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鱼文学网

当前位置:银鱼文学网

长安夜雨微凉在线阅读(楚筱南宫翎)无删减版-索希

发布时间:2020-01-26 04:01:07来源:ZW作者:索希

长安夜雨微凉在线阅读(楚筱南宫翎)无删减版-索希

长安夜雨微凉楚筱南宫翎

楚筱南宫翎长安夜雨微凉全文免费阅读

第四章真是怪人

"小姐,你终于醒了。"

"小青,你怎么会在这里?"楚筱歪着头,小青是在家中的贴身婢女,只是她嫁给南宫翎爹爹不同意,她偷偷带着嫁妆出来,小青就留在家中。

小青眼眶都红了:"是老爷知道了小姐的消息,让奴婢过来,三天前,小姐你发了高烧,奴婢就一直在这里照顾。"

三日之前,她从冰寒窟里被拖出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肉。

楚筱一默,原来,是梦啊。

怎么又想起来以前的事情。

一道红色的身影飘然而至。

楚筱睁开眼睛:"怎么是你。"

楚云溪温柔一笑:"我即将是翎哥哥的妻子,当然要在这里。"楚筱的手指抓紧,楚云溪拿出一封休书,丢到了楚筱跟前:"翎哥哥说,看见你就恶心,这封休书是给你的。"

她的指尖颤抖的划过休书两个字。

一封休书,薄薄的一张纸上,不过两行字迹,就撇清楚了他们这些年的关系。

他真恨啊,连休书,都不愿意亲手给她。

短短两行字,连笔墨都吝啬着。

泪水渐渐的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咬嘴嘴唇,不想再楚云溪面前示弱。

"姐姐运气真好呢。"楚筱的划过一丝的疑惑,楚云溪道:"爹爹把楚家的财产全部捐献给了国库,所以网开一面留了你一条命。"

"可惜爹爹白白辛苦了半生,为了你这个不孝女,南邵国首富转眼就变成了乞丐。"楚云溪笑道:"翎哥哥说了,这些都给我做嫁妆,要叫我风风光光的嫁给他做妻子。"

楚筱咬碎了一口银牙,等到了楚云溪的身影消失在白色的尽头,她的头一偏,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

她终于知道小青为什么会在庆王府了。

不是南宫翎终于心软放了她,是爹爹用了全部的积蓄救了她!

是她连累爹爹。

楚雄白手起家,努力了一生,成为了南邵国的第一富商。

现在为了救她却散尽家财,她对不起爹爹。

小青见到楚筱被气得吐血,又慌慌张张的去喊大夫。

"王妃你的腿来治疗的太晚了,而且你刚刚小产,就浸泡在寒冰中,这寒气伤了你的子宫,以后子嗣艰难。"

楚筱没有说话,小青吓得眼泪都掉下来:"大夫,快救救我家小姐。"

"好好养着,至于子嗣,只能看天意了。"

老大夫把她腿上的腐肉一点点的剃掉,又给她开了许多汤药,才带着小徒弟从楚府走出来。

"师傅,庆王妃真厉害,割肉都不见流泪。"

"你还小,不懂。"老大夫摇头。

"那样的消息,若是别的女子听了,怕是要自尽,庆王妃勇敢的很。"

"你啊,不懂。"

哀莫大于心死。

庆王妃的心中一片哀鸿,身上这些苦痛,赶不上心中十分之一。

"我听说庆王讨厌王妃,可是那么讨厌,为什么还要千里迢迢请来师傅。"

他师傅可是边疆神医,可不好请来。

庆王的兵马翻山越岭,把他师傅请来,却是看一个讨厌的人。

这个庆王,真是一个怪人。

 

 

第五章求我

楚筱刚刚能下地,就让小青雇来一辆灰色马车,从庆王府的后门悄然的离开。

到了楚府,楚筱一下子就被楚雄抱进了怀里。

感受到了楚雄厚实的肩膀,楚筱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下来。

魏长青握着她的手道:"筱儿,以后让我来照顾你好吗?"

楚筱呆滞的坐在桌前,大夫说了,她小产又受寒,以后怕是很难有子嗣。

她的膝盖也坏了,以后,她就是一个坡脚。

"魏大哥,我不能,我爱不上其他人,这对你不公平,而且我这个身子,就是一个废人。"

"你叫我一声大哥,就当做是我妹妹,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好不好?"

她的嘴唇动了动,终于轻轻的点头。

三个月后,楚府张灯结彩,喜庆的螺号声音冲天。

她穿着大红色的喜袍,头上戴着红色的盖头,掀开盖头的一瞬间,一只长箭射穿了魏长青的胸膛。

南宫翎迈着长腿,身着一身黑衣,冷峻的放下长弓。

"魏大哥……"楚筱扑倒了魏长青身边,她用手捂着伤口,鲜血从他的伤口不停的涌出来,她眼泪流下来,怒瞪着南宫翎:"为什么?"

