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鱼文学网

当前位置:银鱼文学网

头条推荐聂雨凝邵骏豪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5 09:35:02来源:WXB作者:雨晴

头条推荐聂雨凝邵骏豪在线阅读

谁许婚长情难忘聂雨凝邵骏豪

《谁许婚长情难忘》第8章 你要跟我走

小司杰知道自己的姐姐只有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时候才会这样对他发狠。

便抱着聂雨凝的头,小手揉着她的脑袋,安抚道,“你傻啊,要是我不姓云,怎么可能是你弟弟?我是你同父同母的亲弟弟,这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事实,云聂雨凝,虽然我一直都嫌弃你的名字太俗气,配不上我的名字,但我也只能认了……”

聂雨凝推开小司杰,作出一副凶相,“云司杰!你就是欠揍!”

……

周一,聂雨凝的脚穿平跟皮鞋已经没有问题了,送了小司杰去学校,晚上便又去绝代佳人上班,这次她给自己下了一个决心……

依旧是服务生的制服,将头发扎了个马尾,今天她特意洒了些香水,有些淡淡的you惑。

被闵子凯叫进单独包间的时候,聂雨凝没有如前两次遇见时的慌乱,像是意料之中一般,她只是略含风情的软声问,“闵少,你就这么喜欢和前未婚妻纠缠不清?”

“聂雨凝,我们在一起吧,别再拿些不相干的人来气我了。”

那拥抱像是对方渴望以久的渲泄,那吻只是代表情不自禁,他太过专注。

她心底的情愫依旧还存在,眼前依稀是纯如荷莲一般的童年,少年。那些日日夜夜,都渴望做他的新娘。

聂雨凝被闵子凯搂在怀里,她感受到他的热情和深情,只能顺着他失神的回应他的吻,好一阵,才呼吸急促的挣开他,“我要你帮我,你肯吗?”

闵子凯的声音突然微微一冷,蹙眉,“云叔叔?”

聂雨凝自然不会提父亲,闵家当时就是怕惹上云家才退的婚,“不是,我弟弟。袁世昌没有办法生育,我XY要上法庭抢司杰的抚养权,我已经没有爸爸,不能再没有弟弟。”

这时候的哽咽,并非伪装,闵子凯为之动容,宠溺的抚着她的发,“聂雨凝,别担心,这两天,我给你注册一个公司,你当法人代表,公司的业务我让人拨给你做,下游的供货商我也会给你找好,这样你有了稳定的小事业和收入,这个官司就能赢。而且,我也不想你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上班。”

聂雨凝听得一愣一愣,就这么简单?

他的意思是给她开一个皮包公司?她只是中间倒货赚钱?

在闵子凯那里,她不敢期望太多,那两天在家里,她做过太多思想斗争,自己到底倔个什么劲,好多次,她去求人办事,有些人一把年纪都可以当她爸爸了,还看着她吞口水,她就是把尊严看得太贵重。

可是半年前,还不是被邵骏豪给强了?

遇到邵骏豪过后,还不是死气八赖的求着他带她出巷子?

到现在如果她还自命清高,以为自己还是那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豪门千金,那就大错特错了。

“聂雨凝,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好。”聂雨凝明白他口中的在一起,一定没有婚姻,可她还是答应了。“但是我有个条件。”

闵子凯将下巴放在聂雨凝的发顶,轻轻抚拭,“嗯,你说,我能做到的,都答应你。”

“我要司杰的抚养权真正归我那天,我才跟你在一起,在这之前,你不能碰我。”

闵子凯这才从恍惚中回神,心口处莫名的疼痛,他握住聂雨凝的肩,往外推了推,细细的看着她。对,她不相信他,她在利用他,她在跟他交易!

他深深吸一口气,吐出来,是颤颤的声音,“好,我答应你。”

聂雨凝又加一句,“一切都没有落定之前,我还是要在这里上班。”

闵子凯握着拳,答应,“好!”

