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鱼文学网

当前位置:银鱼文学网

作者是许九汐的小说是《独尊医妃要和离》

发布时间:2020-05-22 16:02:11来源:wyy作者:许九汐

作者是许九汐的小说是《独尊医妃要和离》

独尊医妃要和离白引歌夜煌

《独尊医妃要和离》第15章着急送死,送她一程

他接触过平儿,知道平儿现在的状况,便于她下判断到底要不要冒险进去抢救。

楚焰在黑暗中朝天翻了个白眼,又来了,想在他面前表现,让他转告他们家王爷,做梦!

“王妃,你说了只是看着,等御医来,旁的事不可做。”

他没有出手的意思,甚至伸出一只手拦在白引歌的面前,挡住她的去路。

“我是想救人!”

白引歌严肃的回道,想绕开,楚焰如影随形的横在她面前,“王妃可想清楚了,如今进去,没有王爷在,沐王一刀劈了你是你自找的,与人无尤。”

罗大夫已经走近月洞门,白引歌不客气的回怼他,“你家王爷在,我才死的更快,我的命我自己负责,你让开!”

她见温和的请求没用,态度斗转,强硬如铁。

白引歌逼近,楚焰退开,她一度以为楚焰欺软怕硬,没注意到身后悄然靠近的巨大危险。

“这么着急送死,不如本王送你一程?”

夜煌冷飕飕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白引歌惊诧的回头,看见他就立在身后,身旁跟着个穿着朝服挎着医药箱的人,应当是御医。

“就是这里,你先进去。”

指了指门,夜煌让太医进门救人。

白引歌震惊的无以复加,小嘴微喔,一度以为自己产幻。他是长翅膀了还是会日行千里,这么快就把太医找来了……

“参见皇后娘娘。”

一旁的楚焰忽然跪下,目光看向不远处,有两个宫女提着灯在前面照明,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款步而来。

离得近了,白引歌这才看清一国之母,年纪约三十五左右,穿着绛紫色绣金凤的便服,发髻拢成祥云髻,头戴纯金凤凰头饰,点缀宝石,耳着剔透琉璃珠。

一张鹅蛋脸媚而不妖,莲步微动风情无限,又透着皇后的威仪。

此刻她柳眉微蹙,眉宇间氤着一股淡淡的哀愁。

“齐王,怎么忽然停下了?”

之前夜煌拉着太医恨不能飞跃而去,如今突然驻足,皇后心有疑惑。

走到跟前,看到福身行礼的白引歌,皇后摊手让她平身,“齐王妃也在,小世子情况如何了?”

她似一点也不知道平山别院发生的事,对白引歌和颜悦色。

“回母后,小世子……”

白引歌醒悟过来,定是夜煌出门就遇到了带着太医来的皇后,才能这么快折返。

她恭敬的回话,刚起了个头,夜煌就冷冷的将她打断,“母后还是亲自去看看吧,母后最疼平儿,有您在他会好很多。”

皇后闻言,眼泛泪花,“本宫可怜的平儿……”

她声音哽咽的迈脚进门,带着一行宫人离开,把偌大的空间让给夜煌和白引歌。

“太医已至,你已毫无用处。”

夜煌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冰冷,好似她是苍蝇臭虫,一看到就恶心,迫不及待的让她滚蛋。

白引歌微微昂头,迎着他阴鸷的目光回道,“再呆一会儿,确定平儿无恙,我就……”

情况危急,大夫扎针都不见醒,若太医也束手无策,平儿就真的危险了!

“本王看你是幸灾乐祸,想亲眼看着仇人的儿子咽气!”

夜煌见皇后身边的贴身随侍疾步走出,他眉宇间凝了一层寒霜,低吼,“滚!本王不想再说一遍!”

白引歌的身子颤了颤,那一瞬,她以为夜煌会出手打她。

“楚焰,把她绑回去,囚于翩兰殿,不得给她送吃喝!”

夜煌愤怒的一甩宽大袖袍,大步流星的跨入月洞门。

白引歌心有余悸的深呼吸两口,表情微愠的望着他转角便消失的背影,这是间歇性发疯症?

前一秒都还蛮正常的,下一秒就狂躁如疯……

“狗”字还在心头涤荡,一门之隔的院子里传来太监吊着嗓子的喊声:“齐王殿下,请等一等,皇后娘娘宣召齐王妃,还请她跟老奴走一趟。”

白引歌心一紧,皇后点名找她,是知道了她医者身份……还是从沐王那听说了什么,要找她问罪?

直觉是后者。

“不巧,她惹了本王,本王已让楚焰将她带回去处罚。”

夜煌淡淡的回了一句,态度倨傲。

白引歌顿时大气也不敢喘,蹑手蹑脚快速离开,楚焰不声不响的双手抱着剑跟在她身后,没走两步,身后传来太监惊喜的声音。

“这不是还没走远,齐王妃,皇后娘娘有请。”

苏公公是个人精,小跑着追了出来,看到白引歌在对面的长廊上,窃喜的嚎了一嗓子。

她心咯噔一下跳漏一拍,躲不过了。

“是。”

淡淡的应下,白引歌折返回来,进院子的时候,夜煌还站在原地,看到她,眸光寒冷的似乎能将她冻成冰人。

白引歌顶着巨大的威压,轻挪小碎步,一点点的接近内殿。

不是她不想走,是没能走成功。

“平儿,平儿你怎么样了?你别吓父王啊,你一定要好起来……太医,太医你快下药啊,平儿又溢血了,止都止不住……”

甫一走到正殿门口,沐王歇斯底里的吼叫声刺破她的耳膜,字字泣血。

“沐王爷,老臣,老臣已经喂了护心丹,按理说应该会好很多的。现下到底是怎么回事,老臣需得同张御医和秦御医会诊……”

白引歌一听,会诊,那就是没办法治了?

情况已然十万火急,她眉头一皱,径直越过苏公公和夜煌,着急的朝屏风后跑去。

脚刚一动,夜煌从后面拽住她的手,眸色深沉似海,语气严肃,“有太医在,不需要你逞能!”

白引歌生气的甩开他的手,现在的情况,就像是危重患者到了picu,家属不明白事情严重性,非要拉着她说医生讹钱一样令人火大。

“夜煌,血不快点止住,他会死!死于创伤性失血过多,死于她母亲的愚昧无知,你也是间接害他的凶手!你要是不想他出事,尽全力护住我,我定会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侄子!”

此刻,皇后找她到底是问罪还是如何,她进去后沐王会不会再砍她,都不在她的担忧范围。

病人垂危,就像她死之前在战场,身边满是流弹,她都无所畏惧坚持做完了抢救手术。

夜煌被她眼里的坚毅和浑身散发的正气之气感染,拉着她的手松了一下复又攥紧。

“白引歌,我信你一次!”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微信小说大全-银鱼文学网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大全,在线阅读免费网络小说,银鱼文学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2-2020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