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鱼文学网

当前位置:银鱼文学网

先婚后爱傲娇老公轻点宠在线阅读(夏蔚然莫刑渊)无删减版-炊烟枭枭

发布时间:2020-02-10 23:37:26来源:ysg作者:炊烟枭枭

先婚后爱傲娇老公轻点宠在线阅读(夏蔚然莫刑渊)无删减版-炊烟枭枭

先婚后爱傲娇老公轻点宠夏蔚然莫刑渊

先婚后爱傲娇老公轻点宠全文免费阅读

《先婚后爱傲娇老公轻点宠》第七章

晚宴进行到后半段的时候,夏蔚然已经差不多帮莫刑渊喝了一圈的酒了。

可敬酒的人还是陆陆续续的过来,她感觉胃里翻江倒海,脑袋也是晕乎乎的仿佛能看见星星。

很快又来了一个敬酒的人,夏蔚然看着自己手里的酒杯,好像看见了好几个的重影。她摇了摇头,手有些发抖地端起那杯酒。

这时,一只修长的手突然出现,从她手里拦下了那杯酒。

“这杯酒,我替她喝了。”随即只见一个长着桃花眼的男人勾着嘴笑了笑,略带不羁地扯下自己的领带,饮尽了那杯酒。

夏蔚然有些迷糊的朝着那人看去,只看见一个七分不羁三分邪气的笑容在她的眼前晃来晃去。

她的脸已经喝得通红,脑子也有些不清醒,就见她傻笑着伸出手去戳那人的脸。她脚下一个不稳,就往旁边倒去。

那个男人眼疾手快,伸出手将夏蔚然揽在了自己怀中。

他略微低下头,朝夏蔚然眨了眨那双好看的桃花眼,笑道:“初次见面夏小姐,我叫薛昊飞。”

夏蔚然在他怀里顿时清醒了几分,结结巴巴的开口:“你、你好,我叫夏蔚然。”

一旁的莫刑渊看着这两人直接无视了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卿卿我我旁若无人,心里好似有一把无名火在灼烧。

他一把将夏蔚然从薛昊飞的怀里拉了回来,他的劲道之大疼的夏蔚然没忍住喊了出来。

“疼!你放手!”

莫刑渊不顾她的挣扎将其锁在怀里,眼神仿佛带着寒气似的盯着薛昊飞冷冷开口:“薛昊飞我警告你,不要妄图对我的人有任何非分之想。”

薛昊飞却好似很无辜一样耸耸肩:“莫少爷,我只是看您夫人差点摔倒,所以出手扶了一把而已。”

莫刑渊瞪了他一眼,直接带着夏蔚然离开了。

他一路拉着夏蔚然走到车前,直接丢进车里后,自己也坐了进去,然后“嘭”的一声重重把车门关上。

夏蔚然被他一路上的颠簸弄得有点晕头转向,她一坐上车还未理清这是在哪,莫刑渊霸道的唇便覆了上来。

随之而来的是他发了疯似的索取,夏蔚然被他的疯狂折磨的有些喘不过气来,眼泪慢慢沿着眼角落下,她一个劲的推着莫刑渊,可惜毫无用处。

待到莫刑渊看着她凌乱不堪的衣领,略微破皮正在渗血的嘴角时,才心满意足的起身。

他一开口便是冰冷而狠厉的一句警告:“这是对你gouyin别人的惩罚!不准再有下次!”

夏蔚然被他吻的有些缺氧面色惨白,缓了好几口气才回应:“你……简直qinshou!”

莫刑渊置若罔闻般靠在后座上,冷声命令:“小李,回去。”

“好的少爷。”

车平稳又略带摇晃的开着,在不知不觉中,夏蔚然便在车上睡了过去,莫刑渊看着她睡着后姣好乖巧的面容,心里的无名火也消了一些。

但,这不代表他能就此原谅自己的女人在那么多人面前跟别的男人亲密!

