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鱼文学网

当前位置:银鱼文学网

主角江南林若兰绝代荣耀战神小说免费 全本

发布时间:2020-11-17 13:33:25来源:zzy作者:小马

主角江南林若兰绝代荣耀战神小说免费 全本

绝代荣耀战神江南林若兰

《绝代荣耀战神》文章阅读第11章 大喜之日

江南轻轻的笑了笑。

百灵暗暗心惊,她在江南身边那么久,很清楚这个笑意味着什么。

每次上阵杀敌,腥风血雨之前,江南都会露出这样的笑容。

车窗外,街道两旁的树叶,忽然沙沙作响。

原本一片艳阳天,突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

一声声的惊雷,划破这个城市的上空,振聋发聩。

在路上漫步的行人,连忙四处奔走寻找庇护之所。

要变天了。

百灵看了看江南,这原本炎热的八月天,却突然阵阵凉意侵袭而来。

闪电的光在他的眸子里明灭,随即,一场暴风雨倾城而下来势汹汹。

南城幼儿园。

林若兰中午下班后抽空来了一趟,给女儿送了饭。

刚出校门,刚刚还是阳光明媚,忽然间大风四起,大雨滂沱。

她慌慌张张的,来不及躲避,眼看要淋湿。

头顶多了一把雨伞,一个伟岸挺拔的男人,站在她的旁边。

“你怎么在这里?”林若兰仰头一看,发现了江南。

“我来看看女儿,我们不是说好的吗,以后我这个爸爸每天都要见她陪她。”

江南望着幼儿园的方向,把雨伞朝林若兰那边偏了一些,雨水淋湿了他的头发。

“少来了,你怎么总是神出鬼没的。”

林若兰似乎不习惯他离的太近,但是风雨太大。

“我送你。”

江南难道和她这样靠近,护着林若兰到了停车场,他已经湿透了。

林若兰打开了车门,上去后发现江南还在外面看着她。

“你还傻站着干什么,下那么大的雨,你是不是想淋个落汤鸡?”

林若兰探出头来,似乎是在关心,又好像在埋怨。

只是看他浑身湿漉漉的,似乎有一丝不忍。

“你先走吧,我待会儿有很重要的事要办。”

江南撑着伞,默默的注视着她。

“你要干嘛去?”林若兰似乎察觉出了什么异常。

“周家人跟你道过谦吗?”江南突然问,眼神凌厉。

“道什么歉?他们那样的大家族,怎么会跟我道歉呢?没找我麻烦就不错了。你还不走?”

“或许吧,谢谢关心,你走吧,注意安全,我自己打车就行。”

江南好像话里有话,侧身让开了路。

“谁关心你了,自作多情呢。不走拉倒。”

林若兰撇撇嘴,发动车子离开了。

她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江南在注视着她,表情怪怪的。

她微微皱眉,总觉得他今天哪儿不对。

等林若兰开车离开,江南去了附近的一辆车,一脚踢开了车门。

几个男人先后落在了地上,浑身不见一丝血,却是昏迷不醒。

江南把其中一个人提了起来,扇了一巴掌。

他醒过来,嘴角挂着血迹。

当看见江南的时候,他吓的浑身颤抖,面如土色。

“大哥,饶命啊,我们也是混口饭吃。”

想起几分钟前,他们一群人在林若兰的车子附近鬼鬼祟祟的,被突然出现的江南打了个措手不及,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他现在还感到后怕,眼前的这个穿着大褂的男人到底和林若兰什么关系啊。

是保镖吗,也太厉害了吧,可是林若兰如何能够请到这样厉害的保镖?

“想活还是想死?”江南神色冷漠,掐住了他的喉咙。

“当然,当然是想活命了,大哥你高抬贵手我们再也不敢了。”

“那就说实话,我喜欢听话的人。”江南手指用力,那人的喉咙似乎要碎裂了。

“我,我是周家派来的人,上次林若兰得罪了周家大XF刘晓静,所以我们来给她一点颜色看看。”

“果然是这样,我正要去周家,没想到周家居然找上门了,那就麻烦你带路如何?”

江南冷冷的言语中,暗藏杀气。

“大哥你是说,你要去周家,就你一人?”

那人感到胆战心惊,同时觉得不可思议。

他也太狂妄了吧,要单枪匹马到周家去,不是自寻死路吗。

“我一人足矣,走。”江南缓缓闭上眼。

一道闪电劈空而下,伴随着阵阵惊雷,那人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雨,下的更密集,像是穿梭的飞线织成了布,遮蔽了视线。

“宾客应该是来的差不多了,关上门吧,这天气实在是有些不凑巧呢。”

南城周家,大XF刘晓静朝外面看了一眼,吩咐属下人去关门。

“大少奶奶,外面好像来了一辆车,应该还有客人。”

属下躲在门后,躲避着风雨。

“是吗?谁呀?这么晚才来,都要开饭了呢。”

刘晓静捂着额头踮脚看了看,那辆车缓缓的停在了门口,却没有人下车。

“去,去看看是谁,拿着伞。”刘晓静指挥属下。

属下立刻打着伞,似乎不太情愿,才走出门几步,风肆虐吹过,伞被吹跑了。

“蠢得要死,滚回来吧。”

刘晓静责骂着,又好奇的朝车上看是谁。

可是雨遮天蔽日,什么都看的模糊不清。

属下又一次终于艰难的靠近了车,朝里面看,顿时惊讶的叫了一声。

“不好了大少奶奶。”属下边跑边叫朝门口而去。

“大喜的日子,你鬼叫什么啊,什么情况?”刘晓静很不耐烦。

那属下指着车,摇摇头说道:“车里没人啊,那车子是怎么来的?”

