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鱼文学网

当前位置:银鱼文学网

(犯七出:王妃下堂寻夫郎)(舞阳李睿)完整版在线

发布时间:2020-10-16 09:29:59来源:WXB作者:夏七汐

(犯七出:王妃下堂寻夫郎)(舞阳李睿)完整版在线

犯七出:王妃下堂寻夫郎舞阳李睿

《犯七出:王妃下堂寻夫郎》第9章

舞阳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日清晨,她微微动了动身子,感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醉人的香甜,清香怡人,沁人心脾。她轻抿唇角,心情也意外的好起来。

可是,刚一转头,却对上一张放大的俊脸,那脸上一双潋滟的桃花眼里满是笑意,舞阳眸子一闪,单手一翻,已经扣在了那人的腰上。

“哎呀,不想舞儿竟这般想我,一见面就急着投怀送抱……”凌云说着,轻而易举的化去她的掌力,单臂轻轻一捞,便将舞阳揽进了怀里。

这俩人的姿势,怎么看怎么暧昧。

舞阳的一张俏脸,已经完全黑了,满心都是愤怒,这个不要脸的等徒浪子,她真想掐死他。可是,这么近的距离,想挥出银针,那是不可能了,自己的双手又被他钳住,怎么动都使不上力。

“放开。”冷冷的声音,一如舞阳冷冷的脸。

凌云的脸上布满伤心委屈的神色:“为了能早一点见到舞儿,人家天未亮就来守着舞儿了,舞儿不领情也便罢了,却还这般无情,真是好伤人家的心呢!”说着,伸手做捧心状。

舞阳猛地抬腿使劲踢向他的下盘,趁着他躲闪之际一翻身便从榻上跃了下来:“滚出去!”

凌云脸上的神色更显委屈了,邪魅勾人的桃花眼幽幽怨怨的看着舞阳,仿佛舞阳负心抛弃了他一般:“舞儿好狠的心,人家可是专程为……”

“我再说一边,滚出去!”舞阳冷冷的说着,指间已经夹了数十根银针。她眯着眸子,却见凌云嘴边勾上一抹玩味的笑意,心下一顿,便听一阵怒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砰的一声,卧房的门被人从外猛地一脚踢开,李睿黑着脸从外面进来,他的身后,跟着一个锦袍裹身的男子,玉冠束发,一看就不是凡品。

舞阳狠狠的瞪了一眼旁边幸灾乐祸的凌云,抬手拢拢衣衫:“贱男!”

可不么,知道她是还娶她,不就是贱男么……

一旁的凌云扑哧一声笑出来,李睿怒气大盛,一挥拳便朝着舞阳面门招呼而去。

舞阳眸子一凛,一股怒气从心中迸射而出,手上的银针尽数挥出,直直的朝着李睿的双眼飞去。

上次没废了他的眼睛就是她的愚蠢,这样的人渣,不死那是占地方了!

李睿侧身一闪,改拳为掌,将那银针挥开,脸上的鹜更甚,大有一把捏死舞阳的架势。

门口跟进来的那名锦袍男子,看着李睿那凌厉的掌风即刻便要落在舞阳的身上,不禁心里提了一口气,眉间不免皱了几分,唯有凌云,双臂环抱,嘴边还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锦袍男子心下一沉,看来睿王是存了要杀舞阳的心呢,可是,舞将军的遗女,若是就这么处置了,那皇上那边,也定是不好交代的。

待他心思百转千回,正想着要不要出手拦下,眼前突然白影一闪,原本就要命丧李睿手里的舞阳忽的身形一飘,仿若流风一般,轻灵的从李睿的掌间躲开,他只见舞阳的袖间闪出两道白练,仿若带着无尽的力道,直冲冲的朝着李睿呼啸而去。

李睿丝毫没有料到眼前的状况,躲闪不急,生生的承下了那白练的力道,几乎是瞬间,喉间涌上来一口腥甜,他的身子猛地退了好几步,才狼狈的站定了步子。

舞阳收了白练,那两道轻妙的白绸柔柔的从她的袖间垂下,这般看去,仿佛是九天上的仙子,舞的累了,脸颊上还有淡淡的红晕。

“贱……”李睿正要怒声骂道,猛地又是一口腥甜涌出来,他收不击,竟一口血吐了出来,胸口顿时疼痛万分。

舞阳冷冷的哼了一声:“前日的番木鳖没能让你长记,那今日这一掌,你就好好受着。”

屋里的众人闻言猛地一怔,就是李睿,也是双眸撑大,一脸惊怒!他急忙低头看自己吐出来的血,已经泛了淡淡的黑色。

番木鳖,中毒者不会即刻毒发,可是,若受了内伤,那毒顷刻便会被催出来,若是不及时服用解药,不出半个时辰,中毒者便会浑身无力,呼吸慢慢散去,直至窒息而死。

“你这个,本王竟不知你如此毒辣,嫁进王府还带着这么歹毒的毒药,解药呢?交出来,不然本王即刻便休你了!”李睿大怒。

“呵呵……”舞阳闻言,轻笑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那银铃般的笑声,本该是清脆动人,可是此刻听着,竟让人毛骨悚然。

“你休了我?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休我?若说休,那也该是我休了你。”舞阳冷冷的瞪着他,想起那日受他那些夫人的辱打,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想要解药是吧,我没有,你去问你的好夫人要吧,这番木鳖,可是她给我送过来的呢,只不过王爷运气好,替我尝了罢了。”

前世,她尝过百毒,熟知药。若非如此,那一晚,她早已香消玉损,所以,第二日,她才发了狠,废了周婉玉的眼睛。

那个女人,心术不正。再者,她舞阳从来都不是柿子,任由他人捏扁搓圆。

李睿胸间怒意满涨,咬着牙又要发狠,可是胸口阵阵剧痛传来,逼得他只得咬牙捂着胸口。

“碧蕊,去准备笔墨纸砚!”冷冷的声音响起,听到人的心里,仿佛是七月夜里的水,凉的沁心!

守在门外的碧蕊不敢多问,转身去了,不消片刻,笔墨纸砚摆上桌。舞阳脸上的讥诮更深了一下,轻步行至桌前,竟自己研起墨来,动作熟练,清逸却丝毫不失力道。

屋里的几个人都纳闷的皱眉,摸不清头脑。

良久,舞阳拿起笔,沾了些墨,几乎是一气呵成,片刻,那宣旨上龙飞凤舞的字满满的落了一页。

“这是休书,李睿,你好生记着,日后你过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若是再不自量力自寻死路,那休怪我出手毒辣。”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微信小说大全-银鱼文学网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大全,在线阅读免费网络小说,银鱼文学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2-2020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