南宫翎冷冷的抓着楚筱的衣领,不带一丝情绪的声音:"你是本王的废妃,没有本王的同意,你休想嫁给任何人。"

楚筱口口声声说着爱他。

当年她逼着他娶了她。

现在她以为她想要离开,就能够离开?

她以为逼着他娶了不想娶的人,转身就能够让她嫁给她想要嫁的人吗?

休想!

她颤抖的从怀里掏出来一封休书,丢到了南宫翎面前:"这是你给的。"

是他不要她的。

她怕自己还有遐想,日日把这封休书带在身上,时时刻刻提醒着他的绝情。

为什么现在不准她嫁给其他人。

南宫翎冷笑一声:"本王穿过的破鞋,就算是丢了,也不给别人穿。"

楚筱脸色发白。

在他的眼里,她只是一双会污了他的脏东西。

"带她回宫里。"

"我不走。"

"那本王就杀了他。"

南宫翎手里的剑,指着魏长青。

"南宫翎,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不准伤害我的家人,不准伤害魏大哥!"楚筱闭上了眼睛。

她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她认了,只要不要再连累任何就就可以。

南宫翎冷笑:"想要保住他的命,就看你有没有本事。"

到了这个时候,她还不忘记护着魏长青,好一个情深意重!

楚筱的双手被绳子绑起来,绳子的另外一端系在了南宫翎的马上。

"从这里到庆王府,你要是跟得上,我就放了魏长青一命。"

楚筱倒吸一口冷气。

楚家已经衰败,住在了长安的郊区,庆王府在长安城里最繁华的地方,两家几乎横跨了整个长安城。

她还是个瘸子,他让她赤脚跟着马,这不是要了她的命吗?

"好。"她低着头。

"驾--"南宫翎的脸色在她同意的一瞬间,黑沉下来,长鞭落在了白马身上。

白马被抽得生疼,飞驰起来,楚筱还没有跑出去一步,就已经倒在地上,被马儿拖着。

她的喜袍脏兮兮的,路上的碎石子将她的衣服划破,割伤了她细嫩的皮肤,与地面接触的地方,摩擦过的伤口火辣辣的生疼。

"楚筱,你要是放弃,就开口求我。"男人沉闷的声音响起来。

"不。"

南宫翎黑眸里闪过一丝的异色,手上的鞭子挥舞的更加的用力。

楚筱疼得眼泪在眼睛里的打转,却死死的咬紧牙关。

她不能求他,只要撑到了庆王府,魏大哥就得救了。

可是,痛……

真的好痛。

她从小就被爹爹娇养着,连衣服的布料粗糙一点,身上都会起疹子,这样的折磨,简直要了她的命。

楚筱被拖着在长安大街上疾驰着,疼痛一点点的侵蚀了她的意识,在她已经疼的失去意识的时候,南宫翎的拉着缰绳,突然改变了路线。

"把她关进柴房里面去。"

南宫翎从马上跳下来,声音带着刺骨的寒冷。

 

 

第六章好姐姐,我不会给你机会

楚筱趴在地上,想要伸手抓住南宫翎,可惜男人走得决绝冷漠。

楚云溪提着裙子,走到了楚筱的面前,一脚踩住她的手指,用力的在地上碾压。

十指连心,楚筱身体蜷缩着,她的手指被楚云溪生生踩断,剧痛让她无法忍受。

"啧啧,真是可怜。"楚云溪嘴角带着笑意:"楚家高高在上的嫡女,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这样被我踩在脚下?"

"在猎场救了南宫翎的人明明是我。"她挣扎的仰起头。

楚云溪弯下腰,一巴掌抽在了楚筱的脸上,道:"就算你身份尊贵又怎么样?就算你为了王爷做了这么多又怎么样?他爱着的人是我,若是不是你占据了我王妃的位置,现在我已经是尊贵的庆王妃,何必为了一个名分这样苦心设计。"

"是你!"一定是楚云溪做的。

"没错,代替了你对王爷救命之恩的人是我,设计王爷误会楚家背叛的是我。"

"你一个区区庶女怎敢?"她竟然不知道,温顺的像是透明人的楚云溪,竟然敢做这样的事情。

"庶女?可是那又怎么样?姐姐你拿着楚家的万贯家财到了王爷面前,王爷只觉得你恶心。我即便只是一个卑微的庶女,王爷却要废了你让我成为他的王妃。"

楚云溪的话,让楚筱浑身发冷。

楚云溪却不打算放过她,继续道:"你肚子里的孩子,不过在一个月,王爷一知道了,就不打算留下来这个野种呢。"

"楚云溪你……"

