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鱼文学网

当前位置:银鱼文学网

原来相逢是梦中在线阅读(薄穆言叶怀瑾)无删减版-秋瑟瑟

发布时间:2020-01-26 04:17:54来源:ZW作者:秋瑟瑟

原来相逢是梦中在线阅读(薄穆言叶怀瑾)无删减版-秋瑟瑟

原来相逢是梦中薄穆言叶怀瑾

薄穆言叶怀瑾原来相逢是梦中全文免费阅读

第四章两个

"诶,你也是中国人?"陆景瑜惊讶之余恢复了表情:"你放心,我不会抛下你不管的。"

医生护士很快赶过来,推着她快速前进。

"我的孩子......"

"看你刚刚的样子,还以为你不在乎你的孩子呢,"陆景瑜被叶怀瑾抓住的手腕有些冰凉,笑着安抚她,"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

"拿掉他......"陆怀瑾脸色苍白,额前的碎发被汗水打湿贴在脸上。

陆景瑜大吃一惊,生怕是自己听错了,孩子都这么大了为什么要把孩子拿掉?

"求求你,帮我跟医生说吧,拿掉孩子......"因为不会英语,叶怀瑾恳求的看着陆景瑜,希望他帮忙翻译。

"先生,你会说英语吗?你是病人的丈夫吗?"医生开始催促陆景瑜,"你可以告诉你的妻子,你的宝宝是非常健康的,她不需要担心."

陆景瑜看着女人恳求却要坚定的眼神,低声朝着医生说:"谢谢你,但请把孩子打掉。"

医生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陆景瑜:"你确定??"

"Yes."

陆景瑜混乱之中签下了字,但是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杀人凶手,呆在原地久久没办法平复。

就在医生再次向叶怀瑾确认告诉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双胞胎时,她又反悔了,既然有两个孩子,那她起码可以留下一个。

她拼命摇着头:"不,请让我生下他们。"

医生也被两个人搞得有些晕头转向了:"但是你的丈夫已经签过字了。"

"他不是我丈夫,求你。"

在叶怀瑾的再三请求和解释下,医生最终答应了。

虽然过程中特别痛苦,可是当叶怀瑾看到自己儿子时,她根本感受不到痛苦,她一遍一遍亲吻着孩子的脸颊,深情地望着孩子,想要记下自己孩子的模样。

因为她知道,黄皓轩一定很快就会派人过来把孩子带走,果然,没等她给孩子喂奶,病房里马上闯进了两个亚裔的女护士。

叶怀瑾立刻警惕起来,将孩子护在怀里:"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

"叶小姐请把孩子交给我。"其中一个肤色黝黑的女人说到。

"不行,我凭什么交给你们。"

"叶小姐你就不要装傻充楞了,你也知道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想想您的母亲,孩子还可以再有,可是母亲没有了您可别后悔一辈子。"

面对护士的好意提醒,叶怀瑾没有在争辩,她只是摸了摸孩子柔软的小脸。

眼睁睁看着两个人把自己的孩子带走,叶怀瑾觉得这世上没有什么能比生离死别更加痛苦的事情了,而且下身又撕心裂肺额疼起来,疼得她两眼一黑失去了知觉。

……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

透过玻璃窗,她清楚地看到那个救她的男人,正在和医生说着些什么。

看到她醒了,陆景瑜立刻走了过来。

"你醒过来?"

"嗯,谢谢你。"想到今天自己还向人家提出了无理的要求,叶怀瑾觉得很愧疚。

"我担不起,今天你差点让我成为杀死两个小天使的凶手。"男孩脸上的微笑逐渐消失。

"嗯?"叶怀瑾不知道这个男孩怎么知道自己孩子的事情。

"你不用担心,我看你一个姑娘家被那么些身强力壮的男人追,就让人查了一下你的情况。你别误会,我没有恶意,只是今天的事情吓到了我。"

"真的很感谢,"叶怀瑾真心感谢男孩的出手相助,"真的。"

她用不那么顺畅的英语请求医生,将另一个孩子藏了起来,不然她就连这个孩子都没办法留下了。

"谁让你是我的同胞了,不然我可能就没有那么好心了。"

陆景瑜看着床上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小女人:"对了,异国他乡认识一下吧,你叫什么名字?"

