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鱼文学网

当前位置:银鱼文学网

主角叫叶从容梁长乐的小说是《邪王的铁血王妃》

发布时间:2020-05-22 15:53:45来源:wyy作者:墨涵元宝

主角叫叶从容梁长乐的小说是《邪王的铁血王妃》

邪王的铁血王妃叶从容梁长乐

《邪王的铁血王妃》第14章心悦君兮君不知

“那公子却十分嫌弃小兔……啊,不要啊!多美好的故事啊!”捧着心说这话的都是年少的女孩子们。

“最后一幅,最后一幅……”众人急切的等着最后一幅画旋转到他们这边,“兔子等了一段时间,回头看着那公子,它前头是山林,后头是公子……它这是要离开公子,回归山林?还是彻底放弃山林、放弃自由,要跟着公子啊?”

场面一时间安静下来。

慕容景安面色沉敛,不辩喜怒的看着梁长乐。

气氛渐渐古怪。

有年纪小的低声说,“咦,这故事画得好像顾小姐和世子爷啊?”

话一说破,慕容景安脸上就有了愠色。

“这叫走马琉璃灯,灯罩不是冰,是用一种特殊的泥,以独特的配方和火候,烧制出来的,与烧制陶瓷器有些类似。灯罩是我自己烧制的,为了调配出这个透亮的配方,我花了一年半的时间。

灯罩上的画,是我自己画上去的,颜料想要在琉璃上显色好,并且耐热,要保证灯点起来之后,画不会花,颜料也要特质。调配颜料,我又试作了半年。

我不知道这东西值多少钱,它只是泥,颜料,烧制,绘画而成。但这个礼物却倾注了我全部的心血。小兔很憨傻,它只晓得自己的心意,却不晓得,本不是一类人,自己的心意可能无形中,成了别人的拖累。它只想,倾尽全力去喜欢,倾尽全力做自己能做的。哪怕最终,她仍旧不过是一直愚蠢的兔子,至少,这一生没有遗憾了。”

梁长乐说着,不由闭上了眼睛。

有一抹晶莹剔透的光,顺着她眼角脸颊倏而滑落,犹如流星。

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内心忽起波澜,许许多多的情绪充斥着她,澎湃、悸动、兴奋……最后归于平静。

这些话,是原主的心声。

原主没有机会,没有勇气讲出的,她替她讲出来了。

冥冥之中,她似乎听到原主轻轻的对她说了声“谢谢……”

她感觉到平静,感觉到原主彻底离开了这副身体。

顾子念的身体,彻底属于她了。

梁长乐睁开眼,愕然发现,场面安静极了。

所有人,都以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她,有崇拜的,有欣赏的,有惋惜的……唯独少了先前的奚落嘲讽。

甚至女孩子们看她的目光都和善了许多,甚至有种惺惺相惜之感。

“这才是无价的礼物呢!还能有什么礼物,比这更用心,更真诚吗?”感性的女孩子说。

“顾小姐,你能教我这琉璃怎么烧制吗?”

“顾姐姐,你的工笔画真好!比学院里的工笔画老师画的还细腻传神,你能教我吗?”

梁长乐一下子被围在当中,众人热切询问,仿佛众星拱月。

慕容景安正要收起那礼物,不知谁眼尖,忽然叫了声,“灯座下头有字。”

众人凑上来看,“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哇……”女孩子们齐齐叫了一声。

若没有前头“蠢萌兔”的故事,这诗句放在这里,就太放浪了。

但配着灯罩上画的“人与兔”,却叫人只剩唏嘘。

慕容景安脸色不好,他可没忘,这句诗的前头两句正是:“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译作:“承蒙王子看得起,不因为我是舟子的身份而嫌弃我,责骂我。心绪纷乱不止啊,因为我知道他居然是王子。”

这是讽刺他嫌弃她吗?

慕容景安收下礼物,吹了灯,又塞回盒子里。

好几个人都缠着他,想玩儿那灯,众人没见过像冰一样透亮的灯罩,可况灯罩还会自动旋转,上头更有精美的画……这样的稀罕玩意,寻遍整个京城也没有。

慕容景安却沉着脸,一言不发的拒绝。

他是面瘫脸,众人讨不到好,只好悻悻的散了。

郁芸菲却拉着慕容廷找到梁长乐,“你送给景安的灯真的好漂亮,我好喜欢呐!”

“谢谢。”梁长乐客气笑笑。

“你能再做一个送给我吗?多少钱都行,我真的太喜欢了。”郁芸菲双手合十,哀求的模样娇俏可爱。

梁长乐瞟了一眼站在她身边的慕容廷。

慕容廷却把脸别向一旁,似乎不太爽。

“齐王门客中,不乏能工巧匠,且齐王辖制下的玄机阁,什么机括都能做,一个走马琉璃灯,不是问题。”梁长乐把事儿推回给慕容廷。

他自己的女人,干嘛要她哄?

郁芸菲撅了撅嘴,“玄机阁的工匠都是男人,做出来的东西冰冷肃杀,先前给我做的贴身精弩,杀气很重,一点儿也不温情。他们哪有顾小姐你做的这么精致可爱呢?”

梁长乐笑笑,“郁小姐谬赞。”

“看来是我的要求太过分了……那毕竟是顾小姐为一见钟情的世子做的。”郁芸菲轻叹了一声。

慕容廷的目光扫回梁长乐脸上,犀利的眸光,犹如夹着刀片,刮得她面颊生疼。

“女学课业繁重,你想要,叫玄机阁仿一个。”慕容廷轻声安抚道。

郁芸菲抿嘴轻笑,“原来顾小姐在女学,那是没有时间了。”

她一副十分遗憾的样子。

慕容廷劝她去尝尝芙蓉园大厨做的月饼,以及各家送来的礼饼。

她乖巧去了。

慕容廷却抬脚靠近梁长乐,“心悦君兮君不知,嗯?”

慕容廷身上的威严压力太重,梁长乐被迫后退。

她干笑两声,“小女仰慕世子,又不是什么秘密。”

慕容廷冷哼,低声道:“用计逼迫人,也敢说自己倾尽全力去喜欢?说自己用心用情?”

他以为女孩子总该有点儿汗颜了,却见她一脸坦然,“那也是两厢情愿,小女从未做危害世子之事。”

慕容廷微微皱眉……细究起来,她真的没碍着他什么。凭她、以及她那捐官的父亲,也算计不了燕王府。

但他,怎么就这么不爽呢?

“最好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他冷脸警告。

梁长乐福了福身,“小女不敢。”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微信小说大全-银鱼文学网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大全,在线阅读免费网络小说,银鱼文学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2-2020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