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鱼文学网

当前位置:银鱼文学网

倾世将军:朕的笨丫头别跑章节目录

发布时间:2020-10-16 09:24:52来源:WXB作者:云卷风舒

倾世将军:朕的笨丫头别跑章节目录

倾世将军:朕的笨丫头别跑林宛宛孟容瑾

《倾世将军:朕的笨丫头别跑》第8章

“父皇,儿臣认为,这狐臭,倒是极好治的,儿臣有一道妙方,可治狐臭。”那少年说。

竟也叫父皇?看来也是皇子了。看年纪,应该是孟容瑾的皇弟了。

再看孟容瑾,他瞥了那少年一眼,眼中明显是怒意。

“哎呀,兰曦,在皇兄面前,不得无礼。”皇后抢先回答,拿眼睛瞪着那个说话的少年,“你又懂什么?这狐臭哪里是你会治的?”

原来他就是孟兰曦。

宛宛早听说过了,这孟兰曦正是皇后的亲生儿子,也就是当今大梁的太子殿下了。

兰曦还是硬争:“母后,儿臣岂敢欺骗父皇,儿臣真的得了一妙方子,可治狐臭。”他边说边朝宛宛看来,目光中还带了点稚气未脱,“只要父皇用这个方子,治好了宛宛美人的狐臭,宛宛美人不就可以入宫,扶侍皇上了?”

皇后急了,皇后可不想凭空多出一个后宫的有力对手,“皇上,请恕臣妾教子无方,请皇上恕罪。”

皇帝见皇后与兰曦你一言我一语的,有些厌烦了,摆了摆手,说:“罢罢罢,不如听一下,在座的各位意见吧。”

宛宛真的晕线了,原本是带她过来,给她与孟容瑾赐婚的,现在竟变成了她要不要入宫的讨论会了。

这个孟容瑾可真够可怜的,挑中的王妃还要让自己的父皇抢去,宛宛不觉同情地看了孟容瑾一眼。

只有孟容瑾,独自坐在花树下,很优雅很淡定地喝着茶。

茶烟袅袅,他那俊美的脸有些迷离,他就这样淡然自若地喝着茶,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也不说话,似乎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又似乎他早就料到了这一切,而他早就想好了应付的对策,所以,根本无需担忧。

可是,似乎他孤立得很,现在的这个皇后,很明显就是包庇自己的儿子孟兰曦的。没有什么是他的。

他,能有什么办法?宛宛可不相信。

如果不是之前见识了他的厉害处,她还真以为,他现在是在装作淡定。

这时,那个臣相的女儿,李梦如轻轻一揖,说:“皇上,既然太子殿下已有良方,不如让太子殿下试下,也是好的,若是成功了,往后那些有狐臭的美人,可就有救了,若是失败了,倒也没关系,权当我们大家乐乐。”

李梦如大约十四五岁,举止端庄,说话声音柔和,很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再加上她长得也极美,就连宛宛在看到她的瞬间,也眼睛一亮。

可是孟容瑾依旧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在静静喝着茶。

李梦如的话似乎所有的人都爱听,就连一直反对的皇后也舒展了下美满,笑道:“皇上,既然梦如都这样说了,也只好让兰曦一试了。”

兰曦便揽衣起身,从宽大的衣袖中,取出一管淡黄色的膏药,由宫女接过,递上给了皇上。

“父皇,这是儿臣研究出来的。曾在宫女身上试过,但凡有狐臭的,都治好了。请父皇过目。”太子殿下兰曦喜欢研究药物,可是有名的。虽然年纪小,可是不喜欢政治,常年关在书房写药经,一身都是儒士的味道。

皇帝细看了一眼那药膏,眉毛锁了起来,“曦儿,你倒是给朕说说,怎么用这东西去除狐臭呢?”

兰曦说:“只消拿火石与这粉末接触,置于美人腋下,再点起火折子,燃着这粉末,就可除臭了。”

什么?

这个天杀的孟兰曦,不是摆明了要害她吗?

在她腋下点火,这烧着的可不是这粉末,而是她的身体!

宛宛不觉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兰曦,好一个口蜜腹剑的恶毒书生!正想站起来推辞,却见孟容瑾竟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轻轻一笑,那风采就连身边的芙蓉花都是不及:“回禀父皇,这怕这法子不适合用于宛宛身上,宛宛十分怕火,一见火就神色大变,半加晕厥。若是近了火,后果必不堪设想。”

“可是这却是救治宛宛姑娘的最好办法,难道皇兄不舍得将宛宛姑娘献上给父皇吗?”这时的兰曦一改书生的柔弱,语气藏着咄咄逼人。

孟容瑾看了宛宛一眼,也不知他哪根筋抽了,忽然上前一步,对着皇帝跪下:“父皇,宛宛姑娘关在儿臣府上已有七年,若是儿臣不娶了她,只怕于她名节不利。”

皇后根本就不希望后宫中再多一得力竞争对手,忙说:“臣妾以为,大皇子说得对,宛宛姑娘固然是美若天仙,可是皇上您何等尊贵,岂可让一名声有损的人,污了您?眼下马上就到了新一轮的选秀了,臣妾正想从各位名门秀女中,为皇上择一天仙妹妹呢。”

这一席话,明明是她自己不想要与人分宠,倒说成了处处为皇帝着想。看来这个皇后也不是个吃素的,宛宛暗暗地想。

皇帝果然听从皇后的话,这会儿,皇后瞧了瞧规规矩矩立着的李梦如一眼,轻轻一笑,说:“正好着呢,既然大皇子要赐婚,喜事自然要成双,皇上不如也给曦儿赐婚吧。臣妾瞧着李姑娘今日也在,不如也为曦儿与李姑娘赐婚吧。”

这话一出,李梦如骤惊,她的目光迅速掠了一眼容瑾,似乎含着一抹希冀。可是容瑾却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倒是兰曦,高兴得很,立马起身下跪:“多谢父皇。”

“曦儿,还站着做什么?还不过去谢谢皇上皇后娘娘?”