病床上的女孩虽然略显凌乱,但是也掩盖不住她的美丽,这样的她只会让人觉得楚楚可怜,让人忍不住对她好。

陆景瑜阅女无数,美的这样纯粹的还是让他觉得印象深刻。

"叶怀瑾,你呢?"

"好巧,我的中文名字叫陆景瑜,怀瑾握瑜。"看着眼前的女人,陆景瑜感觉到很大的兴趣:"顺便问一下,你多大?"

"啊?我二十一岁。"叶怀瑾没想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

"这样啊,挺好的,marriedwiththewowanwhoisthreeyearsolderthanyouthatisjustlikeholdinggoldbrick。"陆景瑜自言自语道。(女大三抱金砖。)

叶怀瑾不知道这个他在嘀嘀咕咕什么,有点怯生生地对男人说:"那个,我的孩子在哪里?"

"哦,这个啊,孩子还在保温箱里,我让人帮你抱过来吧。"说着就让一个护士把孩子抱了过来。

"你的孩子都很健康,男孩四斤八两,女孩四斤三两。"

陆景瑜看着此刻萦绕在母性光辉中的叶怀瑾,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叶怀瑾,以后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希望你可以好好的。现在我们成了朋友,以后有什么事你可以找我,我们住得也很近。"

陆景瑜站了起来,拿起搭在椅背上的衣服:"那我就先走了,今天回去要被爸爸妈妈抽筋扒皮了,好好照顾自己。"

叶怀瑾看着怀里的女儿,不禁潸然泪下。

亲自把女儿放到保温箱之后,叶怀瑾发现桌子上的手机亮着屏幕不断震动着。

"叶怀瑾。"

"黄皓轩,你把我儿子送到哪里去了?"虽然知道孩子肯定不会遭罪,可是想到自己连一口奶都还没来得及喂给自己的儿子就将他送走了,她就揪心地痛。

"呵,怎么?对一个陌生男人孩子都有感情了?"黄皓轩嘲讽地笑着,"看来那天你们很愉快啊。"

"混蛋!"叶怀瑾听到黄皓轩污秽的话语忍不住吼道。

"已经把你儿子送到他亲生父亲那里,你就不用操心了,孩子父亲给你打一大笔钱,你跟你妈吃穿不愁了,你就别打听孩子的事情了。"

电话那头男人笑得猥琐:"不如你回来吧,咱们继续试试?听说生过孩子的女人,那里别有一番滋味……"

不等黄皓轩把话说完,叶怀瑾就把电话猛地摔在了地上。

她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她想着几个小时之前还在自己怀里的儿子,发誓一定会把他找回来,并且让黄皓轩得到应有的报应!

 

 

第五章归来

五年后的H市,一座老旧的楼房里。

叶怀瑾和母亲朱洁正在收拾着房子,屋子里堆满了快递包裹,叶梓逸在一旁整理刚刚拿到的幼儿园教材。

这些年在国外,朱洁一直想要回来,叶怀瑾知道母亲一直在等自己的父亲叶天成回心转意。

她一直都在期待父亲可以将母女两人接回叶家,而她的女儿就不会被人说三道四了。

可是叶怀瑾已经不止一次告诉她,就算父亲愿意将他们接回去,那她也还是一个二房。

叶怀瑾很怕自己的母亲会失望,况且女儿也慢慢在长大,自己在国内也还有牵绊。

两个大人收拾着家里的一切,叶怀瑾把所有已经拆出来的包装纸盒子都整理在一起准备过一会儿去扔掉。

她注意到回国以后一直很开心的女儿突然很沉默。

梓逸,你怎么了呀?叶怀瑾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让女儿坐到自己身边,你之前不还很开心可以回国的吗?

小女孩努着嘴巴,眼睛满满湿润,语气里满满都是委屈:妈妈。

看到女儿的眼泪,叶怀瑾心疼地把女儿搂到怀里安慰道:哎哟,怎么哭了呀?告诉妈妈你怎么了?

梓逸想景瑜爸爸了……小孩儿声音可怜兮兮。

叶怀瑾听到女儿的回答,噗嗤一下笑了起来,随即纠正道:梓逸,陆景瑜不是你的爸爸你不可以叫他爸爸,知道嘛?