车一停下来,莫刑渊便将夏蔚然拦腰抱起直接走向了自己的房间,一把将其推到了床上。

夏蔚然被巨大的力道震醒,她茫然地看着莫刑渊,迷迷糊糊的问道:“你要干什么?”

莫刑渊勾唇笑了笑。

“你不是骂我qinshou吗?那我就顺了你的心意!”

说着,他便解开了自己的领带,缓缓俯下了身……

 

《先婚后爱傲娇老公轻点宠》第八章

第二天早上,夏蔚然一醒来,就觉得浑身疼痛。

她挣扎着起身,一低头这才发现自己一身都是吻痕,身体的阵阵疼痛感让她瞬间清醒了过来,莫刑渊这个混蛋!

他凭什么对自己这样!

就算她是莫刑渊的合约妻子,但是合约里根本就没有写要履行夫妻的职责!

她看了一眼亮着灯的卫生间,生气地质问道:“莫刑渊!我们只是假装夫妻而已,合同里根本没写我要跟你履行夫妻之间的职责!你违约了!我们之间的合约就此作废!”

夏蔚然说的很有底气,她十分确信合约中一定没有这一段。只要莫刑渊先行毁约,那么这一切就都结束了!她也可以回家了!

一想到此,夏蔚然的心里就松了口气。

这时莫刑渊从卫生间走了出来,他只裹了一条白色的浴巾,露出了精壮的上半身。就见莫刑渊勾唇笑了笑,朝夏蔚然走了过来。

“你……你想干嘛!”夏蔚然急忙拉着被子,防备地看着莫刑渊。

就见莫刑渊低身,双手撑在夏蔚然的左右,她看起来就像被圈在了莫刑渊的怀里。他凑近夏蔚然的耳际,用晨起略带沙哑的声音道:“合同里确实没写要履行夫妻义务,但是也没标明不能履行……”

说着莫刑渊就轻笑了一声,站起了身,开始穿衣服。

夏蔚然立马去抽屉里翻出了合同,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地看起来。不管她怎么看,从头到尾都没有一条写明,莫刑渊不能碰她!

她又被套路了!

夏蔚然一回头,便看见莫刑渊那略带得意的面孔,就好像一个计谋得逞的猎人一般看着她这只被连环套的小白兔。

夏蔚然气的恨不得打死自己。

怎么当初签合约的时候,不看仔细了再签呢?这下自己可算是真真实实的把自己给卖了!

莫刑渊看着她悲愤交加的模样不由得觉得好笑,但他转念一想,这也可以是个大好的机会。

只见他略微低头似是思考了一番道:“由于刚才夏小姐对我恶意诽谤,出于名声影响考虑,我会请律师跟你上法庭评评理。”

夏蔚然惊呼出声:“不!我根本就没说什么!”

莫刑渊用眼神示意她闭嘴接着说道:“但是看在这几天的夫妻颜面上,我最终决定将这笔精神损失费折合在我们的合约期限上。”

夏蔚然傻了眼,还可以这么玩的吗?靠!莫刑渊这个不要脸的小人!

“那……你说!”夏蔚然咬牙切齿的开口,“你要我补偿多久?”

莫刑渊慢慢伸出一根手指,夏蔚然惊讶之余赶紧问道:“一周?”

莫刑渊摇摇头,嘲讽似得一笑:“折合之后是一个月,也就是从原来的六个月,变成七个月。”

闻言夏蔚然颓然的坐在床上,脸色仿佛受到了五雷轰顶。

这才第一个月的第几天,她就遭受了各种原来从未有过的“待遇”,想想以后还有这么久,这日子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

“你不如杀了我吧。”夏蔚然语气低沉地说道,听起来似是恳求,“反正你也嫌弃我,不如休了我然后名正言顺的跟黛琳娜在一起。”

“休想!”莫刑渊厉声将她的幻想化为灰烬,拉回了现实,“你生是莫家的人,死是莫家的鬼!”