然而两天后,聂雨凝没有等来闵子凯的皮包公司,而是在她的出租屋等来了他的母亲,闵太太。

闵太太端庄贵气,并不愿意进聂雨凝的屋子,她说话的方式,温柔大方,“聂雨凝,我说几句就走。”

“阿姨,你说。”聂雨凝礼貌的喊了一声,并不强求对方进屋。

“聂雨凝,你别怪阿姨多事,你知道子凯这孩子,就是心软,他是一心的想让你过得好点,所以挖空心思给你奔波。可你也知道,你爸爸的事情,牵扯到官场的利益,而我们闵家,站在另一派支.那边,没办法动身,这各中利益,当年你就明白的。”

聂雨凝吸了口气,听着闵太太继续说,“若是当年我们不把他弄出国,他闹出来的事,足可以让我们闵家成为第二个云家,聂雨凝,你们从小一起长大,也是青梅竹马。他现在好不容易懂事,也答应过以后不管云家的事,我们才让他回来。闵家这两年也很不容易,你就当看在子凯从小到大一心一意为你护你的份上,放过他,也放过闵家,好不好?”

聂雨凝抿着嘴,眨着有些微红的眼睛,然后笑了笑,“阿姨,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聂雨凝!”

“阿姨,我不会再找子凯,你放心。”

“谢谢你,聂雨凝。”闵太太刚一转身,又回过头来,眸有难色道,“聂雨凝,别跟子凯说我来过,行吗?”

“嗯。”聂雨凝点头,目送闵太太离开,关上门。

一反身,贴在门上,人,缓缓下落,瘫坐在地上,她不是一个合格的坏女人,虽然前几天,她还发誓做一个坏女人。

可是听到闵太太说,“看在子凯从小到大一心一意为你护你的份上,放过他。”的时候,心便硬不起来。

软弱了。

以前父亲是山,她和弟弟都靠着,如今山没了,她又没能力让弟弟靠。

所以,她要找一个靠山,一个强有力的靠山,一个别人看到都会给几分薄面的靠山,刻不容缓。

她若早些明白该有多好。她有一些资本,明明可以利用,却看得过于宝贵,邵骏豪说过,你脱光衣服爬上男人床拍艳照的时候,不下流?你用那些下三滥陷害人的手段的时候,不下流?

她下流,她小小年纪就学会给人下幻.药,拍下艳照想去威胁人,被人强.暴,那是报应。

她下流,利用子凯对她的感情,想得弟弟的抚养权跟他谈交易,被闵太太找上门让她远离他,那也是报应。

她觉得此时的自己,就是典型的当了婊.子,却还想给自己立牌坊的人。

牌坊?她不要!

拿出手机,拨出一串号码,那边等了好一阵才接通,站起来,慢慢跟电话里的人说话,交待完了,才挂了电话。

聂雨凝站在陈旧的阳台上,墙上的涂料有些地方都已经剥落,看得到里面含沙的水泥。

那些斑剥的墙壁上倒映出过去奢华的生活,形成鲜明的对比,她不奢望要像过去一样大富大贵,她只是想,一家人在一起。

靠山!

她一定要找一个靠山!

哪怕世人都骂她,“你这个婊.子!”,她也一定找一个靠山!

夜里的绝代佳人忙碌却又井然有序。

聂雨凝开始精致的打扮自己,不再只是走过场似的工作要求的薄妆,会细描眼线,会选相对较显眼的唇油,会将眼睫毛用睫毛膏刷得根根分明。

她每每娉娉婷婷端着托盘去送酒,那份与夜场上班的女孩身上截然不同的气质,都会吸引众多目光。

她知道跟闵子凯说了断绝关系,并把他的电话设到了黑名单,他一定会到这个地方来找自己,躲得过就躲,万一是躲不过,也怨不得她,总不能让她辞了这份高收入的临时工作吧?

饶是早有预料,但当送完酒看到闵子凯在向别的侍应生打听她的时候,她还是心率不稳。

虽然清楚,却并不明亮的夜场灯光中,闵子凯似乎感觉到了聂雨凝的存在一般,一个转身,吓得聂雨凝拔腿就跑。

就近的包间是“昭君”,她知道今天那里没人,因为这间包间的“公主”还没有接到开工通知。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微信小说大全-银鱼文学网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大全,在线阅读免费网络小说,银鱼文学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2-2020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