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鱼文学网

当前位置:银鱼文学网

主角墨谦刑宋染 总裁的逃爱婚妻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发布时间:2020-02-14 19:01:59来源:zzy作者:围城

主角墨谦刑宋染 总裁的逃爱婚妻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总裁的逃爱婚妻墨谦刑宋染

墨谦刑宋染总裁的逃爱婚妻全文免费阅读

《总裁的逃爱婚妻》第18章 你只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玩物

墨谦刑将掉落的毛毯轻柔地盖在熟睡的宋染身上,望着她睡着后柔美的侧脸出了神。

到底是梦见了什么,她才能这么温柔地喊出他的名字。

墨谦刑想的太出神,全然没有注意到车上那张慢慢变得凶狠厉贽的脸。

林雨柔看着墨谦刑满脸的柔情,手指掐紧皮座,不一会儿,就被她掐了一个洞。

像是突然做了一个什么决定似的,她神情突然放松下来。

宋染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客厅里烧着壁炉。

十一安静地躺在脚边,厨房传来王妈做饭的声音。

“宋小姐,你醒了呀!来,刚好晚餐准备好了,”宋染微微扯了一下嘴角,勉强笑了一下。

要是有钱医治母亲的病,就这样和王妈,十一生活着也挺好。宋染心里暗自想着,王妈刚刚在厨房忙碌的身影给了她一丝温暖。

“呦,情妇的日子过得挺滋润的嘛,”饭还未入口,林雨柔便扭着身子进来了。

宋染装作没听见,继续扒着碗里的饭。

“请柬你应该已经收到了吧,也得亏你有脸继续留在这里,要是我,早就跳进黄浦江了。”

宋染依旧没搭理她,叫王妈倒了杯水。

“你聋了吗?你现在是个什么货色,还敢这个态度,”林雨柔对宋染视而不见的态度十分不满,气急败坏地又想甩宋染一巴掌。

还未到跟前,一直安静坐着的十一突然扑咬上来。林雨柔吓得哇哇大叫,却没有人上前阻止。

“王妈!王妈”

“林小姐,你等等,我去找管家。”

看着王妈跑开,林雨柔瞬间崩溃了。她今天穿了一身黑色长裙,现在裙边已经被十一撕咬成碎片了。

“十一,”宋染害怕林雨柔伤害到狗狗,将十一叫过来护在了身后。

平时千姿百媚的林大小姐,此刻被一条狗吓得躺倒在地,宋染忽然上前用尽全力甩了她一耳光。

“这是还给你的,”说完宋染头也不回地上楼了。

“宋染,你站住。”

林雨柔猛地起身,紧紧攥住宋染的手腕。

宋染正准备挣脱,林雨柔却忽然自己松开,向楼梯口的方向倒下去

“雨柔!”墨谦刑焦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宋染望着倒下的林雨柔,她默不作声,忽然想到,刚才还林雨柔那一巴掌真是做的太对了!不然真是对不起林雨柔现在如此卖力的表演!

紧接着,她便眼睁睁看着墨谦刑抱着林雨柔当着她的面,急冲冲的让司机开车去医院。

随后,宋染收到了来自于他的命令。

让她去医院照顾林雨柔,好好赎罪。

她有什么罪?

宋染冷笑一声,司机打开车门,示意她上车,别让墨总久等。

宋染面无表情的坐上车,过了半个小时后,车才在医院门口缓缓停下。

车门打开,入眼一座气派十足的高楼,一个只有贵族才能进的私人医院。

宋染在四个保镖的监视下走进大厅,以前作为宋家大小姐世面也是见过不少的。

但这医院建成古风古色的倒是第一次见,从外面看是一座现代化的繁华大厦。

进了里面却是复古的装饰,扶栏是梨花木雕刻而成的,走廊上的灯是以国画绘制的纸灯笼。

就连地板都是棠木制成的,周围散发着淡淡的檀木香,走廊幽深曲折,一眼望去,不知到哪里是尽头

设计这栋楼的人一定颇有心机城府,只是给林雨柔住,真是可惜了,宋染正暗想着。

身旁的人为她推开了门,第一眼看到的是林雨柔,然后是坐在床边一言不发的墨谦刑。

“你就是把我们雨柔推下楼的小贱人?”病房内陡然传来尖细的嗓音,十分刺耳。

宋染打量了一下,是一个身材肥胖,面相圆润的妇人。

穿了一身白底红花的旗袍,腰上的肉随着她说话的频率颤动着,脖子上带了一串三层项链,十个手指都戴满了戒指。

金的,银的,翡翠的,浑身珠光宝气。

“妈,你不要怪她,她也不是故意的,”林雨柔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委屈得不行。

“不是故意的?你腿都折了!要是故意的,那你岂不是……看我不打死这个小贱人!”妇人说着推搡了宋染一下,扬起的巴掌刚要落下。

“好了,别闹了!”又是一道声音插入。

声音不怒自威,宋染循声望去,是一个带着金边眼镜,头发花白的的老者,他说话的时候眼睛没有望向任何人,声音明明不大,却足以让在场的每个人听见。

妇人的手硬生生停在半空中。

林雨柔开始小声啜泣,撅着嘴说,“爸妈,我真的没事的”