小姑娘这下哭得更加伤心了:啊,你骗人,景瑜爸爸亲口告诉我的。

陆景瑜虽然比自己小了三岁,但是在国外这么些年都是他在照顾自己一家,这都是有目共睹的。

她也知道虽然陆景瑜这个人嘴上没有正形,但是对自己的确是真心的,自己也觉得亏欠了他很多,所以想乘着这次回国整理一下对他的感情。

但是对自己的女儿,她不想说谎,她觉得这样对陆景瑜很不公平,而且就算没有父亲她一样可以让孩子过得很好。

妈妈怎么可能骗你呢,所以梓逸不可以乱叫他爸爸,听到了嘛?叶怀瑾耐心地跟女儿解释。

我不信,就是你骗人……叶梓逸更加激动了,哭得一抽一抽的。

正在做饭的朱洁赶忙从厨房出来,把孩子护在怀里。

好了,怀瑾,你跟一个孩子较什么真啊,她就是想要个爸爸,而且你都知道景瑜对你的感情,这不是迟早的事情吗嘛。

妈,叶看着自己的母亲,有点儿无奈:你不懂,这对陆景瑜不公平呀……

什么公平不公平的,哪有那么多大道理。看着母亲这个老孩子,叶怀瑾也是哭笑不得。

但是一看到女儿那副委屈巴巴可怜兮兮的样子,叶怀瑾又忍不住心软。

那你要不要和景瑜打个电话呀?

梓逸这才抽噎着从姥姥怀里探出脑袋,点了点头。

叶怀瑾拿出手机,拨通了陆景瑜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肯定在睡觉,很久才接通了电话。

怀瑾?男人的声音中还带着刚刚睡醒的朦胧。

嗯,是我,你在睡觉?

嗯,你们怎么样了?梓逸有没有想我?有没有哭鼻子?陆景瑜立刻问了一大串问题,让叶怀瑾都不知道从何说起。

挺好的,手续也都办完了,梓逸很想你,哭了。

真的啊?陆景瑜声音突然激动起来:我就知道,这么想我怎么不跟我留在国外呀,好了好了,你把电话给她吧。

叶梓逸早在电话接通的时候就双眼放光看着手机。

要不要接景瑜电话?

看着妈妈摇了摇手机,小姑娘早就迫不及待地跑了过去。

景瑜……

小姑娘软糯又可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小梓逸……

景瑜,妈妈说你不是我爸爸,你是我爸爸吗?

我肯定是啊,你妈妈瞎说的,你妈妈就是不想承认她喜欢我。陆景瑜臭屁起来。

真的嘛?

嗯呐,真的。

我想你了,景瑜,你什么时候来找我和妈妈呀?小梓逸小声对电话那头的人说。

等我毕业吧,过段时间就来找你们好不好?

好。

那这段时间,你要帮景瑜爸爸看紧你妈妈,不能让别的男人把她骗走。

叶梓逸看了一眼妈妈,眼神坚定:嗯。

那我挂电话了呀,你要听话,不能调皮好吗?说实话陆景瑜也很想小梓逸,毕竟这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姑娘呀。

好,那你快点毕业吧。

亲一口景瑜爸爸。

梓逸朝着手机听筒重重地亲了一口才依依不舍地把手机还给妈妈。

好了,那你继续睡吧。

唉,等一下,陆景瑜的声音柔软起来:那你有没有想我?

叶怀瑾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一声。

想还是没想,笑是什么意思嘛?电话那头的男人不开心了。

想。

刚说完叶怀瑾就挂了电话,但还是听到电话那头男人魔性的笑声。

小梓逸插着腰看着自己的妈妈,一脸得意:哼,景瑜就是我爸爸。

叶怀瑾觉得关于这个问题还很任重道远,不想现在再费口舌了:好了,你去看一会儿书,明天送你去幼儿园。

叶梓扮了了个鬼脸,然后就跑回自己房里看起了书。

好不容易收拾好家中,祖孙三人准备吃晚饭。

才将筷子勺子递给梓逸,门外就传来敲门声。

一家人都很好奇这个点会是谁来拜访。

敲门声再次响起,而且比上一次急促。

朱洁忙起身去开门。

天成,你怎么来了?

玄关处传来母亲惊喜的声音,叶怀瑾听到声音却眉头紧皱。

叶天成?

无事不登三宝殿,他来这里干嘛?

叶梓逸好奇地探着头看,恨不得从儿童椅上爬下来。

叶怀瑾戳了戳女儿的小脑袋,让她专心吃饭不要管大人的事情。

朱洁赶紧让叶天成进了门:天成,你吃饭了吗?我们刚刚准备吃饭,要不要一起吃?