 

《先婚后爱傲娇老公轻点宠》第九章

夏蔚然听见他这话心里凉的更甚,她闭上眼睛向后一仰躺在床上,随意扒拉了几下床单裹在身上,看也不看他一眼似得赌气睡觉。

莫刑渊也不在意权当她默认妥协了,他神情冷漠的看了她一眼,穿上了西装外套冷哼一声便离开了。

一直到快要中午的时候夏蔚然才醒过来,她揉了揉有些瘪的肚子,嘟囔道:“好饿啊……”

穿好睡衣后她“噔噔噔”下了楼打算去找点东西吃,可在她刚到楼下时,却发现家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夏蔚然看着她皱眉问道:“你来干什么?”

黛琳娜坐在沙发上悠然自得喝着茶,她知道莫刑渊出门了。这时候夏蔚然没了靠山,正好自己可以好好收拾收拾她。

然而她一转头还未开口,就看到夏蔚然脖子上那明显又红肿的吻痕,一下子火起就蹭地起来了。

“我来干什么你管得着?倒是你,你这个女人知不知道羞耻!为了坐实位置还真是用睡上去的?”黛琳娜语速极快的讽刺道,完全不想给夏蔚然留任何颜面!

夏蔚然眉头皱的更紧了些:“你在说什么?我跟莫刑渊是夫妻,做些什么事轮得到你来干涉?”

黛琳娜心里一惊,之前刑渊哥哥不是跟自己说他们是假夫妻吗?难道他们居然是真的?

一想到此,黛琳娜不由得心虚了几分,说话也有些底气不足:“不论是不是真的,你也一定是靠某些卑鄙手段上的位!真是不知廉耻!”

夏蔚然气极:“我没有!都是因为莫刑渊他莫名其妙,非说我怀了他们家的孩子,还将我强行绑架过来,一定要我签什么夫妻合同!”

然而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黛琳娜听完心中便暗生一计。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明白了,既然你不是想跟我抢刑渊哥哥的话……我说不定有办法帮你!”她笑嘻嘻的看着夏蔚然,眼睛里却闪过一丝不怀好意的光。

夏蔚然冷笑一声没好气的说:“呵,你会有这么好心?怕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

黛琳娜微微皱了皱眉,咬着牙笑道:“我本来确实是想帮你的,如果你实在不想离开就算了,既然你非要待在这里,就当我胡说的吧。”

说罢黛琳娜转身就走,看她这么干脆的态度,夏蔚然却突然有些不确定了。

“等等!你让我……考虑考虑。”夏蔚然犹豫道。

黛琳娜瞥了她一眼,双手抱胸没好气的说道:“真是事多,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三天我再来找你。”说完便拿起沙发上的包包离开了。

黛琳娜走后,夏蔚然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思索着她刚刚所说的话,心里一团乱。

自己到底是相信她呢?还是不要理这个疯子呢?

她思考了整整一天,到了晚上莫刑渊回来了。

莫刑渊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正思考着什么出神的夏蔚然,他不由皱了皱眉。

他冷着声音叫她:“夏蔚然。”

夏蔚然没有半点反应,莫刑渊越发生气了,朝着她大吼道:“夏蔚然!”

坐在沙发上的夏蔚然被突然而来的吼声吓了一跳,她慌乱中抱起了面前的抱枕挡在身前,直到看见是莫刑渊之后才松了口气。

“我还以为进贼了呢……”

莫刑渊看见她这幅蠢样不由皱了皱眉头,他将西装外套扔在沙发上,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心道:“去给我做饭,我饿了。”

夏蔚然抱着枕头动也不动:“不去!我还没消气呢!”

“哦?是吗?一会不见胆子有所见长。”莫刑渊勾着唇笑了笑,里面威胁的意味十分明显。

“要杀要剐随你便,反正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夏蔚然转过头去,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莫刑渊看着她这幅无所畏惧的模样,不禁觉得好笑又无奈,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嘴角正微微扬起。

这女人,耍小脾气的样子还挺可爱的嘛。

就见莫刑渊拿着西装起身:“今天就放过你,不过没有下次了。”说罢莫刑渊就回了房。

嗯??这就走了?

