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鱼文学网

当前位置:银鱼文学网

一代相师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6 09:18:04来源:WXB作者:兔酒

一代相师在线阅读

一代相师苏措弋

《一代相师》第7章:回忆

章岂尧篇(上)

这里是我的祖宅。

我在这生活二十余年,和太爷爷学习擒鬼。太爷爷章祖显是当时有名的擒鬼道士。许多达官贵人请太爷爷去宅中驱鬼祈福,我也时常跟去。

一日,太爷爷在院中画着卦,喊我至跟前,“岂尧,你看这是哪卦。”“艮下坤上,谓谦卦。”我低眉答道。“正是。虽为擒鬼世家,但切记不可违天道。本事在身莫不能过于显露。”太爷爷又低头画了画,“恶鬼虽恶,但终究敌不过人心。我只是一介捉鬼之人,何来逆道一说。”我不懂,想再问太爷爷却缄默。

好景不长,我家原本做的批发生意日益惨淡,也鲜有人来找我太爷爷捉鬼看风水。街上人都议论,因为章家得罪的鬼神太多才遭此报应。我原本与齐家三小姐有婚约,此时也被拖延。齐家当家见我家逐日落魄,便要取消婚约。齐家三小姐哭着喊着不同意,于是被她父亲禁足在家。一天晚上三小姐逃出齐家来找我,却不慎跌入水中,被救起时已没了呼吸 。

齐家更有借口打压章家。一来二去的折腾,章家彻底垮了。齐家仍不满足,夜半时分放火烧了章家。这个时候我才懂太爷爷说的,人心比恶鬼更可怕。章家上下数十口人,一夜之间全没了。我因年轻并且有修道在身,魂魄仍留。可是我却发现一件怪事。章家的废墟中不见我的尸体。

魂魄没了去处,只好游荡,虽说游荡,但我从未离开这个地方。目睹了这片废墟变成新宅子,目睹了一代代人出生老去。我尝试去找齐家报仇,无奈修道不精,而齐家暗中炼小鬼,戾气极重的小鬼我根本应付不来。时间越长,我对齐家的怨恨也越大。我修炼多年欲再找齐家,却被一名道士破了计划。

一富商想要承包此地。来看地时带着一名风水师。风水师一眼就看到了我。但他并没有表露太多,仍不露声色地和富商谈论这块地。待富商走后,他唤我道,“百年未到的鬼魂却有如此大的念力,你到底是什么身份。”“擒鬼道士章岂尧。”他呵呵一笑,“擒鬼道士变成了魂魄?可笑可笑。”我大怒,“你不知内情有何可笑!”“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是好是坏,你身上的戾气怨念太重,今天遇到我便是你的不幸。”“我没害过人,你有什么理由对付我?”风水师捋捋胡须,“捉鬼需要理由?”

我愣神。没有错,太爷爷擒鬼不管对方是正是邪,只要是鬼一并擒拿。在我走神的时候风水师对我出手了。我嗤笑,不过区区一介风水师,怎敌得过我。

是我太轻敌。不知他用了什么招数把我镇的死死的。“念你是擒鬼道士,我不收你。将你禁在此屋中自生自灭。”我垂了垂眼,“你难道不是风水师?”

“年轻人,老夫王文傅。你记得青峰观便好。”“呵。年轻人。”风水师盘腿坐在我面前,仔细地打量着我,随后掐指算了算,“你是否有什么羁绊?”我冷哼一声,“我都要自生自灭了还谈什么羁绊?”“毕竟我们同道中人。我只是怕你哪天怨气化戾你控制不了伤及无辜才将你镇在此处。你若日后遇见有缘人,也不是不可解救你。”

我沉默。王文傅见我不说话,便起身甩甩长袍,转身走了。

没过几天,王文傅带来一行人,将这屋子重新装修,以忌犯忌,将我困在这。富商说,“大师,这么大一宅子真的就不能住人了?我能不能把这拆了重新建?”王文傅瞪了一眼,“胡闹!这块地方本是凶宅。虽是值钱宝地,但你万万不可为了财富丢了性命。”我在窗口有点恼怒,“你个臭道士,我有这么可怕吗?”