怀瑾在吗?

在的,你找她什么事?她就在里面吃饭,你进来吧。

声音未落,叶怀瑾就看到自己母亲带着叶天成进了餐厅,脸上的欢喜溢于言表。

而叶天成面无表情,虽然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但是却没有发福,仍旧是当年那般一表人才。

 

 

第六章父亲

就冲着这副好皮囊也怪不得自己的母亲对她死心塌地了。

叶怀瑾看着这个老当益壮的男人,又想到自己母亲在国外受苦受难,手术也差点儿丧命,他连问都没有问一声。

现在倒好了,像个没事人一样跑到这里,会有什么好事?

爸。

叶梓逸看着这个素未谋面的外公,甜甜地喊了一句外公。

叶怀瑾不由得眉头紧蹙,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过多接触这个男人,像他这样自私自利的人,梓逸还是少接触为妙。

叶天成却好像没有没有看到她的表情,自顾自地摆出一副笑脸:怀瑾呐,你终于回来了。这个孩子就是梓逸吧?

叶怀瑾特别好奇一个就连自己母亲死活都不管的人,怎么会知道孩子的名字?

看到母亲坐在一旁局促不安,她便明白了。

还好,说完就督促女儿快些把饭吃完,梓逸,你快把饭吃掉,一会儿就去睡觉。

看着妈妈脸色不好,梓逸特别听话地将饭碗里的米饭都吃完了。

只是好好的一顿饭就因为叶天成这个男人的出现而没有胃口再吃了。

那我先抱梓逸去睡觉了。说着就把女儿从宝宝椅上抱了起来,转身准备离开。

怀瑾,朱洁笑得尴尬,将她拦下:你爸爸他好不容易来这里吃顿饭,你就陪陪他吧。

妈,你也知道是好不容易,我就是累了,想带梓逸睡觉了。

叶天成这时候坐不住了,狠狠拍着桌子:怎么?现在翅膀硬了,让你陪我吃顿饭都要我低三下四求你?

看到母亲眼中的哀求,叶怀瑾也不想让她为难,把女儿安置在床上之后,让她乖乖睡觉就又回到了位置上。

朱洁已经替叶天成盛好了饭,看着僵持的两人,连忙打圆场:怀瑾,你爸爸刚刚说有事找你。

叶怀瑾挑眉,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肯定不会是好事。

听到朱洁的提醒,叶天成想起此行的目的,语气放缓:爸爸这次来的确是有事情。

那请问您所谓何事啊?

叶天成眼神中闪过一丝精光,看向叶怀瑾: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希望你陪爸爸去参加一个晚会。

没时间,不想去。叶怀瑾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拒绝了她。

叶天成没想到这个女儿尽然这样驳自己面子,便狠狠瞪了坐在自己旁边的朱洁。

这就是你教出来好女儿。

朱洁怕极了叶天成会甩手走人,连忙和自己女儿说:怀瑾就是个晚会,你就陪爸爸去参加吧。

叶怀瑾看着自己的母亲问道:既然是晚会,这样长脸的头等好事怎么没有让叶倾城,你的宝贝女儿去呢?

叶怀瑾转头问叶天成。

倾城才不需要参加这样的小晚会呢。

叶怀瑾冷笑一声:所以呢,我就要去参加什么没有用的小宴会吗?

那又怎么?你看看你,未婚先孕也就算了,还这么不知上进。叶天成看着这个女儿,一脸嫌弃。

朱洁听到叶天成的话,有点后悔把这个事情告诉他。

怀瑾,你爸爸不是那个意思,他就是单纯就是想要带你去长长见识。

没错。叶天成立刻反应过来,连忙迎合道。

爸,恐怕我没办法陪你去了,我们刚回国,还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处理,所以不好意思……

叶怀瑾,你什么意思爸爸的事情难道比不上那些琐碎的事情吗?叶天成看她根本不吃这套,立刻翻脸,打断了她的话。

朱洁看着大发雷霆的叶天成,立马恳求地看着叶怀瑾:怀瑾,你就答应吧,不要让爸爸生气。

叶怀瑾失望地看着这个母亲,到了这个节骨眼竟然还偏向所谓的父亲。

看着母亲日渐苍老的模样,再想到每一次叶天成离开以后的落寞,叶怀瑾深吸一口气,眼神冰冷,望向叶天成。

叶天成是狗急跳墙了,叶氏近些年连年亏损,遇到金融危机更加是雪上加霜。

本来想用一个项目翻盘,却又出现了状况,他还想利用女儿来获得一些利益。

我本来想用这个机会公布你的身份,把你们接回叶家,谁知道你这么抗拒。叶天成也不管不顾,开始加码。

身份?叶家?叶怀瑾只觉得自己这个父亲说话一点不过脑子:私生女的身份吗?

