨恨的扇了过去,力道大得将师云玥脸都打得歪了,血丝从嘴角渗了出来,眼看竹板又要扇在师云玥脸上,忽然从旁边伸出一只纤弱的手,牢牢的抓住她拿着竹板的手腕,阻止了竹板下扇的势头。

"谁!"欣兰诧异回头,却见一名身着外命妇朝服的女子正俏生生的站在她身后。

出手之人,自然是是再也看不过眼的越青晏。

 

关于越青晏穆峥的小说《我在王府修身养性》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我在王府修身养性》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微信小说大全-银鱼文学网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大全,在线阅读免费网络小说,银鱼文学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2-2020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