夏蔚然张大了嘴一脸不可思议,今天的莫刑渊,是被人掉包了嘛?

 

《先婚后爱傲娇老公轻点宠》第十章

三天后。

临近中午,夏蔚然向往常一样在准备着饭菜,打算一会去给莫刑渊送饭。

正在她打包好饭菜准备出门时,手机响了。

她拿出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思索再三后她摁下了接听键。

“喂?您好,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个听着熟悉又让人不舒服的声音:“嗨,我是黛琳娜。三天到了,你想好了吧?”

夏蔚然皱眉:“我为什么要信任你?”

“你可以不信,我们只是利益相同罢了。”黛琳娜笑笑。

其实夏蔚然想了这么几天,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好,我就答应你,你说有什么办法?”

“刑渊哥哥其实只是在纠结孩子的事而已,你只要一口咬定说没生过,我自有办法会帮你的。”

夏蔚然半信半疑的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一番思索间已有决定,只见她收起手机提起饭盒离开了莫家。

她刚走到莫刑渊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里面隐约传出一些争吵声。她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就听见里头的人厉声道:“进来!”

是莫刑渊的声音,夏蔚然吐了吐舌头心中暗认倒霉,提着饭盒走了进去,一进门却傻了眼。

办公室里站着一个跟她长得十分相似的女人,她还牵着一个小男孩。

而黛琳娜就站在他们的身边,只见黛琳娜神色有几分焦急,那个女人和小男孩则面露窘迫,而一旁的莫刑渊脸色却是难看到了极点。

“这……”夏蔚然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知道从何开口。

黛琳娜看见她之后就松了口气般,轻笑一声道:“现在夏小姐也来了,我就直说吧,刑渊哥哥,你可千万不能被夏蔚然给蒙蔽了双眼。”

夏蔚然想了想就明白了,这应该就是黛琳娜说的帮她离开的“方法”了。

黛琳娜顿了顿又继续道,“这位小姐才是你当年不小心睡过的女人,只不过两人长得有几分相似,所以你才会糊涂弄错了。而这个小孩才是你的亲生儿子!”

说完黛琳娜朝着夏蔚然使了个眼色,夏蔚然立马懂了意思连忙笑着附和。

“对,黛小姐说的一点也没错,莫刑渊你弄错了。”

莫刑渊的目光移了过来,夏蔚然心头就是一惊。

他看向自己的眼神里没有半点怀疑,就像是完全认定了夏蔚然跟他发生过关系,哪怕黛琳娜就带着人站在他面前,他也没有一点犹疑。

就见莫刑渊冷笑一声,盯着夏蔚然的眼睛问道:“真的是这样吗?”

夏蔚然有些心虚的眨了眨眼:“当、当然是真的呀,我还骗你不成?”说完便飞快转移了目光。

黛琳娜顺势在一旁帮腔:“刑渊哥哥,这一切都是真的!你别再自欺欺人了。”

莫刑渊对黛琳娜的话置若罔闻,他用十分复杂的看了夏蔚然一眼然后偏过头去。

他现在觉得很不爽!

她夏蔚然就这么想离开自己?连一点掩饰都没有,一副急切的样子。

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他沉默了许久才将脾气压下去。“那好,先前合约的事算作我鲁莽了,但是……”

他抬眸看向夏蔚然,“你诽谤我这件事是实际存在的,所以我们两还是有一个月的合约,这个不能违反。”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莫刑渊话语间满是不容置否的霸道,可夏蔚然看着他的眼睛,竟然有些看不懂那里面的情绪。

她嘲讽的笑了笑摇摇头,告诉自己要清醒一点,莫刑渊不过是在找借口把她留下来想着要折磨她而已!

果然是个无赖!

炊烟枭枭的《先婚后爱傲娇老公轻点宠》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先婚后爱傲娇老公轻点宠》就可以了哦~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微信小说大全-银鱼文学网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大全,在线阅读免费网络小说,银鱼文学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2-2020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