我在宅中困了几十年,不断练习修炼。我渐渐可以操控空气,使其化成阴风。而同时我也发现,我魂魄慢慢变透明,已不能接触物件。这就是王文傅的自生自灭?至此我还未遇到有缘人。周围的民宅也开始搬空,这里人气越来越少。我在屋中走着,厚重的灰尘没有因为我的踩踏而扬起,不留一丝痕迹。我开始暴躁。

章岂尧(下)

某天,院中传来一些动静。我站在窗口往楼下看。一老一少。老头淡定地指指点点,小丫头缩在一边,也在絮絮叨叨说些什么。她时不时抬头看向我这,眼中充满困惑。我有一丝奇怪的感觉。

我离开窗口退到一旁。很快我听到楼下传来开门声。我不禁冷笑,“胆子倒不小。”说罢抬起手。

楼下发出了不小的喊声。那老头功力一般,我稍微陪他打打太极便没了耐心。算了,赶紧了结了吧。我听到了小丫头紧张的声音,调子软软的带有明显的颤抖。“小女孩来冒什么险。”我只想吓吓她,但好像下手重了点。

突然,我不知触碰到了什么,灼烧感猛地袭来让我手中的风失控了,打翻了身边的桌椅。我的存在要被发现了。

这时,楼下的老头冲着上面喊。咦?青峰观。有点儿意思。莫非他就是有缘人?我又敲出几个沉闷声响,示意知道了,你们可以走了。楼下窸窸窣窣,随后是开门声,待他们出去后我将门反锁。

我再次回到窗前,看见小丫头坐在地上哭。老头在一旁束手无策。我下楼去厅堂,看见厅堂正中央摆着那个曾被我出气打翻在地的镇魂石。我一挥手,它又被掀翻在一旁。底下一枚铜钱。阴风刚接触到铜币,又是那股灼热感。我停了停手,上前看,铜币上有血渍。我伸出手,想着反正自己也碰不着,不如试试。手指接触到血迹,比之前更明显更疼痛的灼热感。我讶异地看着变为实体的身体。

当天晚上狂风大作,下起了暴雨。突然楼上传来类似于爆炸的声音。我上楼查看,顶楼的玻璃碎了。这宅子近百年了,什么风风雨雨没经历过。况且,以前用硬物砸窗户都不见得会碎。今天居然就破了。难不成,是天意?我从玻璃的破洞中伸出手,太好了,王文傅没有在窗口设结界。我从窗口出去,啧,好不适应。

没过几天,院子又是一阵嘈杂。来了五个人,之前那个小丫头也在。有趣。我不禁又想吓吓她。她丝毫不畏惧,护着身后的三个人。然后毫不慌乱地割破手指。原来是她的血。我扯了扯嘴角。

随后三个人离开了院子,其中一个人回头看向宅子,我竟有一丝熟悉感。我漫不经心操纵着风,想看看剩下两个人会怎么办。没想到用了问路。他们倒不怕恶灵?我擒鬼虽说时间不长,但凶恶至极的恶灵也是收过的。果不其然。风穴口出现了戾气极重的恶灵。我心随之一紧,还好他们反应快,暂时镇住了恶鬼。恶灵怨气越来越强,怕是撑不了多久。我使出念力,与恶鬼相抗衡,同时也受到了山鬼花钱的钳制。

待他们逃出,铜币再也受不住,随之炸裂。

小丫头果然不简单。此人应是王文傅口中的有缘人吧。我晚上跟她一路,随她回家。明明当时对付我的时候很冷静很敏捷,怎么一个人的时候怕成这幅样子?万万没想到我竟然还弄哭她了....

上一篇:妃嫁不可:暴王狂情完整版

下一篇: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微信小说大全-银鱼文学网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大全,在线阅读免费网络小说,银鱼文学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2-2020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