这不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吗?

朱洁听到这句话却两眼放光。

看到母亲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叶怀瑾只觉特别心酸,既然母亲想要这个机会,那她又有什么权利让她失望呢?

她思索了半天,最终选择答应。

好,我答应你。

朱洁听到以后立刻喜笑颜开。

叶天成看到目的达成,就准备离开:那我明天派人来接你。

说完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叶怀瑾继续吃着碗里的饭菜,朱洁盯着叶天成刚刚坐的位置发呆。

妈,赶紧吃饭吧,一会儿饭菜都凉了。

朱洁听到女儿的声音,回过神来,端起碗筷朝女儿笑道:怀瑾,谢谢你呀。

说完便默默吃着碗里的米饭。

叶怀瑾只觉得饭桌上多的那副碗筷特别刺眼,于是起身将它们扔到了垃圾桶,才又回自己的位置上继续吃饭。

朱洁听到厨房碗筷进垃圾桶的声音,愣了一下,眼眶中噙满泪水。

叶怀瑾真是搞不懂,为什么自己母亲可以这样痴迷叶天成这么多年,甘愿忍受他的抛弃欺骗还有利用。

名义上,叶天成的确是自己的父亲,但是这么些年他从来没有做到一个父亲应该尽的责任。

现在他却在这里冠冕堂皇地拿着父亲的名头压自己,真是可悲又可笑。

只是如果自己这样做能够换得母亲片刻的笑容,她也心甘情愿了。

一大清早,叶天成就派人在叶怀瑾家门口等着,深怕这个小妮子又临时变卦了。

叶怀瑾一上车就被司机秘书带到了百货商场。

不管不顾叶怀瑾的询问,秘书就自顾自帮叶怀瑾挑着礼服,急忙把她拖进试衣间。

 

 

第七章阴谋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叶怀瑾不由地眉头紧皱。

她身上这件黑色抹胸裙,还能勉强称为裙子。

叶怀瑾只感觉一层薄薄的布料紧紧包裹在自己身上,而且尺码也有些小。

她将裙子往上提一提,看着呼之欲出的打底裤又往下拽了拽。

这么省布料的衣服,怎么穿得出去?

叶怀瑾准备换回衣服,结果刚刚还在试衣间的衣服却不翼而飞了。

想来也是那个秘书偷偷拿走的。

叶怀瑾用小拇指想都知道叶天成不怀好意,只好就这样出去了。

秘书却脸不红,心不跳地说:既然这样,那叶小姐我们就出发吧。

等一下,叶怀瑾拦住想要离开的秘书小姐:我的衣服呢?

你的衣服我已经替你收好了,我会在宴会结束之后还给你,只是现在时间很紧,请叶小姐赶紧上车去吧。

叶怀瑾也没办法,只能穿着这样不伦不类一看就知道是在卖女儿的衣服,跟着他的秘书一起去了晚会。

会场的6楼。

叶天成一直等在电梯口。

看着穿着黑色蕾丝裙的的叶怀瑾出现在视野里,竟然笑了起来。

不愧是他叶天成的女儿,就算穿着暴露也只有性感,毫无低俗的感觉。

乌黑亮丽的头发慵懒地散落在赤裸白皙肩膀上,就像是黑夜中的精灵。

他要得就是这种效果,这样的尤物送给薄氏的苏总,他一定会给面子帮他们度过难关的。

怀瑾,你来啦?叶天成笑着迎向叶怀瑾,将她的手放在自己臂弯里:走吧,我们一起进去。

叶怀瑾跟着叶天成一起进去,就看到满眼的美酒佳肴。

叶天成带着她来到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男人面前。

苏总,不好意思来晚了,这就是小女怀瑾。

叶天成亲昵的拉着叶怀瑾,把她介绍给面前那个大腹便便而且有点秃头的男人。

怀瑾,你给苏总敬杯酒吧。说着就把手边的一杯酒递给了她。

叶怀瑾看着红色的液体,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叶天成这是演哪出?帮自己亲生女儿拉客?