李梦如的父亲李贺大喜,自己家就要出一个太子妃,这是何等的幸事。

这皇帝竟对皇后言听计从,马上就宣旨,容瑾这时站了起来,忽然拉住了宛宛的手,宛宛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拉着向前跨了几步。要不是她懂功夫,早就跌倒于地了。

被容瑾一向的不懂得怜香惜玉惯了,宛宛也没空理他,顺势跪下。

听着皇帝口中说出要将她嫁给孟容瑾,她内心纳闷得很。

不,凭着前世的特工经验,她料定,这个容瑾绝对不是因为爱上她才要娶她的,这里面必定是有着什么阴谋!

知道想要逃出去是不可能的了。

谢过起身,抬眼看向容瑾,他脸上虽然还是带着笑的,可是却丝毫没有别的感情--他,就是无情的人,想从他眼中捕捉到感情,似乎是不可能的事。

接下来就是准备婚事了。

为了让宛宛与容瑾的婚事显得相配一些,皇帝恢复了宛宛的公主身份,还特意让宛宛住在皇宫里,等与容瑾成婚那天,被容瑾接入府上去。

从一个牢笼又进入另一个牢笼,宛宛看着红色的宫墙高达百尺,宫中处处都是巡逻的兵士,知道想要逃出去是不可能的了。

她便独自坐在花园里,想着容瑾究竟有着什么阴谋。

这时,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宛宛连忙藏到了花丛中去。

只见气冲冲走来一个女子,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李梦如!

“梦如!你别跑呀!”李梦如身后,是兰曦,一脸着急地追上了她。

李梦如有些不高兴:“太子殿下,时辰不早了,妾真的要回府了。”

“梦如,往日母后在时,你都会留到夕时的,今日这么快就要走?可是要去见皇兄?”兰曦一脸醋意。

李梦如连忙福了福身:“太子殿下,梦如是您即将过门的太子妃,还请太子殿下不要说这样的话来侮辱妾了。这让妾如何见人?”

兰曦抓住了李梦如的手,“既然不是去见大皇兄,为何一有奴婢说是皇兄去你们丞相府,你就急忙要赶回去?”

“我--”李梦如有口难辨,她身边的一个贴身奴婢机灵,倒是帮她给圆了谎:“太子殿下误会了,小姐急忙赶回,乃是因为夫人身体不适。小姐一片孝心,想急着回去给夫人煎药。”

兰曦半信半疑地看着李梦如:“李姑娘果有孝心了。”

李梦如便趁机溜了。

兰曦气极,对着李梦如的背影握紧了拳头:“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去见谁吗?”

躲在草丛中的宛宛看在眼里,心想,难道李梦如与容瑾有一腿?

不过李梦如端庄懂礼,美丽大方,又有丞相老爹撑腰,倒也是配得上容瑾的。

宛宛拍了拍膝盖,站了起来,反正也不关她的事,她又不喜欢孟容瑾。

她往前走了几步,忽然眼角就看到容瑾从对面的花径走过来,她一怔,容瑾不是在丞相府上的吗?怎么在这里出现了?

下意识的,她嗖地一声躲进了草丛中。

那边,李梦如也正迎面撞上了容瑾。她眼中喷着炽热,站在容瑾面前,手在不停地抖着,声音里压抑着太多东西:“大皇子殿下,您回来了?”

容瑾瞥了李梦如一眼,下巴点了一下,说:“刚刚从相府回来,听闻你母亲身体不适,真巧,倒是在这里遇上了李姑娘。”

李梦如声音颤抖着:“妾只有一事想问大皇子您,为何大皇子殿下要娶一个亡国公主为妻?莫非满朝之中,大皇子竟是一个也瞧不上?”

言下之意,就是你为什么看不上我。

容瑾郑重揖了揖:“请自重,太子妃。”

这生硬的三个字“太子妃”,竟将李梦如的心击了个粉碎,宛宛不知李梦如与容瑾过去发生了什么,只见李梦见此时脸色惨白,竟在皇宫之中,也大为失态,若非她身边的奴婢机灵地扶她快速离去,只怕是要出丑了。

李梦如走了后,却见容瑾没有继续走那条花径,却是朝宛宛所在的方向走来。

宛宛一怔,看他越走越近,越来越不对劲,完了,难道被发现了?

“出来吧。”容瑾对着那丛草,声音平淡地说道。

宛宛只好从草丛中走出来,眼中略有一丝尴尬,忙说:“我没有看到。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容瑾勾起唇角,阴阴一笑,忽然跨步向前,宛宛还没有反应过来,手就被他紧紧箍住,马上,整个人就被他拉到手臂之下。

手臂被他握得生疼,骨头都要断了,可是宛宛咬着牙,倔强地忍着痛,反而用力扯动嘴角,对他笑道:“孟容瑾,我想,你应该对我尊重一些,这里可是皇宫,不是你们王府后院。”

容瑾见多了对他战战兢兢的女人,像宛宛敢这样对他说话的倒真没见过,他轻轻一笑,看她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微信小说大全-银鱼文学网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大全,在线阅读免费网络小说,银鱼文学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2-2020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