“什么?”刘晓静刚想继续问,电闪雷鸣振聋发聩,她心惊胆战的捂着心口。

忽然间,她看见在离她几尺远的地方,一个穿大褂的男人打着伞,手里拖着一个吐血的男人。

“是,是你?”

刘晓静下意识的退后一步,这场面实在过于诡异。

但是很快她就镇定下来,这里可是周家,自己的地盘有什么好怕的。

“好大的胆子,你居然不请自来,你想送死吗?”

江南露出一个无声的笑容,在闪电之中看起来特别神秘怪异。

“听说周家今天办宴席,这样的大场面我不想错过,这是一份礼物。”

话刚落,扬起了手,那人直接划过刘晓静的头顶,从空中飞向了大厅而去。

血溅在刘晓静的脸上,她啊的一叫,声音被雷声淹没。

大厅之中,来自南城各地方的宾客,多是权贵有身份之人。

当那人砸在饭桌的时候,吓的他们四散跑开,大惊失色。

“莫要慌张啊,大家都冷静点。”

周家长子周良辉迅速的安抚宾客,组织现场。

当他看见刘晓静一脸是血的跑进来的时候,非常震惊。

“这是怎么了?”

“他,他干的。”

刘晓静回头指着江南。

江南正一步步的,落地有声,风吹起他的大褂衣摆,烈烈飞扬。

“他谁啊,你慌什么,敢来周家闹事,就是在太岁头上动土,给我来人。”

周良辉并没有把江南放在眼里,只是冷冷的看了一下,就护着刘晓静,挡在了江南的面前。

一时间,周家的许多保镖,纷纷的围了上来。

江南的目光,从雨伞里直射而来,伴随着裂开天空的闪电,森然压人。

“六年多不见,你就把我忘了?太不应该。”

周良辉仔细的观察一下,眼前这个疯狂的人到底是谁,真的是无惧无畏,还是脑子坏掉了?

一时间,周良辉并没有认出江南。

“我管你是谁,给你两条路,磕头道歉,或者爬着滚出去。”

“我不喜欢被别人安排,倒是喜欢懂事理的人,你很显然优越感太足了,拿着别人的果实寻欢作乐,这些年,你内心可安稳?”

江南微微昂起头,挺拔巍峨,气势逼人。

周良辉感到一种无形压力,微微一愣,仿佛记得了一些轮廓,又回忆了一点往事。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没想到你真的出来了,怎么,今天你是来找事的?”

“记起来了,账也就好算一些,既然如此,今天这天气,为你送行再好不过了。”

江南语气很平淡,却听起来有阵阵寒意涌现。

细细一想,周良辉居然有一些心惊肉跳。

不过众多有头有脸的宾客在场,全都看着他处理,岂能让一个人来搅局。

“你说什么,就凭你,是来搞笑的吗?一分钟,我不想再看见他。”

周良辉挥了挥手指使保镖,又转过身去。

江南的出现,的确让他有一丝慌乱,或者是心虚。

当年他参与陷害江南之事,窃取了不少好处。

也因此,周家这几年势头迅猛,飞黄腾达。

原本以为这件事只会伴随着江南也一去不复还,成为过往云烟,如今都少有人谈论。

周家也可以高枕无忧,春风得意。

不曾想江南居然敢上门挑衅,正好,趁此机会一举灭了他的士气。

以周家目前的势力,又有如此多的宾客在场作证,亲眼目睹私闯民宅伤人闹事。

就可以将江南定罪,怕是足以让江南再回牢狱之中,这一生难见天日。

周良辉这个念头刚过,他打算招呼宾客继续入座,就当是一个小插曲罢了,甚至早就想好了说辞。

却只听身后传来锥心刺耳的嚎哭惨叫声,待到周良辉疑惑的回头之时。

江南已经来到大厅之中的某个酒桌边上,旁若无人的坐了下来。

地上,十多个人躺在雨水中痛苦挣扎,血汇聚在水中,缓缓的流淌。

大厅之中,宾客们似乎仅仅只是眨了几个眼,还沉浸在震惊里。

“你……”

周良辉脸色骇然,区区一个人,在顷刻间就灭掉这些保镖,简直是见所未见。

“周家人都过来,这笔账我们慢慢算,不急。”

江南泰然自若,缓缓的从桌上抽出纸巾擦了擦手,又在杯中倒了酒。

众人面面相觑,心情复杂至极。

周良辉一时间,居然忘了接下来应该干什么。

“可恶啊,都还愣着干什么呢,再来人啊把他赶出去……”

刘晓静忽然扯着嗓子大喊大叫,似乎在掩饰她内心的恐惧。

嗖的一声,就在风驰电掣之间,刘晓静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一脸惊悚,目瞪口呆,伸手摸了摸,尖叫声撕心裂肺。

一把刀叉戳在了她的脸蛋上,几道血痕组成了一个“丑”字。

“女人太吵了,就不美了。”

江南收回手,端起了酒杯摇晃了一下轻轻抬起来,面带微笑,如沐春风却是寒气逼人。

“对了,今天是周家大喜之日,我应该敬你们一杯才对。”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微信小说大全-银鱼文学网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大全,在线阅读免费网络小说,银鱼文学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2-2020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 版权所有 sitemap