叶怀瑾举起酒杯:苏总,我敬你。

说完就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叶天成看着叶怀瑾这样配合,又给她倒了一杯:怀瑾,你陪苏总好好喝两杯。

苏涌看着叶怀瑾修长白皙的脖子,眼中透露出一丝丝兴趣伸出手与怀瑾握手。

叶总,好福气,女儿一个比一个优秀啊。

叶怀瑾也不好不给人家面子,伸出手,只是那个苏总却一直没有松开。

苏总说笑了,不过作为父亲看着孩子长大成人很是欣慰,只是她们的终身大事我还是很发愁啊,希望她们都能有个很好的归宿,有个真心可以疼她们爱她们的人。

你女儿这么漂亮,怎么会没有人疼爱呢?苏总赤裸裸地盯着叶怀瑾,将她的手放在手心揉搓着。

叶怀瑾现在只觉得特别恶心,暗自使劲想把手伸出来。

叶天成一看就知道这个苏涌对叶怀瑾的意思,暧昧地看了苏总一眼,然后交代道:怀瑾,你先陪苏总在这边待一会儿,我去招待一下那边的客人。

叶怀瑾看着叶天成离开的身影,已经知道他的目的了,怪不得不让他的宝贝女儿出场呢。

这种卖身的勾当,也就只有他叶天天成做得出来。

原来在他眼里自己就这样的利用价值。

看着面前中年男人赤裸裸饿地目光,叶怀瑾只觉得浑身发冷,但是这一切都没办法消除心中是失望和痛。

她满满感受到自己身体出现了异样,身体突然变得有点燥热,头上的汗也越来越多。

想到刚刚叶天成递给自己酒得时候,苏总眼神中的光亮,原来这是两个男人密谋好的情节。

她知道男人叶天成不喜欢自己,但是虎毒还不食子呢,他怎么能这样没有底线?

叶怀瑾深深吸了一口气,尽量不让苏总察觉自己的不对劲:苏总不好意思失陪一下,我去一下卫生间,马上回来。

想离开却又被苏涌拉住:我看你有点不舒服,怕是喝多了吧,不如我送你去。

谢谢苏总美意,不麻烦了,谢谢我自己去就好了。

苏总看着眼前的小女人面色泛红,头发也被汗水浸湿,只觉得小腹一紧,把她锁到怀里。

我看小侄女醉得厉害还是我陪你去吧。

叶怀瑾想要挣脱,却发现此时浑身发软,只能让苏涌为所欲为。

苏总,您这样不合适,还请您自重,毕竟您还是个有头有脸的人,如果我现在在这里叫喊,怕是有失颜面。

苏总却变本加厉把身体靠在叶怀瑾的身上:小怀瑾,你这就不懂了,这个晚不过就是个噱头,实际上就是为了把你送给我。你要是再反抗,我也不介意就在这把你给办了。

苏涌用粗糙的手掌抚摸着叶怀瑾暴露在空气中的肩膀,满意看着她颤抖的身体:别人只会以为我们是特殊癖好。

叶怀瑾只觉得自己意识越来越模糊。

苏涌看着叶怀瑾眼睛了的温柔,拖着她便直接冲向电梯。

叶怀瑾用仅剩力气去反抗,没想到这个苏总看上去矮矮胖胖的但是力气却非常大。

叶怀瑾进到电梯里就挣脱来来想跑出去,却跌在墙上。

苏涌立刻扑过去还想跑?你父亲早就在你酒里下了药,你以为你还能完好无损地离开吗?

你……你给我放开。叶怀瑾厉色威胁着,却不知道这个样子更加娇媚。

放开?放开了还怎么伺候你?说着就把自己那充斥着酒肉臭味的嘴巴朝着叶怀瑾亲过来。

叶怀瑾用尽全身的力气把男人推开,苏涌不知道叶怀瑾还有这一举动,直接摔在地上。

看叶怀瑾这么不知好歹,苏涌恶狠狠地站了起来,把领带扯开,一巴掌将她打倒在地。

臭婆娘,还敢打我。

啊……

 

关于薄穆言叶怀瑾的小说《原来相逢是梦中》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原来相逢是梦中》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微信小说大全-银鱼文学网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大全,在线阅读免费网络小说,银鱼文学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2-2020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