一直默不作声的墨谦刑突然起身,走到老者面前。

“林伯父,人已经在这了,如果她照顾不好雨柔,我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的,”说着瞥了一眼宋染。

老者拄着拐杖缓缓起身,“雨柔我看过了,没什么大问题,我没空理会这些个破事儿,你们自己注意分寸,”而后径自走出了门。

一旁的妇人着急地跟了出去,走到宋染跟前还不忘指着她的脑门骂骂咧咧。

“宋染,愣在那干嘛,还不过来伺候本小姐。”门一关上,原本乖巧可人的林雨柔立马变得张牙舞爪。

宋染不吭声,眼睛直直地盯着墨谦刑。

墨谦刑眼神有些闪烁,却仍开了口,“过来吧。”

果然,不该对他抱有希翼。

宋染径自走到林雨柔的床前,嫣然一笑,“没想到林小姐还有这么好的演技,没有涉足演艺圈真是屈才呢。”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嫉妒我和谦刑要结婚,把我推下楼,心思歹毒,没送你进去坐牢,都是我心慈手软!”

“哦?是吗,我倒巴不得林小姐把我送进去坐牢呢,”宋染笑容越发灿烂了,眼里却没有丝毫的笑意。

宋染本就长得极美,不笑的时候清冷温婉,一笑起来却明媚张扬,十分吸引人。

林雨柔看她笑起来的样子看楞了。

一时语塞,反应过来后扯着墨谦刑的袖子捏着嗓子嗲声道:“谦刑,你看她,毫无悔改之意,我就说应该剁掉她的手,让她长长记性,你非说让她来照顾我抵罪!”

墨谦刑拿开林雨柔扯着自己衣角的手,退后一步才开口,“你受伤了,应该静养,不要在惹是生非了。”

接着又走到宋染身边,俯身凑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有事打电话”,说完就拿起电话走出了房门。

林雨柔看见墨谦刑对宋染如此亲密,恨得牙根直痒。

等到墨谦刑出了房门,林雨柔立马将“受伤”的腿放了下来,拿起桌子上的果盘里的梨,对宋染命令道,“去,给我洗个葡萄。”

宋染嘴角一勾,嘲讽了句,“怎么,在我面前连装都懒得装吗?”

林雨柔却冷哼一声,“反正谦刑只相信我,有什么办法呢?你只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玩物”

宋染突然觉得心里堵得慌,是啊,墨谦刑从未问过她真相,林雨柔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罢了,由他们去吧。

《总裁的逃爱婚妻》第19章 染染,等我

云天大厦里,墨谦刑撑着头,一手拿着一直钢笔在桌子上敲打着,干净透亮的会议桌映照着他俊朗的脸。只是这张俊朗的脸,眉头却皱得很深。

他知道林雨柔是自己摔下去的,更知道宋染是无辜的,只是他现在并不敢对林氏集团出手,林朗城是一只老谋深算的狐狸,他没有十足的把握与他抗衡。

所以当林雨柔提出要砍掉宋染的手泄愤时,墨谦刑只能退而求其次地委屈宋染去医院照顾林雨柔。

“墨总?”墨谦刑在暮云的提醒下回过神来。

“X项目我会亲自跟进,其他事情暮云你处理一下,”墨谦刑侧头示意助理上前。

暮云在他身边呆了三年,做事十分周到,深得墨谦刑信任。

一旁的留着利落短发的暮云接过墨谦刑手里的文件,点头答应。

墨谦刑快步走出会议室,众人大气也不敢出。

他知道林雨柔骄纵蛮横,深怕他欺负宋染。于是不过离开了两个小时,便又回到了医院。

病房里,林雨柔碍于自己正在医院,不敢暴露自己的假受伤,便只能对宋染冷嘲热讽。一会儿叫她倒杯水,一会儿叫她削个梨。

宋染不想多生事端,也都一一做了。

宋染在医院只待了三天,每次林雨柔要对她不利的时候,墨谦刑或者他的助理暮云总会及时地出现,三番两次之后,林雨柔觉得没意思,自己要求出院了。

回到墨家,宋染立马关上房门睡了一天一夜。

在医院里,林雨柔为了折磨她,半夜里每隔半小时就叫她起来倒水,她已经困得眼球布满红血丝了。

黑暗中,男人修长的手指温柔地抚摸着宋染的头,月色惨淡,依稀可见男人的深邃的眼眸也布满红血丝。

“谦刑……”睡着的宋染又开始呢喃着他的名字。男人眼中的柔情更甚,轻轻掀开被子钻进被窝,挨着宋染躺下了。

宋染醒来觉得神清气爽,只是右边胳膊酸痛,依稀感觉晚上有东西压着她,她未曾细想,只当是睡久了痲了而已。

倒是肚子一天一夜没吃,饿的很,正准备去厨房找点东西垫垫肚子,正好遇见王妈正在准备午饭。

宋染捻起一块午餐肉往嘴里送。

王妈笑眯眯地说道:“宋小姐慢点吃,多得是,对了,墨先生让我转告你,他要出差一段时间。”