楚筱瞪大了眼睛,对着这样的楚云溪却说不出来半句话。

这些一定是因为南宫翎被楚云溪误导了。

"我要见南宫翎,我要告诉他真相。"

楚筱浑身是血,在地上趴着,楚云溪一脚踩在了她的背上。

楚筱吐出来一口鲜血,染红了庆王府门前的石阶。

"你以为我会给你机会再见到王爷吗?休想!"楚云溪拍拍手,两个粗壮的婢女从她身后走出来:"把这个女人带到柴房去关起来。"

楚筱想要逃离,可是她浑身都疼,没有半分力气,被两个婢女左右驾着,拖进了王府的柴房中。

楚筱被丢到了草堆中,疼的冷汗直流,嘴巴里被塞进了布条,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啧啧,姐姐的样子看着真疼啊,这是五石散,来人给姐姐喂下去,这样姐姐就不会疼了。"

楚筱想要挣扎,却不能动弹半分,绝望看着婢女端着五石散,逼着她张开嘴巴,然后把汤药一点不剩的倒进了她的嘴巴里。

楚云溪用帕子捂着嘴巴,叮嘱道:"记得,每天都要给我的好姐姐按时服药。"

楚筱绝望的躺在床上。

五石散,可以让人神智不清,重则身亡残疾。

楚云溪给她下了这么大剂量,分明是要让人变成傻子,甚至连命都没有。

楚云溪要彻彻底底的毁了她。

"好姐姐,你好好的享受,我是不会给你机会再见到王爷的。"楚云溪靠在她的耳边,怨毒的说道。

 

 

第七章带话

楚云溪是下了狠心,日日都过来亲眼盯着楚筱被灌下五石散。

期初的时候楚筱还能挣扎,可是几天过后,她真切的感受到了五石散的效力。

她的四肢无力,只能够任由粗使婢女的摆布,意识涣散,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

而且五石散让她沉溺在这样对身体失去控制的状态中。

这样下去,她会变成一个傻子。

楚筱趁着其他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将摔碎的瓷碗中一片碎片藏在了袖子里面,等到没有人注意的时候,她用碎片朝着腿上用力刺下去。

疼痛让她额头布满了细细的汗珠,可是也让她稍微清醒过来一些。

"小青、小青,他不是无情,他只是被楚云溪给蒙蔽了,我要坚持下去……我要见到王爷,告诉他真相。"

楚筱已经如同死灰的心,终于又燃起来一丝的希望之火。

如果南宫翎知道了真相,就不会那样的对待她了。

……

书房内,南宫翎一身黑色的劲装,黑色的眼眸凝望着深不见底的黑夜,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赵GG端着补汤进来:"王爷,这是楚姑娘送过来的补汤……"

"她认错了?"

"……"赵GG的身体一僵,跟在南宫翎身边那么久,他一下子就反应过来,南宫翎说的是楚筱。

只是……

"王妃她还被关在柴房,地下的人说王妃不吃不喝正在绝食,没有其他的动静。不如……老奴再去问问?"

"不必。"南宫翎挥挥手,下一刻又改变了主意,道:"你去告诉她,若是她磕头认错,本王可以把她放出来。"

南宫翎揉着太阳穴,楚筱刁蛮任性,性格倔强,她这是在绝食向他示威吧。

为了魏青那个男人,她真是连命都不要了。

赵GG带着南宫翎的意思到了柴房。

"……王爷问你,可知错?"

"我、我要见他。"

楚筱挣扎的撑起身体,说道:"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南宫翎,求GG替我带一句话就可以,就问他还记不记得那个青竹荷包。"

赵GG从柴房里走出来,还没有走两步,迎面就见到了一道粉色的身影。

"赵GG,我家姑娘友情。"

红叶,是楚云溪身边的大丫鬟。

赵GG跟着红叶到了楚云溪的院子。

这个院子是王府最大的院子,比起楚筱以前的院子,足足大了两倍。

一刻钟之后,赵GG从楚云溪的院子里面走了出来。

回到了书房,南宫翎放下了手里正在看的书籍,抬起头,状似无意的问道:"她怎么说的。"

赵GG把头压得低低的,道:"老奴向王妃说清楚了来意,可是王妃就像是看不到老奴一样,什么都不说,也许王妃想要见到的人不是老奴,而是王爷吧。"

过了半晌,没有声响,赵GG摸着袖子里面沉甸甸的东西,心里惴惴不安。

下一刻,就听到嘭的一声巨响。

"她不是不想见你,是不想要见到本王!"

赵GG是他的心腹,带着他的意志过去,楚筱拒绝的,是他!

 

关于楚筱南宫翎的小说《长安夜雨微凉》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长安夜雨微凉》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微信小说大全-银鱼文学网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大全,在线阅读免费网络小说,银鱼文学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2-2020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