“噢,”宋染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她早就习惯墨谦刑忽然的人间蒸发了。

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宋染看王妈在忙,跑过去接起了电话。

“宋染,谦刑出事了,快!你快过来”

宋染还未开口,电话里就传来林雨柔带着哭腔的声音,宋染一瞬间大脑呆滞,慌了神。

出事?墨谦刑出什么事了?他能出什么事?

宋染冲出家门,墨家的司机刚好不在,她跑了好长一段路才打到的士。

林雨柔在电话里并未说清出了什么事,只是一直喊着叫宋染快来,她视自己为眼中钉肉中刺,但对墨谦刑至少是真情实意的,因此宋染丝毫未怀疑林雨柔话语的真实性。

宋染打车去机场,她心里焦急如焚,想着能赶上下一趟去找墨谦刑的航班。

的士开出两公里左右,宋染的身子重重地倒在车座上,昏迷前她才察觉车上有浓重的异香。

然而一切都为时已晚。

驾驶位上的司机看着倒下的宋染,拨通了一个电话。

“林小姐,一切顺利!”

宋染醒来时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废弃的平房里,周围密布着蜘蛛网,窗户破旧不堪,呼呼地逛着冷风。两米开外的地方有一个刚熄灭的火堆。

她的头疼痛欲裂,好像一把电钻在里面搅合,浑身无力。

宋染试着呼喊:“有人吗?”

可惜无人应答,只有外面的乌鸦凄厉地叫了几声。

嘴唇已经干裂出血,宋染昏昏沉沉地又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她发现自己被戴上了眼罩,周围一片漆黑。下午熄灭的火堆好像又重新烧了起来,隐隐可以看见火光。

“是谁派你来的?”宋染一张口,发现自己声音沙哑干涩。

不远处的人起身走到宋染身边蹲下,一根手指戏谑地挑起宋染的下巴。

“小美人,你这是得罪了谁呀,人家让我怎么开心怎么来呢?”那人穿着一身皮衣皮裤,右脸一条刀疤由眼角延至颧骨下方。

此刻看着宋染绝美的脸蛋,眼神是无尽的贪婪。说着,肥厚的嘴唇就要往宋染脸上凑。

宋染朝他啐了一口唾沫。

男人恼羞成怒,扬起手重重地给了宋染一巴掌。

“你个贱人,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不知道小爷的厉害!”说完开始拉扯宋染的衣服。

宋染身上突然响起一阵铃声,男人从她衣服口袋摸出一个手机。晦气地啐了一口唾沫,挂掉电话,关机,将手机扔到远处,接着撕扯宋染的衣服。

又一阵铃声响起,男人骂骂咧咧地从自己的裤兜里拿出手机。一看到来电号码,立马捂着电话,哈腰眯眼地出去了。

大约过了十分钟,男人气恼地踢了一脚宋染身旁的木棍。

“算你走运!”

接着用布条塞住宋染的嘴,往外面走去。

宋染双手被绑,不能动弹,眼泪突然开始大滴大滴地掉落,她想到病床上的母亲,如果她死了,母亲怎么办,她连母亲最后一眼都可能见不到了。

她不知道怎么办,看样子自己是被关在荒山野岭了,宋染绝望地闭上眼。

却不由想到了墨谦刑,如果她死了,能消弭他心中对她的恨吗?

还是说,她死了,他仍旧会恨她。

宋染突然很想见到他……哪怕只是最后一面。

与此同时,灯火辉煌的机场VIP休息室内,墨谦刑不停地拨打着宋染的电话,她从不会拒接自己的电话。

刚刚拒接后,再打过去,她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墨谦刑心里有隐隐的不安,打开随身携带的电脑,发现宋染的定位在荒郊野外。

自从上次逃跑事件后,墨谦刑在宋染手机里安装了一个追踪定位器。只要追踪器没有被毁,哪怕手机关机,也能够查询到宋染的定位。

“啪!”的一声关掉了电脑,墨谦刑立马叫暮云买了回国的机票。

“可是,墨总,这次的会议非比寻常!”

“没什么可是的,快去订票。”

“是!”

回国的飞机上,墨谦刑心急如焚,他已经叫司慕帮忙找人了。

只是晚找到宋染一分钟,她就多一份危险。

想到这,墨谦刑巴不得自己长了翅膀飞过去。

“染染,等我。”墨谦刑心里默念着。

关于墨谦刑宋染的小说《总裁的逃爱婚妻》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总裁的逃爱婚妻》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微信小说大全-银鱼文学网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大全,在线阅读免费网络小说,银鱼文学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2-2020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